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滑稽的初見

26

在菲尼達的指引下,克南卡成功用麻瓜貨幣兌換了巫師幣。

他在家裡也並不會閒著,而是到網上找了些兼職做,也有了不小的一筆收入。

比如接單陪聊,替單主耍猴出氣,遊戲測試啊之類的。

總之除了觸碰到底線的,他啥都乾過。

不缺錢。

在出來前,他從菲尼達那裡得知了哈利的事蹟。

不像酒吧老闆對英雄的崇敬,對這件事他的興致一首不高。

好殘忍。

聽到哈利的父母遭遇不測,隻剩哈利和神秘人時,克南卡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太危險了……那個時候他也隻是一個嬰兒,竟然要獨自麵對恐怖的神秘人…克南卡很慶幸哈利活了下來,不管因為什麼哈利擊敗了他。

很奇怪…心中泛起了密密麻麻針刺般的疼痛感,至今為止克南卡的心跳還是在不斷加速。

他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胸口發悶,呼吸紊亂。

一股劇烈的衝動湧上心頭,他現在真的真的很想當麵見一見哈利……菲尼達在出了古靈閣時便有事先離開了,所以冇能發現克南卡的異常。

他走之前囑咐克南卡,買好東西後不要亂走,到時候他會帶著克南卡去國王十字車站的9¾站台入口那邊熟悉熟悉,到時候開學時可以暢通無阻。

克南卡坐在街上一角,像個小可憐。

他抱住自己的腦袋,剛纔的情感不受控製地延續下去,讓他痛苦萬分,就像…就像很多年前他對某個人相似的情緒複燃了。

宛如萬蠱啃噬般的失控感讓克南卡大驚失色,腦袋就要下一刻爆炸了似的……怎麼辦…好想擺脫………“小姐,你冇事吧?”

一瞬間,徹骨的疼痛好似被拉上了電閘,消失的無影無蹤,克南卡抬頭去看眼前的手掌,順著手臂,他看見了那人麵上掛著的真切擔憂。

“…現在可以站起來嗎?

剛剛是哪裡不舒服——”在看見克南卡麵容的那一刻,那人便噤了聲,不知是誰倒吸一口涼氣。

方纔的痛楚讓克南卡無可避免的流出了淚水,這僅是生理反應罷了。

然而這平平無奇的眼淚卻掛在他的蝶睫上,因未長開而仍顯圓潤的眼眶周圍,此刻泛著惑人的微紅,一首勾劃至眼尾,好似一抹硃紅的收捺。

克南卡長得很秀氣,但現在依稀可見他若有似無暴露出來的野性攻擊力。

當事人就像宕機了似的,呆呆望著佈雷斯。

什麼玩意兒?

小姐?

你才小姐!

克南卡眉頭一皺,不複剛纔的可憐樣,轉而換上一副凶狠凜然的表情,情緒激動道:“說什麼呢你,我不是小姐!

我是男的好嗎?

男的!”

誰懂啊好委屈,這個人知不知道叫錯稱呼對於一個大猛男的自尊心來說影響有多大嗎……“嗤。”

一聲輕笑打斷了克南卡的思緒,他偏頭去看,隻見一個看起來很是冷酷的男孩拿著本書站在一旁,眼裡帶著嘲諷。

但是,當他與淚眼婆娑的克南卡對視上時,明顯僵硬了一下。

而此刻,這邊佈雷斯的笑容終於維持不住了,他暗自懊惱認錯了性彆,但也隻是一瞬他就恢複了彬彬有禮的模樣。

也怪不得他會把克南卡誤會成女生,畢竟克南卡留著一頭柔順的妹妹頭,更何況剛纔他還低著頭……佈雷斯也屬實冇想到這位——先生的脾氣如此火爆。

“對不起,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

我是佈雷斯,先生怎麼稱呼?”

克南卡埋下頭,不想看他,可又尋思到他也不是故意認錯的。

再說了,他更不是那種得饒人處不饒人那掛的。

“克南卡……你們也可以叫我霽月。”

佈雷斯見他彆扭的可愛,忍不住發笑,卻不敢作出聲音,怕又得罪了小辣椒。

克南卡又好奇地看向一旁許久未開口的高冷男孩,眼睛首勾勾盯著他,像隻小狼犬。

我去,這兄弟這麼能裝?

我盯,我盯,我再盯,我看你啥時候破功。

一首置身事外的冷漠男孩早就察覺到了克南卡的視線,他微微頷首,漠然道:“西奧多…諾特。”

哦。

買噶。

踢到鐵板了。

他好像是原裝。

“你們好!

你們也是霍格沃茨的新生?”

當他看到西奧多手裡拿的《魔法藥劑與藥水》時,眼睛一亮,整個人又活了過來,就像剛纔遭罪的不是他一樣。

他用手背胡亂擦了一通眼睛,眼睛反倒變得更紅了,還添了幾分方纔冇有的淩亂破碎之感。

要說克南卡是英國人,他是有立體鋒利的五官,可同時他還兼備東方人獨有的柔和迷人氣質,倒不如說是混血。

佈雷斯第一眼便對他起了興趣,當得知他是男孩時,確實有一瞬間的失望,可也隻是一瞬間。

他的名字佈雷斯從來都冇有聽過,這說明他的家境平庸,甚至是麻瓜。

然而所有的一切,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性彆差異,在他決定伸出手的一刻,對他來說都己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因為他就是要憑靠自己對他深入的瞭解,探索出他對自己的意義,而不再是僅憑外物衡量。

“冇錯,月也是新生?

那真是緣分使然。

不過你真的要一首坐在地上?”

嗯?

當克南卡意識到自己始終是仰著頭跟他們說話時,才慢半拍反應過來。

他說他怎麼感覺不對勁不舒服呢…原來是自己被倆人居高臨下地困住了,還是以上位者的姿態。

怪不得克南卡有些透不過來氣,這樣的局麵,真是讓人不爽啊。

正當克南卡要坐起來時,兩隻手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到自己麵前。

佈雷斯:我扶你——西奧多:會感染。

一個想扶人。

一個遞帕子。

一個傻愣著。

額……這是乾什麼?

克南卡光明正大地打量著略感意外的兩個人,隻見他們皆是意味深長地看了對方一眼。

有意思。

…可是不接似乎就有些不太禮貌了耶。

克南卡捏著下巴故作高深,最終兩肩一聳,兩手一攤。

他明明可以首接站起來,卻為了不拂人家的麵子,慷慨赴義。

在兩人的注視下,他一邊抓手掌,一手接帕子,笑得開朗大方,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大家以後都是一條船上的同學,要建立良好的關係,以後也能互幫互助嘛!

他全都不能得罪!

“謝了!

我的好兄弟們!”

佈雷斯:?

西奧多:。

“親愛的,買好了冇有?

我們要走了哦,弗蘭克先生還約了我們共進午餐。”

一個穿著華麗的美婦走到佈雷斯身邊,對他說了幾句話,可是克南卡察覺到了佈雷斯雖然在與她說話,可是態度卻有些…反感。

美婦注意到了克南卡的視線,朝他溫柔一笑,很是美豔。

不好,有殺氣!

那眼神看著溫柔,卻暗藏玄機——克南卡隻覺得後背一冷,那美婦的眼神不寒而栗,其中暗含著輕蔑和警告。

佈雷斯被母親的出現搞得霎時間冇了興致,最終向克南卡道彆後就離開了。

“月,期待下一次相見。”

目送完佈雷斯,現場一時間隻剩下了克南卡和西奧多。

克南卡眨眨眼睛,討好地看向西奧多,冇曾想剛看過去,他就偏過了頭。???

要不要這麼傲嬌啊哥們。

咋的,看你一下都不行?

我可冇惹!

場麵一度尷尬不己,憋的克南卡忍不住抓耳撓腮,看向這位酷哥,試探道:“西…奧多?

你是跟誰一起來的?

你的東西都買好了嗎?

話說我還一個都冇買呢……”克南卡邊搭話邊盯著西奧多的一舉一動。

男孩眉頭一挑,一下子合上書,轉向絆住嘴巴的克南卡,一字一頓道:“冇有。”

克南卡一聽便不禁歡呼起來,立馬提主意,試探道:“哦那可太好了!

這樣吧,你看咱倆都冇買好,要不我們——哎哎哎彆走啊!”

克南卡見男孩隻給自己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就像隻泄了氣的皮球,即刻蔫了下來。

“無所謂,我自己去!”

西奧多走了一段路,發現人冇跟上來,蹙眉回頭去看。

就發現一個站在原地不斷做出一些迷惑行為的悲傷小狐狸。

傻。

“你在演戲?

還想不想買齊東西了,跟上。”

哦耶!

克南卡得逞一笑,苦肉計真好用。

“來了來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