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離開羅賓身邊後的裡弗爾冇有赴約,脫下黑色鬥篷後就到便利店捎了一罐蘋果苦瓜果汁,倚靠在隔壁已經關門的店麵外大口大口喝著。

裡弗爾一邊喝一邊伸手調整了一下頭髮上被鬥篷壓得走位的護目鏡,至於他的頭髮,一直都是炸得亂七八糟的,儘管在便利店裡的時候受了一圈注目禮,現在也冇辦法打理好它們,因為這是基因的問題,天生的。

這裡是大都會,這裡的夜晚可比哥譚安全太多了,所以即使很晚了,街上還是會有點人氣,讓裡弗爾感到有些愜意。

他不太喜歡獨自待在空蕩蕩的屋子裡,在這之前經常會去一家受過他恩惠的酒吧裡坐在吧檯邊和來來往往的熟人們談天說地,但現在實在是冇那個心情。

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會回到過去痛扁那個覺得時間還長的自己,鬼知道他但凡放棄一次去酒吧虛度光陰能不能成功見到等待他送達魔法小餅乾的那個男孩。

裡弗爾的家裡和酒吧都冇有時鐘,酒吧裡的人也基本和正常的時間觀念無緣,而他的手機基本上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就是個擺設,因為他除了業務上的客戶,就冇什麼人好聯絡的,包括他的家人。

家人很好,就是有億點重視長子,也就是他的哥哥,而裡弗爾就隨便野蠻生長了,給點陽光就燦爛。最後的結果就是他的性格和家人的性格天差地彆,雖然冇有到水火不容的程度,但裡弗爾覺得再和他們待下去自己就要變成陰濕的蘑菇了,很快就自己搬了出去。

明明大家都有著像向日葵一樣的金髮,結果都恨不得縮到牆壁的縫隙裡變成苔蘚,還蠻有意思的,除了不適合裡弗爾的心靈成長。

裡弗爾從來不關注時間,儘管他並不是什麼長生種。但他是有職業道德的,平時的委托都會掐著時間儘快做完,這一次真的是鄰居太拖拉了,他不是長生種,但他的鄰居是啊!

要說他錯在哪裡,就是他自己也總覺得時間還夠,所以從來冇有認真地催促過鄰居。

裡弗爾皺著臉嚥下最後一口超級難喝的果汁,覺得自己完成了對自己的懲罰,用魔法將鐵罐手動降解後拍拍手,拿出口袋裡震動了一下的手機。

他原本還以為是朋友還有話要說,卻冇想到發送訊息的是他的新朋友。

好吧也許對方不認為隻見了一麵的他們是朋友,但對方又不會知道他的想法。

咖啡機:你見到你的朋友了嗎?

這是什麼神奇的昵稱,不太能喝咖啡的裡弗爾感覺有點牙酸,他還以為對方用的網名會是很正經的“羅賓”,這麼想他也就這麼問了。

RIVER:我取消計劃了,為什麼你的昵稱會是咖啡機?我還以為你會用羅賓做代稱。

咖啡機:......說來話長,但這裡是網上,什麼昵稱都沒關係。

咖啡機:順帶一提,你不應該稱呼我為羅賓,嚴謹一點來說,我是紅羅賓。

RIVER:差彆很大?

咖啡機:差彆超大

咖啡機:你的昵稱?為什麼是河

RIVER:這和我有很大的關係,真的,但它暫時是個秘密

裡弗爾覺得自己有點愛上和這個剛認識不久的朋友聊天了,隻因為對方出乎意料的不是那麼嚴肅。

他還以為對方是冰山那一卦呢。

咖啡機:好吧,還難過嗎?

裡弗爾覺得太膚淺了,居然因為短短一麵就認為對方是個冷淡的人,咖啡機先生現在可是在關心他!對吧?

RIVER:冇有,但我不知道要怎麼麵對羅賓。

既然咖啡機已經是紅羅賓了,直接說羅賓也很好分辨吧?

裡弗爾在情感上是個很坦率的人,隻要有人詢問,就把自己的顧慮通通說出來了。

結果這句話發出去後對麵再也冇有回信了,裡弗爾反覆地看了幾眼聊天室,確認了對方不是已讀不回,隻是還冇看到訊息後就不甘地關閉了手機,接受自己失去了一個娛樂項目的事實。

他注視著城市裡空茫茫漆黑一片的夜空,放空了思緒。

咖啡機之前說過會當裡弗爾和羅賓之間的聯絡人,裡弗爾還不清楚對方要怎麼做,是網上拉個群還是麵對麵接觸?

回到孤獨的小窩前他得藉著夜色好好沉澱一下自己的思緒,想想該怎麼樣賠禮道歉,好好賠償這份失責,挽回一個曾經的短褲男孩對魔法小餅乾的愛。

畢竟魔法小餅乾最好的地方不是它的魔法效果,是它真的非常好吃。

而另一邊,被群聊轟炸的提姆不僅要麵對大家的疑問,還要麵對蝙蝠俠的詢問。突然關掉通訊器,消失了一段時間後在群裡放出那個訊息,蝙蝠俠很關心和不明魔法生物接觸過的提姆,儘管他的語氣有些冷硬。

已經回到宅子的提姆卸下了身上的裝備和製服,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才擦著頭到客廳和蝙蝠俠進行交流。

“我剛纔還在和他在聊天室裡說著話呢,至少他是個懂得使用現代通訊工具的魔法生物,不用飛鴿傳書或者貓頭鷹傳信。”提姆發表了自己的感想,又補了一句,“這樣也方便隨時監視他的行蹤,但現在應該還不需要?”

還冇卸下義警身份的蝙蝠俠抿唇,“現在能確認他在哪嗎?”

提姆立刻非常高效地拿來了手提電腦,在蝙蝠俠的注視下專注的敲打著鍵盤,“他在大都會。”他停頓了一下,“現在不在了,但信號隻存在了短短一瞬就斷了,不清楚在什麼地方。”

蝙蝠俠和提姆下意識都認為是對方發現了追蹤器的存在,但又很快推翻了這個想法。像是要印證他們的想法一樣,追蹤器又有迴應了。

“他又跑到大都會去了,剛纔大概是魔法側那裡的東西阻礙了信號。”提姆看著小綠點回到了最開始的地方,甚至是同一個位置。

“那裡有什麼?”

“超人?”

蝙蝠俠無奈地看了眼耍嘴皮子的提姆,“你知道我不是在問這個。”

提姆的肩膀上搭著毛巾,愜意地喝著不知什麼時候泡好的咖啡,無辜地笑笑,“那裡有一家便利店,其他的冇什麼特彆的。”

但即使隻是一家大都會的便利店,蝙蝠俠也還是有些顧慮,提姆也看出來了,乾脆地說:“我直接問他不就好了,冇有線索我們自己也摸不出個所以然來,你等等。”

打開聊天室時,提姆看見了對方最後發送的那則訊息,愣了一會才繼續發送資訊。

咖啡機:我剛纔有事走開了,關於你的困擾,我的回答是,你需要問問你的真心。

剛發出訊息,提姆冇想到對麵就像是在蹲守他一樣立刻發來了回信。

RIVER:用真心就可以嗎?

咖啡機:可以吧,先回答我,你不赴約的話,那你現在在做什麼

RIVER:查崗!?我在便利店,剛剛試了一罐蘋果苦瓜果汁,離開後不久我就想起剛纔無意間瞥見的鰻魚功能飲料,它的存在凶狠地攻擊到了我的大腦,所以我很快又回來買來試了。

咖啡機: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口味

RIVER:超難喝

提姆正想回難喝你還買,好奇心彆太強烈了,就感受到了一股幽幽地注視,脊背一陣發涼。

蝙蝠俠:“我不知道你們還能聊起來。”

提姆不認為這是自己的問題,“是他太能說了,順便,他去便利店是為了買蘋果苦瓜果汁和鰻魚功能飲料。”

聽完提姆積極的報告,蝙蝠俠瞬間臉就黑了,“這些都是什麼奇怪的口味。”

提姆表示讚同。

RIVER:我要睡覺了,明天聊?

黑色不明生物的作息還挺規律,喝著咖啡準備大熬特熬的提姆羨慕的歎了口氣。

咖啡機:晚安

不知不覺就被預定好了明天再聊,提姆心裡直犯嘀咕,自己為什麼就和一個剛認識的傢夥聊起來了,還聽著對方說了一大段很日常的東西。

蝙蝠俠也終於要好好休息了,和提姆道了晚安就走開了,留下提姆自己一個在客廳裡麵對明天要做的工作。

獨自一人的提姆說服自己這也是打入黑色不明生物的內心,刺探情報的一部分,但安靜下來時,他總是忍不住回想起和對方的對話。

苦瓜蘋果汁?鰻魚功能飲料?

那真的太怪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