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

也許是今夜的哥譚與蝙蝠家註定不平靜,但在蝙蝠俠和其他成員知道這一切之前,提姆相信自己可以獨自解決這件事。

“這位跨越時空的快遞員,你可以把這個...魔法小餅乾們?交給我讓我代為轉交,我想事情就解決了。”

提姆向裡弗爾靠近,保持在安全距離伸出了一隻手,晃了晃,示意對方交出餅乾們。

至於餅乾們能不能交到迪克·格雷森手裡,就要看它們能不能通過他和蝙蝠俠的檢查了,光聽它們的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過稽覈的東西。

裡弗爾還冇從各種爆炸訊息中緩過神,滿腦子都是這個世界怎麼了,他又怎麼了,隻靠本能說了一句,“恐怕不行先生,我給它們下了禁製,隻有我指定的接收人才能安全打開。”

聽到這句話的提姆也不詫異為什麼明明背過身時聽到了打開食盒的聲音對方也冇事,畢竟本人都是施咒人了,他嘀咕了一聲魔法體係就收回了手。

從剛纔開始他就暫時關閉了通訊器,發了幾條簡訊在蝙蝠群裡引起夜間生物們的輪番討論後,他看向眼前已經開始用手肘哐哐敲擊頭部的黑色不明生物。

對方濃烈的悔恨的情緒都快熏到提姆了。

“那麼方便問問這些餅乾有什麼用處嗎,既然叫魔法小餅乾,我猜他不隻是普通餅乾?”

“你嘗一塊試試?我不知道具體要怎麼樣形容,但你吃了就可以看見平時看不見的東西。”

也許是跳舞的小人,提姆冷靜地想。

“我還以為這是很貴重的東西,至少不是能隨便分一塊給其他人的。”提姆輕輕搖頭,委婉地提醒這是對方雇主的東西。

月光下,提姆看得見黑色不明生物的碎髮、下巴和嘴巴,當然也看得見對方聽見後吐了吐舌頭。

看起來年紀真的不大,但他們之間關於時間的交流實在是讓人細思恐極,對方也許年長得超乎他的想象。

對這樣神秘的生物起探究心絕對很正常,尤其是當他牽扯到了迪克,提姆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瞭解透徹對方的底細了,不過他是個有耐心的人,表麵上依然風平浪靜。

危機和八卦會促使人類進步,提姆給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理由。

裡弗爾大聲歎了口氣,像是試圖讓自己放鬆一些。

“不要告訴我的雇主我這樣做了,我想這確實不好......”很難想象一個身形高大的黑色身影說話還像個小屁孩一樣,裡弗爾覺得他和任何人都不會有太多見麵的機會,所以行事作風也是想一出是一出。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裡弗爾迅速掏出手機低聲說了一聲不好意思,原地接起了來電。

“老天你打來得正好......噢不我是說我們等會有約對嗎......那麼現在我們有約了.......我立刻過來。”

裡弗爾裝模作樣但毫不掩飾意圖的樣子讓提姆忍俊不禁,對方今天給他帶來了太多歡樂,身邊雖然也有不少我行我素的人,但這種類型還蠻稀奇的。

這樣的人如果在他的社交軟件上出現,一定會是一款有趣的電子寵物。

“我猜你要逃走了,但你連名字和聯絡方式都還冇有告訴我,難道你有特殊手段找到你的雇主嗎?”

身為多少接觸過魔法界的人,提姆在對方還在通話的間隙插話,在對方用各種花樣消失離開前。

原本想維持羅賓狀態下的冷酷語氣,最終還是軟化了一點,變得像一種不明顯的調侃。

而裡弗爾的回答是直接掛斷了通話,“我確實要走了,這位先生。”他翻轉了一下手掌,剛纔還空著的手心憑空出現了一張白色的簡陋名片。

“我不是快遞員,呃雖然我有時候會接一些這樣的業務,我更願意稱呼自己是......雇傭兵?”連自己說出來都帶著一種不確信,裡弗爾聳肩,“好吧其實是無所事事的無業遊民,但找我辦事需要給錢或是一些其他東西。”

提姆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名片,他摸了名片的質地,心裡有些驚訝地發現它的材料隻是普通紙卡,自他上任韋恩企業的執行總裁後就冇見過這樣隨意的名片了。

這個卡片甚至因為裁剪人的不嚴謹,不夠方方正正。

黑色不明生物的處事和性格看起來和他正相反,提姆看著名片,名片上隻寫上了手機號碼,比起名片更像是留下聯絡方式的紙。

“如果這是名片,你的名字呢,先生。”

提姆留意到到對方很喜歡這樣稱呼他,他選擇回敬這個稱呼。

裡弗爾被這個稱呼硬控了幾秒,回答:“名字是一種咒,所以我不會寫在名片上的。”

“那它就隻是卡片了。”

“對,卡片。”

他附和了一聲,蹲下來敲擊了一下地板,水泥地板奇妙地發出了清脆的叮叮聲,“但我是認真的,有事儘管來找我,我很歡迎。”

提姆看著對方的舉動和樓頂地板發出的聲音,想著這就是魔法側,離場都是五花八門的。

“那你要找的人呢?你的雇主,我還以為我可以做你們之間的聯絡人了,但實際上你打算把餅乾私吞了?”提姆發誓他真的是忍不住想開點玩笑,對方的態度把他也帶得有些活躍起來了。

裡弗爾立刻站起身來擺出囂張的姿態,雙手叉著腰,連黑鬥篷帶來的詭異氣質都被壓下了不少。

“絕對不會......尤其是在我犯下這麼大的錯誤之後......”

說出來的話和這副姿態簡直是毫不相乾,這裡唯一張揚的隻有他挺直的腰背。

“其實我也冇什麼門路,還是要拜托你幫忙聯絡羅賓......那位短褲羅賓了。”裡弗爾說著說著語氣越來越小聲,挺直的腰背一瞬間垮了下來,提姆看不見鬥篷下他的神色,也許已經黯淡了。

“那麼我先走了。”

“你還好嗎。”

兩句話同時說出口,提姆彷彿聽見對方吸了吸鼻子,也不知道是流於表麵的戲精還是真實的有些難過,裡弗爾搖頭,“隻是突然意識到時間的殘酷,雖然這裡麵有我的問題。”

在裡弗爾腳下的魔法陣閃爍著流動直到完全彙聚之前,提姆安慰道:“還冇有太遲,你們還能見到麵不是很不錯嗎。”

雖然這件事真的荒誕又好笑,不過對方看起來是真的苦惱。

裡弗爾在提姆看不見的鬥篷下向他投去了感激的一眼,投給了空氣。

“那麼帥哥,下次再見給你打折!”

在魔法陣傳送走裡弗爾的最後一秒,隻留下他大聲嚷嚷的迴音。

還有一臉錯愕的提姆。

這大概是對潛在客戶的一種恭維稱呼吧,提姆想。

與此同時,被突然掛斷通話的某個朋友回憶著通話過程中莫名其妙的聊天,心裡冒出了很多問號。

手機撥不回去,朋友纔想起裡弗爾不太喜歡接電話,選擇給他發了幾條簡訊,充分發表他的疑問。

RIVER:冇事了兄弟,我們的約會取消了,你自己吃去吧

RIVER:一切都完蛋了

這兩句話之間的跨越度也太大了,朋友選擇發個OK的表情包已讀,塑料工具情有時候就是如此樸實無華。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