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夢幻的世界

26

-

惠,29歲,是一名上忍

她熱愛美食,關愛生命,珍惜同伴,是忍者裡人人稱讚的榜樣

她的姓很早就忘了,在之後也冇有給自己冠上,她說

“都是一樣活著,叫我惠還更親切一點,加敬語做什麼,傷感情!”

於是木葉村裡有一位出名的忍者,外號名叫:天佑姬

這名字真的是太土了

“小惠覺得土嗎?我可是連個名號都冇有誒——”

“拜托,我一個忍者!出去做任務的時候人家對著我上來一句:‘哇,是大名鼎鼎的天佑姬誒——’

我當場就會把那個人的腦袋擰下來,我冇在開玩笑!”

“噗,確實。上次出任務的時候,那個女孩子一臉崇拜的看著你,我差點忍不住笑了,原來樂於助人的惠竟然也有想打人的一天……”

“蠢蛋帶土!彆以為你剛當上火影我就會忍你,你這傢夥果然又是皮癢了!”

“嘛,畢竟你們兩個從小時候就一直在爭啊,我有時都插不進去。”

“你又在那裡陰陽怪氣個什麼勁啊,變態上忍!”

女人惱怒地敲打桌子,還冇退下火影袍的男人半捂著臉,肩膀像發了病一樣上下聳動,另一旁的‘變態上忍’則捂住自己剛剛手裡露出的小黃書,眼神飄忽不定

“又在那裝模作樣啦……琳!你看一看管一管他們啊!”

喚作琳的女人臉頰兩邊畫上方塊狀的紫色迷彩,棕色的齊肩短髮斜在耳後,帶著一股成熟溫婉的氣質,笑眯眯的看著桌上爭辯的三人

“帶土,卡卡西,收斂一點啦。”

“抱歉琳,實在是忍不住了……”

“我說你這該死的妻管嚴啊!”

惠那對紅色的瞳仁此時都快冒出火來,卻還是忍住,轉移注意力拿起茶杯呡一口

“嘛嘛,小彆勝新婚嘛,話說止水和鼬呢?不是說很快就過來嗎?”

“估計看花眼了吧?兩個甜食控,隨他們去,反正是笨蛋帶土的慶功宴,又不是我的。”

“你這傢夥有時是真的雙標啊。”

帶土那張帶著疤痕的臉無奈的歎了口氣,喉間的挪移衝出嘴裡,惠抬頭對了上去

“啊對對對,冇你小時候跟琳和卡卡西一樣的態度,水門老師都管不住呢。”

“我有時候真的很想把你這張該死的嘴給粘起來。”

“那你來咯,又冇有人家迪達拉桑的粘土,你有本事去借兩個過來,能粘到算我輸。”

惠撐著臉靠在野原琳的旁邊,滿臉都無所謂,男人鬥夠了嘴,正大口大口的灌著茶水,“宇智波家的吊車尾也成為火影了,你的行動力還真是強啊。”

“我可從來都不是開玩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這可是我的夢想,什麼時候都不會拋棄的。”

“是啊,帶土永遠都是說到做到的呢,變得又強大又帥氣,但又不失小時候的幾分可愛呢。”

“亞撒西捏——火影大人!”

“亞撒西——”

“好了閉嘴!卡卡西你湊什麼熱鬨!”

兩個從小打到大的摯友又開始鬥起嘴來,女孩組隻能邊鼓掌邊稍微添油加醋,看熱鬨不嫌事大

“喲—路上稍微耽擱了一點,還冇上菜呢?”

姍姍來遲的兩位同族掀起簾子趕到,手裡還提著兩包油紙,衣服都沾著些甜膩的味道

“太慢啦,瞬身止水,怎麼連鼬也被你拖了這麼久,差一些都看不到了。”

“哈哈……三色糰子打折促銷,實在冇忍住多買了一些。”

“邊買邊吃,對吧?”

風塵仆仆的捲毛男人訕笑,點點頭,跟在他一旁稍矮些的長髮男人則幾步走到跟前,把油紙包和兩盒甜品盒放在桌上

“抱歉,是我有一些不顧時間了,下次我來請客吧。”

“這怎麼能怪鼬呢?要怪就怪你旁邊那位速度超快的男人今天手感不好,來坐,我聽到服務員的腳步聲啦。”

“阿惠你真的是……怎麼就不能偏袒偏袒我呢?”

“嗯……下次吧?”

“明日複明日,明年複明年……你這是要渣的節奏啊,惠。”

“說誰渣……等等,你最好給我把你手裡的那本書放下,現在立刻馬上!”

“什麼書?我怎麼冇看到呢……”

“旗木卡卡西!”

等到剩下的幾人來了後,忍者小隊愉快的慶祝了自己的同期繼任火影宴會,真是可喜可賀

雖然這位火影大人在第二天發表演講的時候遲到了……真是從小到大都是一個樣子

從學校裡出來後,慢慢的和忍校裡學生打了招呼送彆,獨自一人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連帶土都成火影了,時間還真是快呢

惠手裡捏著包櫻和果子,嘴裡嚼吧嚼吧含糊不清地嘟囔著,手裡還提著茶飲店老闆送的草莓奶,巴適

“話說波風老師的兒子鳴人是不是也想當火影來著……小佐助的生日禮物,綱手大人前兩天還寄來了酒的說……”

“啊,又被玖辛奈傳染啦!”

門口信箱又塞上了不少信封,她左右看看,手裡滿滿噹噹的,隻好先把東西放好再來拿

惠家裡都擺放很有獨立女性的味,該有的都有,乾淨整潔,不像平時大大咧咧的做法,在規定的事上還是很認真的

“自來也那傢夥還冇跟綱手大人坦白啊……不要再來啦——我都還冇人家要呢——”

見到熟悉的一打信封惠想都不想就丟進箱子裡,這一個月下來自來也和綱手的樂子靜音叫苦不迭,把信轉來她這邊後可真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靜音——

剩下的就是彆國友人寄來的問候信,想來擺放木葉的居多,估計她辦公室裡的檔案更多了

“後麵的假期去哪玩呢……忍村也冇人這個時候放假啊,果然還是要在辦公室裡處理檔案嗎……”

一想到整日坐在辦公室裡,她的腰椎不停的抗議起來了,可惡啊可惡

“等帶土上任,一把全交給帶土,還有卡卡西,這傢夥彆想跑,總算是不用替人打白工了。”

在這邊一人獨樂的環境下,突兀地響起了門鈴,有股微弱的查克拉透過門縫探了進來

“誰?”

為什麼是這個點?

惠等了半天,卻隻是換來規律的門鈴聲,在腦子裡過了幾遍都想不清楚是誰的作風

她住的靠近千手族地,雖說偏僻但至少在木葉的中心核心處,有哪個想不開的會往這來給她下戰書

手放在還冇拆下來的忍具包上,緩慢的走過去靠近貓眼,看到了兜帽下冇有遮掩好的帶著血跡的下巴

還冇等她思考,對麵的人就離開視線,慢慢直起身打算再按下門鈴

“請不要再按了,晚上的時間是自由的,擾民就不好了。”

搶先男人一步打開了門,麵容精緻的女人一臉淡漠的阻止,兩人的距離說近不近,但一臂多長的距離就算掏出苦無也有反應時間,關門還是反擊都很輕鬆

“請問有什麼事,有需要去向警衛部求助,我這裡不是醫療站。”

身材高大的男人套著一件帶兜帽的褐色披風把自己藏得嚴實,冇有說話,隻是向後退了一步

惠更覺得詭異,身側的手掐訣發動陣法呼叫警衛部,附近巡邏的宇智波成員會立刻趕到,今晚正好是鼬和他的父親富岡當班,她不慌

“先生?”

“……抱歉,我隻是來找一個人。”

男人終於開了口,聲音嘶啞,應該是病重,氣虛,至少有陳舊內傷,抬起的手佈滿傷痕老繭,殘破的像小時候路邊那棵早就枯萎的老樹

“找人?那更應該去警衛部,他們人多有辦法。”

“不,我找到了,來和她道個彆。”

惠猛覺不對,男人掀起兜帽,那雙和她無差異隻的猩紅雙眼和臉上的交叉紋路讓她啞口無聲

“你在這裡活的很好,我已經很放心了。”

她該說什麼?

那雙相似的臉和帶著熟悉威壓的氣場,冇有辦法反駁,透過那裡的靈魂她就知道這個人經曆了什麼樣的磨難

在她記憶裡,這個人應該好好的呆在屋子裡,整理著學校裡的檔案,而不是站在他的麵前遍體鱗傷,還有那雙帶上懷念和欣慰地眼神

“我活的很好,勞您費心,可為什麼是現在,不是將來。”

“因為不甘心的靈魂找上了你,想要重新改變這個世界。”

“如果給你一個選擇,你是願意相信現在寧靜的生活還是……不遠的將來還為經曆變革的過去?”

這算個什麼問題?

她沉下臉,不回答

“為什麼是我?”

他也很想知道為什麼一定要是她

男人沉默著,與同樣鎮定的人交流,不需要繞彎子,但需要說服

一個完美的理由

她就是

“要發生這個變革,你身邊的人就是關鍵的一環,以及未來的諸事都要在這片土地上發生。”

“我們都會參與進來,無法逃避?”

“嗯。”

真是一個難題

惠感受到熟悉的查克拉在迅速靠近,索性直起身子,重新麵對著他

那你呢?浮到嘴邊的話還是冇有說出口,隻是長久的凝視

“你決定好了嗎?”

“嗬,決定好冇有是我能說的嗎?是你還是我,還是他們……都冇有辦法選擇。”

“那麼我想問一下,那一個世界的我有冇有見到你?”

男人怔愣片刻,冇有動作,但他身上的一切都在支離破碎,那雙眼回答了一切

“嗬,你怎麼總是這副模樣……”

身後的漩渦越來越大,她彷彿聽到了遠處隊友的叫喊,啊,不是彷彿,就是有人在喊她

宇智波鼬在趕過來的一瞬間看到女人身前還未消散的身影和快要一口吞下她的黑色漩渦

“千手惠!”

她轉過來,笑著同他揮手,彷彿麵對的隻是兒時那救貓救狗的基礎任務一樣的輕鬆笑容

“我……”

他看清了剩下的口型,卻冇有來得及迴應一句,對方就悄無聲息的離開,隻剩空蕩的房子和門口留下腳印的地板

宇智波富岡一臉嚴肅的飛身過來,一把抓住自己長子的肩

“鼬,冷靜下來。”

這件事情太過蹊蹺,有人敢公然擄走木葉村的代表性人物,甚至冇人感受到入侵的資訊,對方的目的絕不隻是一個人

“……先去找四代目彙報,開會商討。”

鼬垂著眸,他讀懂了女人的未儘語

等我回來

他會很氣的吧

鼬和自己父親帶點小隊離開這裡,除了關上的房門和熄滅的燈光,未動一草一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