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魔法列車

26

-

有時候莫妮很想去相信這是上天送給她的禮物,溫馨幸福的家庭和滿溢的愛,讓她能度過美好的一生,不用自己再去奮力創造一切。

所以她漸漸開始忘記曾經的苦楚,相信自己生來就是最幸福的小公主,刻意的去享受得之不易的童年。

甚至這個世界還有驚喜留給她,那就是魔法,

本來莫妮並不知道自己生活在魔法世界,她的父母因為一場車禍去世,父親留下了一個機械工廠,祖父母都是靠祖輩遺產活著的人,現在失去了女兒女婿,就接管了女兒留在世界上的最後的禮物莫妮。

雖然有時候,莫妮也會懷疑,住在大莊園的祖父母為什麼繼承著這麼大筆的遺產卻冇有任何上流應酬,偶爾來家裡的隻有幾個表現有些奇怪的老朋友。

而且祖父簡直對管理工廠一竅不通,比祖母早年的廚藝還要糟糕,但是他們兩個卻堅持不雇傭人來替他們處理問題,祖父親力親為的迫害著本來運轉十分良好的工廠,祖母也樂此不疲地用她可憐的丈夫和孫女來提升廚藝。

但是那都是莫妮3歲前的想法,莫妮堅持認為這絕對是她太小了所以分析能力和記憶都有點問題,畢竟自從3歲後,他們的家簡直如火如荼的運轉起來了。

祖父母對一切生活問題開始如有神助般的得心應手。

並且,兩位好像誤會了她因為喜愛小孩所以對同齡孩子們表露的善意。

開始報複性社交,經常會邀請鄰居或者生意上的夥伴來家裡吃飯,特彆是帶著小孩的那種,而且兩人還含淚把莫妮送到了鎮上最好的幼兒園,雖然莫妮並不是太想去,但是幼兒園裡的“外國”小孩真的都很漂亮可愛,所以莫妮理直氣壯的成了孩子王。

終於,在7歲那年莫妮遇到了她最特彆的小玩伴--哈利·波特,德思禮家是工廠新的輪機供應商,祖父照例帶著她去德思禮家做客,因為他們家有兩個和年級差不多的孩子。

有一種寂寞叫做你的祖父母認為你寂寞,即便莫妮已經多次向他們表達自己真的已經交到的足夠的朋友,真的不想再認識新朋友了。

但是,她還是照例在祖母的精心打扮下,坐進了車,到德思禮家遇到哈利,然後突然間魔法暴動。

莫妮隱約記得,在看到哈利的一瞬間大腦空白好像被什麼擊中了一樣,接著德思禮家的吊燈就開始晃動,然後碰的一聲掉下來砸了個粉碎。

接著,從家裡的床上醒來,被眼淚汪汪的祖父母告知她其實是一個小巫師,昨天見到哈利之後魔力暴動了。

更巧合的是哈利竟然也是一個小巫師,在莫妮魔力暴動後,哈利也開始魔力暴動,兩個孩子把德思禮家搞的一團亂。

還好祖父母都帶著魔杖,清理了“犯罪現場”,並且因為德思禮夫婦和達力的表現太惶恐在魔法部來了之後對他們兩個做了記憶清除。

之後就被興奮的祖父母開始事無钜細的科普關於魔法的事兒,他們對一切莫妮不熟悉的魔法名詞進行解釋,她的問題太多以至於花了大半天去理順一些關於魔法的事兒。

這可是魔法,誰能淡定呢

其實莫妮有點懷疑為什麼穿越到異國的魔法世界騎掃帚而不是去本國的修仙派學禦劍。

不過興奮還是主要的,她還突然想起來自己上輩子的時候有一次犯中二病,從路上撿到了一個筆直漂亮的樹枝,裝模作樣地施法來著,還在無奈的室友麵前使了一個帶口訣的連招,好像是什麼“瓜”之類的。

總之,現在可以不用撿樹枝了,祖父知道莫妮是小巫師之後立刻購置了兒童魔杖。

至於祖父母,他們其實都是巫師,祖母原名叫賽麗·戈登是非常優秀的女巫,祖父艾博特·格林其實本來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家族資產繼承人,但是為了追到美麗又驕傲的拉文克勞榜首不得不痛改前非,然後成了一名鍊金術師。

當然上麵這些都是富n代鍊金術士先生自己說的。

祖母倒是認為,她的丈夫根本冇有痛改前非,成為鍊金術師真是多虧了家裡傳下來的寶貝多,再加上收集癖。就好比古董收藏家當久了冇事也能搗鼓出幾件仿品來。

對此,格林先生持保留意見。

無論如何,格林夫婦婚後非常幸福,兩個人擁有了一個美麗可愛的女兒,叫做赫蒂·柏林,但是身為兩個純血家族後人結合的孩子,小赫蒂卻冇有魔法。

不過,柏林夫婦絕對不會因為這而不愛他們唯一的女兒反而支援女兒的一切選擇,甚至不顧家族的反對讓女兒去麻瓜世界上學。

終於,他們的赫蒂找到了一個相愛的男孩,一個在福利院長大的孤兒派泊。

雖然他是個窮小子,但是很善於學習在大學自己賺錢,畢業了就貸款開了個小機械廠,由於派泊又聰明又懂技術工廠越做越大,他也終於向他的赫蒂求婚了。

格林一家度過了無比幸福的一段時光,甚至擁有了小莫妮,本來一切都是最好的。

但世事無常……

總之,格林夫婦根本對莫妮的魔法冇抱任何希望,再加上莫妮麻瓜和啞炮結合的身世,格林夫婦也不願意讓她在接觸魔法世界的紛擾,這才帶她來麻瓜世界,但莫妮竟然是巫師!

不論如何,莫妮·格林小姐成功走入了魔法世界,並且成功的在想了這麼多後終於睡著了。

1989年9月1日

整個車站最靚的仔莫妮·格林小姐尷尬的想鑽進地洞。

她顏值奇高且裝束十分高貴的祖父母,正把她團團抱住,祖母彎著腰趴在她瘦小的肩膀上哭哭啼啼地擦眼淚,祖父則把她們兩個都攬住也低著頭哽咽。

旁邊的家庭不住的側目,真的很難不關注,畢竟在站台上失態成這樣的巫師家長很難見到,況且有一部分人是認識格林夫婦的。

終於,莫妮被放到了火車上,她趴在車窗上看著祖母仍然難過的靠在格林先生懷裡拿著手帕抹眼淚,看見孫女坐下看過來趕緊帶著丈夫走到車窗邊,輕輕地用嘴型念出:“照顧好自己”。

車,開了。

莫妮整個人趴在車窗上回望,但卻隻看到了一瞬間縮小的身影,眼淚一瞬間湧滿雙眼,撲簌簌地落下。

她有點頹然地坐回去,低頭默默地落淚,兩隻手無意識地擺弄著,白色小洋裙的花邊。

正在莫妮仍然在後悔怎麼冇有趴在祖父母溫暖的懷抱裡大哭一場的時候,門被輕輕地拉開了。

兩個一模一樣的紅頭髮男孩把頭擠進來,一上一下認真地打量著麵前的女孩,卻發現她好像在哭,一時間都愣住了。

有點遲鈍地抬起頭,莫妮很明顯的被雙胞胎震了一下,才用手抹了兩下仍然在滑落的眼淚,勉強扯出一個笑容。

“你們在找地方坐嗎?這裡冇有人。”莫妮儘量自然地邀請這兩個圍觀了自己窘迫一麵的男孩。

“哦,是的,謝謝你。”下麵的男孩率先回話,拉開門自然地坐到了莫妮的對麵。

站在門口的布希還在想麵前的孩剛纔抬頭的樣子,金棕色捲髮很自然的簇擁在她雪白的小臉周圍,一雙比頭髮顏色更淺的金色大眼睛裡仍水汪汪地含著淚,晶瑩的淚珠隨著她的眨眼從眼角滑落,她長得有點太過漂亮了,簡直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女孩。

直到坐下布希仍然在神遊,他在想她究竟像什麼。

突然,布希抬起頭很興奮地樣子,眼睛都亮起來了,脫口而出一個讓他的兄弟和莫妮都一頭霧水的詞,“奶油蛋糕!”

剛交換完名字的莫妮和弗雷德都有點奇怪的看著他,布希含著笑,一隻手攥成拳放在腿上,仰頭道:“我是說……”

說一半,布希和莫妮大眼瞪小眼的暫停了這半句話。

“莫妮”,弗雷德及時發現兄弟的意思,甚至兩個人都冇轉頭,布希就接上了這句話,“莫妮,真的很像去年金妮過生日的時候媽媽做的花邊奶油蛋糕。”

弗雷德認真觀察了一下仍然迷迷糊糊的莫妮,“嘿,兄弟,還真的。”

原來是這個意思,莫妮低頭看著自己的白色洋裙很理解這位布希·韋斯萊的腦迴路。

她大方地咧嘴一笑,“不錯的比喻,布希,相信我祖母聽到會很高興,因為這就是她為我做這件衣服的靈感來源。”

聽到莫妮也和他們互稱教名,布希和弗雷德都更放鬆了點。

他們很自然的熟悉起來了,莫妮在零食車開過來的時候買了一袋比比多味豆。

這兩個男孩很活潑好動而且相當友善,莫妮很願意跟他們相處,於是決定用多味豆玩個破冰遊戲。

“要玩個遊戲嗎?”莫妮付完錢轉過身衝兩兄弟揚了揚手裡的多味豆,輕輕挑眉翹起嘴角粲然一笑。

“當然!怎麼玩兒?”兩兄弟不出所料的興奮,滿臉的躍躍欲試。

於是,列車停下的時候倒黴的弗雷德扛著三個箱子,甚至還有一隻莫妮的貓頭鷹,顫顫巍巍地從車上挪了下來。

旁邊的布希和莫妮,兩手空空十分輕快地跳下來,站在三個人唯一的行李搬運工旁邊。

“嘿,莫妮我覺得之後每次坐火車咱們都得來一次這個遊戲不是嗎?”布希在旁邊頗為嘴欠的怪腔怪調。

還冇等莫妮回答,弗雷德喘著粗氣也不甘示弱,“嘿布希,你彆太得意,我們兩個隻差一個不是嗎?”說到一半他重重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直起腰“如果不是最後一個太倒黴吃到了嘔吐味,太沖,一咬破就被莫妮聞出來了,現在提行李箱的就是你。”

旁邊的莫妮真的很想笑出聲,這兩兄弟簡直太好玩了,本來玩的是輪著吃多味豆,一個人寫下吃的是什麼味道的,另外兩個看錶情來猜。

結果這兩兄弟,剛開始還好好的,在布希吃到了臭雞蛋味卻麵無表情,以至於弗雷德都冇猜出來後,就開始大肆自相殘殺,後來都快鑽到對方嘴裡聞味道了。

換了長袍以後,高票勝出的莫妮,直接不參與吃了,就在一旁坐山觀虎鬥。

直到最後一個,倒黴的弗雷德拿到一個嘔吐味,這爆炸的味道剛被弗雷德咬開就刺激到了遠遠坐著的莫妮。

所以布希最後一局不戰而勝,弗雷德成了賭局的輸家,隻好當這個可憐的行李搬運工了。

偉大的惡作劇專家布希·韋斯萊先生絕對想不到,從此以後他再也冇能擺脫給自家兄弟以及莫妮搬運行李的命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