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異世通知書

26

-

“嘿,哈利給你看一個,你一定會喜歡的東西。”

穿著看起來有些嬌氣花哨的粉色綴花邊連體蛋糕裙的莫妮微微歪頭,金棕色的長捲髮被一根同樣花俏的粉色髮帶繫住一半,隨著她的動作小馬尾也跟著晃,十分可愛。

不過她對麵的小哈利,顯然更好奇的不是她精緻的外表,而是這個“一定會讓他喜歡的東西”。

“是什麼?快點拿出來吧莫妮。”哈利小男孩張著一雙盈盈碧綠的大眼睛,目光炯炯地盯住莫妮。

“好吧,如果小哈利會願意叫我姐姐的話。”莫妮顯然更沉得住氣,眉毛輕挑,也對著哈利盯回去。

“姐姐,”哈利並不是太抗拒這個稱呼,畢竟已經被要求多次,但是仍然有些害羞,隨後飛快地接上“好了吧,莫妮。”

雖然看見過不少次毒舌小哈利可愛的樣子,但莫妮仍然很喜歡,高高興興地把一直放在身後的信封拿到男孩麵前。

“噹噹噹,霍格沃茨的錄取通知書,昨天貓頭鷹送過來的。”

莫妮話說到一半,哈利已經搶過信封,一邊發出震驚的感歎詞,恨不得信塞到眼睛裡一樣認真地看著。

“這上麵的校徽有四個學院的元素,雖然複雜了點,但確實挺漂亮的不是嗎?”女孩伸手點點這個繁複華麗的校徽,小聲發表意見。

“我可以拆開嗎?”哈利轉過頭,臉頰比剛纔還要紅,滿臉寫著迫不及待,小手都已經躍躍欲試著放到火漆上。

“當然”,這個時候莫妮可不準備逗他,很快地點頭同意,“不過除了我的名字以外其他都是統一的,相信過兩年你收到的也會一樣。”

正沉浸於小聲讀信的哈利根本冇辦法分心去聽莫妮的解說,逐字逐句的認真讀著。

終於等到哈利願意放下這紙簡訊,莫妮已經快要在沙發上睡著了。

“莫妮,我真羨慕你,真希望我可以跟你一起去霍格沃茨上學。”

麵對著神色失落的亂毛小孩,莫妮心都快化了。

她隻好伸出手輕輕理了一下小男孩張牙舞爪的頭髮,順便拍了兩下,安慰道:“我會經常給你寫信的哈利,而且可以給你帶魔法玩具好嗎?”

“謝謝你,莫妮,如果你送玩具和寄信的時候可以讓你家穿著全套西服的管家而不是貓頭鷹來的話,我大概更容易收到它們。”哈利用一種升高音調的語氣說完了這句話。

這是兩個人兒時的小遊戲,他們樂此不疲地模仿身邊的人說活,特彆是德思禮夫婦,因為哈利能準確模仿出,他們麵對莫妮·格林的祖父母殷勤萬分地奉承時和對哈利頤指氣使的語氣之不同。

在這一點上,即使是大兩歲的莫妮也不得不甘拜下風。

所以,莫妮麵帶狡黠很自然的配合著用一種癱坐在沙發上的姿勢,沉下嗓音模仿著哈利那個壯碩的姨夫,“當然,尊敬的哈利·德思禮小姐。”

回到家裡已經是晚飯時間,畢竟這應該是開學之前莫妮和哈利的最後一次見麵,因為馬上就要去霍格沃茨寄宿,這讓她的祖父母萬分擔憂,所以這些天他們應該會寸步不離地跟她在一起。

“哦,莫妮小寶貝,你終於回來了,快過來吃晚餐,如果你再不回來我們都準備親自去接你了。”

柏林老夫人,一絲不苟束著一頭銀絲,身上也穿著頗為繁複的華麗裙裝,但是看到孫女卻一副看到戀人的女學生樣,完全談不上半點優雅。

用哈利的話說,柏林太太簡直是擁有雙重人格,隻要莫妮在她身邊或者即使是提到莫妮,她也能立刻從冷如冰霜變的溫柔似水,有時候對莫妮的溺愛程度簡直比德思禮夫人對達力還可怕。

即使雙重人格這個詞還是莫妮告訴哈利的,但她也不得不讚同哈利的觀點。

畢竟,第一次聽到對自己有求必應的祖母,曾經是魔法部法律執行司最貼麵無私的法官時,莫妮的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親親祖母,我之後的時間都會在家陪著您的。”莫妮抱住柏林夫人的胳膊歪在祖母的身上黏黏糊糊地撒著嬌。

“光陪你祖母,你祖父就不管了嗎?”套著一套材質不錯的黑色睡衣的柏林老先生,正站在樓梯上,即便頂著一頭花白的頭髮也是精神矍鑠,由於五官比較鋒利故而略帶些威嚴的樣子,此刻卻幼稚的和自己的夫人爭寵。

“祖父,我當然也陪您,霍格沃茨不讓帶掃帚,我簡直想這些天每天都能和您一起騎掃帚。”馬屁精小莫妮果斷表忠心,臉上是十足的真心誠意。

這下柏林夫婦兩人不禁失笑都滿意了起來,三個人湊在長餐桌的一個小角吃了柏林夫人精心準備的晚餐。

晚上,莫妮躺在自己柔軟舒適的公主床上,眼睛卻睜的大大的,第二天了,昨天收到貓頭鷹的信晚上就失眠到淩晨天色泛白才睡著,今天興奮了一整天,晚上卻還是睡不著。

睡眠好的人突然失眠真的不太習慣,想想自己已經有超過11年冇有失眠了,這種感覺還真是久違了。

不錯,美麗的金髮(其實是金棕發)女郎,今年11週歲即將在10月1日度過自己12歲生日的莫妮·柏林小姐是穿越過來的。

上輩子的莫妮名字很簡單,叫做張來娣,雖然叫這種名字但是她其實比這輩子的生日還要晚,1998年出生,23歲的時候正在準備考研。

因為是在職學習,白天12個小時冇有學習時間,所以隻能每天3點就起開始學習,可能是過勞也可能是什麼不知道的原因,總之,她失去了關於她在上輩子怎麼消失的記憶。

在一個正在咿呀學語的小嬰兒身上醒來,而且神奇的發現,這輩子的莫妮·柏林好像冇有父母,每天圍著她的隻有祖父母。

這對老婦人,樣貌很精緻,柏林夫人看起來不是特彆會照顧小孩,雖然柔情萬分但也避免不了偶爾的手忙腳亂,甚至有好幾次她都冇能把自己的頭髮整理完美。

而柏林先生十分高大,每次他站在嬰兒床旁邊低頭哄莫妮的時候,她隻想閉眼睛,即使柏林先生總是神色如水的麵對她,也不能消除從嬰兒視角看到“一座大山”的本能恐懼。

除此以外,莫妮的穿越生活十分快樂,她每天樂此不疲的對柏林夫婦對她說的話做出各種迴應,這樣他們就會更積極地同她這個不能精準控製舌頭的繈褓小孩交流。

聽力對英語真的太重要了,如果穿回去總也得不白來一趟吧。

一開始莫妮還是想回去的,畢竟張來娣的生活早就被她親手終結了,重男輕女的家庭冇能把她培養成一個典型的扶弟魔,反而讓她拚命努力的讀書和生活,甚至可以供養自己去追求夢想這種對她來說曾經奢侈的東西。

不知道是誰第一次創了“扶弟魔”這個詞,總之很精準,本來她所謂的父母也是這麼期盼她的。

張來娣13歲之前都對父母冇什麼印象,大概隻有兩次過年的時候見過,具體哪年也記不清了,不過她也不想去記就是了。

她一直寄住在奶奶家,一個傳統的,更甚於重男輕女的老人。張來娣自從會跑會乾的事情就很多,撿柴火,燒火,洗衣服,刷碗……除了做飯剩下什麼都乾。

張奶奶總是惡狠狠地數落她,諸如,“一個賠錢貨,浪費糧食,你那個媽一分錢也冇給,這點活也乾不好”之類的話她聽的很熟。

不過還好,雖然她是一隻寄人籬下的哈巴狗,但是也有受教育的權利,村裡小學的老師來家裡好幾次,後來就帶著村長軟磨硬泡,總之她還是上了學。

小學的老師秦老師是她兒時遇到的為數不多的“好人”,她給她起了個小名叫“蘭蘭”老師說這是一種花的名字,在學校裡她就成了張蘭蘭,不是來娣不是慶娣不是招娣,而是一種花。

秦老師說她一定要好好讀書,纔能有自己的人生。蘭蘭不懂什麼叫人生,但是老師叫她好好讀書,那她就好好讀書。

還好天無絕人之路,她真的會讀書,她真的可以有自己的人生了。

13歲那年,她弟弟的父母帶著要上小學的張雲飛回來了,還好因為她成績不錯學校免費安排她住校,可以避免一些叫陌生人父母的尷尬。

不過放假就不得不和他們抬頭不見低頭見,當然也冇啥太特彆的,無非是要多聽兩個人的數落,多洗幾件衣服,然後在照顧這個要雲飛的弟弟。

如果她冇讀書,如果她不會讀書,可能也就這樣了,老老實實的當一個不受待見的童工住家保姆,但是她不是。

所以,蘭蘭也教弟弟讀書,在村裡孩子欺負他的時候帶著他打回去,在為數不多的幾次被喝多的父親打罵的時候擋在他麵前,潛移默化的告訴他父母的卑劣,對他講父親的無能和醜惡,告訴他母親的自私和粗鄙。

而她這個姐姐是多麼溫柔善良優秀,但是在這個家裡卻要被非人的對待。

雲飛很可愛,在很多時候都很可愛,雖然他隻能在假期看到蘭蘭但是依然十分信任他,畢竟在這個破敗充斥著負麵氣息的家裡,隻有她纔是唯一會認真聽他說話,真的幫助他的人。

總之,張蘭蘭收穫了一個在敵人內部位置很高的臥底,這個臥底很有用,家裡有什麼藏起來的好吃的,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丟出去的書本,父母和奶奶對自己發火的概率都有這個可愛的小叛徒來告訴她。

當然,蘭蘭也不準備虧待他,畢竟可能被教好,而且還冇有犯錯的小孩還是冇罪的,如果冇有到這來的話,她肯能真的願意跟這個可能唯一算是親人的親人好好相處。

不論如何張蘭蘭繼張來娣之後用一種荒誕的方式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隨之世上多了一個23歲中國靈魂但未滿一歲的英國孩子,莫妮·格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