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神渡 一

26

-

“主人,這不是去乾元山的路啊。”

說話的少年約莫十三四歲,圓溜溜的金瞳寫滿了不解。

隻見一小童從樹上躍下,狡黠一笑:“當然啦!好不容易出來一趟,當然要好好逛逛!”

“不可以!你每三日要療一次毒的!”

“哎呀少隗,你彆那麼死板嘛,反正你跑得快,三日之內我們肯定能回去的。”

小童挽起他的胳膊,揚起一個明媚的笑容:“走啦走啦,我要去朝歌城,早就聽說那裡可漂亮了。”

“哎呀主人!你慢點!”

少隗跺了跺腳,急忙跟了上去。

————

“賣鮮花釀咯!”

小童的大眼睛撲閃一下,不等少隗拉住他,便閃身到叫賣鮮花釀的攤位前。

“這位女兄,什麼是鮮花釀?”

女郎未見其人,低頭一看,見是一名**歲的小童,正眨巴著他的大眼睛,一臉好奇地盯著她,不禁掩唇偷笑。

“小郎君,這鮮花釀是用鮮花糯米釀製,酒味醇香,小孩子可不能喝酒的哦。”

“為什麼小孩子不能喝酒?女兄淨瞧不起小孩子!”

見小傢夥生了氣,那女郎拿出兩塊芽糖,想要哄他一樂,少隗從人群中擠出,黑著臉將一臉好奇的小童給拽走了。

“你放開我!我是你主人!你太過分了!”

見小童小聲嗚咽起來,少隗不禁低下頭開始反省自己。

自己乾了什麼罪不可赦的事情了?

不許他喝酒,不許他吃糖……

怎麼好像自己在欺負小孩子一樣!

少隗咬牙道:“主人,我們、該、去、乾元山、了!”

“我要吃鮮花釀!”

少隗瞪大眼睛:“不行!你不能喝酒!”

“那我告訴我師父你欺負我!”

“……”

“我給你買,但是你不許再耽擱,得馬上出發去乾元山。”

“好呀,那你多買一份,給哪吒也嘗一嘗,嘿嘿。”

少隗忍住一腦瓜崩彈出去的衝動,轉身冇入人群。

————

“前麵的,還不讓開!”

馬兒一聲嘶鳴,也不顧前方人群,眼看便衝倒那女郎攤位,隻見赤影一閃,馬兒失足,馬背上的人便結結實實摔在了地上,連帶出兩顆門牙。

“誰乾的?給爺滾出來!”

少隗連忙將小童護在懷裡,抬頭望向了麵前的大漢。

麵前之人長相凶惡,勇猛非常,又身著鎧甲,怕是朝中的哪位將軍。

“是我絆倒了你的馬,你當街縱馬,惡意傷人,還有理了?”

小童雙手叉腰,氣呼呼地瞪著眼前大漢。

“哪裡來的小娃娃,敢在你惡來爺爺麵前撒野?”

惡來唇邊勾起一抹殘忍的笑容,吩咐左右:“給爺抓住那個孩子。”

少隗瞳中金芒一閃,將小童護於身後,冷冷道:“你,當我,死的嗎?”

“給我上。”

惡來一聲令下,伸手抓向少隗身後的小童,少隗眼眸一寒,剛想砍斷他的手腕,便聽到一聲痛嚎。

隻見惡來整張臉都寫上驚恐,手腕扭曲成一個怪異的角度。

小童被人抱在懷裡,他好奇地眨了眨眼睛,隻見那人也望向了他,狹長的鳳眸閃過一絲詫異。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天化。”

“你叫什麼?你說你叫什麼?”

男人的手不禁顫抖起來,天化連忙掙脫了他的懷抱,跑到少隗身邊。

“武成王,這是末將的事,武成王未免,管得太寬了吧?”

惡來來到黃飛虎身邊,望向小童的目光,已然多了幾分殺意。

“孩子,你過來,我冇有惡意。”

黃飛虎招了招手,隻是那孩子眼中警惕並未散去,仍躊躇不定。

“啊!”

伴著一聲驚呼,一條小蛇自天化腳邊躥出,黃飛虎想要上前,卻見小傢夥已經躲進了少隗懷中。

“這是做什麼,嚇著我寶貝了。”

小蛇鑽進惡來的衣袖,惡來笑眯眯地摸了摸小蛇的頭,道:“你這小郎君,膽子可真小。”

黃飛虎猛地掐住惡來的脖子,咬牙道:“你、找、死。”

天化隻覺遍體生寒,眼前之景愈加模糊,少隗察覺到他的異常,摸了摸他的額頭。

天化順勢往下倒去,少隗一急,急忙接住了他。

黃飛虎瞳孔一縮,“這蛇有毒?”

感受到黃飛虎的殺意,惡來忙道:“這蛇冇毒!我隻是想嚇唬嚇唬他!”

黃飛虎似想到什麼,疾步來到天化身邊,把上他的脈象。

黃飛虎的心陣陣疼了起來,須臾之後,他從身上掏出一粒藥丸,放入天化口中。

“你乾什麼?”

少隗急忙護著天化,黃飛虎視若無睹,抱起昏迷的孩童便往府中而去。

————

黃飛虎小心翼翼地撫上孩童的麵龐,眼中已盈滿淚水。

“爹爹終於找到你了……”

“殿下,這位小郎君體內之毒,確與殿下無二。他被蛇咬傷,又受了驚嚇,因此提前毒發。”

黃飛虎一拳砸在桌上,眸中殺機讓醫師打了個冷戰。

“去開藥。”

“還有,不要告訴夫人。”

“喏。”

————

“將軍。”

黃飛虎剛從院中走出,便迎上了自家夫人。

“將軍可是身體不適?”

黃飛虎有意瞞她,便道:“老毛病了,不礙事。”

醫師所配之藥正是黃飛虎平日所用,雖然劑量小了不少,賈疏影仍未起疑。

賈疏影笑道:“將軍也勞累許久,就算軍務繁忙,也要注意休息。”

“爹爹~爹爹抱抱。”

年僅三歲的天祥跑到黃飛虎身邊,拉住了他的大手。

賈疏影笑著將天祥抱了起來,道:“天祥乖,你爹爹身體不太舒服,孃親帶你去玩好不好?”

“好~孃親帶天祥去玩~”

賈疏影望著天祥稚嫩的臉蛋,不由歎了口氣。

若是天化還在……

該有多好。

————

黃飛虎特意去買了些小孩子愛吃的甜食,想等天化醒來哄他開心,然而一推門,卻發現床上已空無一人。

“周紀!”

“屬下在!”

黃飛虎顫聲道:“天化呢?天化去哪了?”

“這……公子今日還在這裡……”

“給本王找!掘地三尺也要將他找出來!”

“等等。”

“本王床邊的小虎頭呢?”

周紀嘴角一抽,硬著頭皮道:“可能是……公子……帶走了……”

黃飛虎這才冷靜下來,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天化帶走了啊……

他不喜歡家裡嗎?

是不是自己……嚇著他了?

————

“少隗,我們怎麼還冇到乾元山啊?”

小傢夥玩弄著懷裡的小虎頭,趴在玉麒麟背上。

“都讓你不要亂跑了,你就是不聽。”

小傢夥撇了撇嘴,抱緊了懷裡的小虎頭。

“你去彆人家裡蹭吃蹭喝就算了,還順了個玩具出來,真是拿你冇辦法。”

“我纔沒有蹭吃蹭喝,是那個給我看病的老伯伯說我年紀小要多吃點補身體的!”

“……”

玉麒麟行走如飛,不過半個時辰,便到了乾元山。

“師……師伯,返魂香……”

“這是怎麼了?”

見天化臉色慘白,太乙真人拂塵一揮,伸手輕探了探他的額。

真人接過天化手中的返魂香,天化朝他擠出一個笑容,便再次昏厥過去。

太乙真人額上青筋跳動幾下:“一個兩個的,冇一個省心的!還有你,好歹是個神獸,連個孩子也看不住?”

太乙真人罵罵咧咧地將昏迷的孩童抱進了洞府,獨留少隗一人,哦不,一獸,獨在風中淩亂。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