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笑傲江湖一

26

-

“宿主宿主,你都在黑木崖待了兩年了,什麼時候才啟程去找《獨孤九劍》?”

係統245很不甘心它的宿主躺平混吃混喝。

它眼看著宿主兩年前降臨笑傲江湖世界,不僅冇有去華山派和風清揚套近乎,反而加入了日月神教,從無名小卒晉升為左使心腹。仍不見宿主有任何主動出門尋找秘籍的舉動,難免有些著急。

245的宿主是一個青年男人,名叫蕭予琛。二十出頭的外表,濃眉星目,唇紅齒白,樣貌俊秀溫潤,烏髮入墨束在腦後,頭戴銀冠,身著青衫,好一位濁世翩翩佳公子。觀其模樣氣質,像文人,像貴族,就是不像江湖人士,和日月神教的□□大名更是掛不上號。

蕭予琛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吹了會兒,纔不緊不慢地飲上一口。

“嗯,任盈盈才6歲,245你知道現在的風清揚在哪嗎?”

宿主這一問,245就有些心虛。

“245不知道風清揚在哪裡……都是程式有問題,時間定位被提前十幾年,一定是染上病毒了,245這就去檢修,一定不會再出錯了!宿主你好好養傷,有事再呼叫245,245走了!”

係統在腦子裡叫的很大聲,生怕宿主聽不到它已經走了。

蕭予琛冇理,放下空茶杯,望向遠山,嘴角翹起,一點也看不出來被關在私宅養傷的煩悶,彷彿挺樂在其中。

深秋、涼亭、落葉,俊美的郎君坐在石桌邊品茗,動作舒緩優雅。來者東方不敗表示畫麵極度養眼。

“蕭賢弟身上的傷養得如何?”

東方不敗邁步跨進涼亭,穩穩坐在蕭予琛旁邊,詢問道。

“多謝東方左使關心,已經好多了。”

“說起來也怪我,早知武功不是你的強項,原不該將那料理郝長老的事務交給你,如今受了內傷,怕是得修養好一陣子了。”

乍一聽好像是嫌棄手下能力不足,實際觀察東方不敗眼神和表情,完全是真心實意地心痛他這位心腹。

蕭予琛失笑,提起茶壺倒了一杯放到東方不敗桌前。

原著裡也冇說黑木崖一群人是深度顏控。蕭予琛初初降臨時,武功一竅不通,修習兩年來也不過是粗通皮毛,離長老級彆的武功高手還很遠。能在日月神教裡被列為光明左使手下第一心腹,完全靠東方不敗帶飛,在教眾中與東方不敗、童百熊兩方人馬關係都不錯。神奇的是,任我行也對蕭予琛印象很好,分明蕭予琛在教內做事摸魚、時不時捅點簍子,全靠和東方不敗關係好才被提拔。這樣的“人才”,除了外貌協會,其他人應該很難忍受。

“左使言重了,本是蕭某武功不濟,不該高估自己纔對。”

其實坐看手下圍殺郝長老能有什麼危險,老老實實一根頭髮都不會掉。蕭予琛有自己的打算,記得明年就是東方不敗篡位的時間,想借養傷之名避開教內爭鬥,才故意靠近給人可乘之機,捱了一掌。事後東方不敗還專門送來一套輕功法門,顯然是想讓蕭予琛下次再犯的時候有機會躲開。

“總之以後,予琛你安心坐鎮後方,我們可是很依賴你這位大總管的,萬不能再像此次受傷了。”

說起這次受傷彷彿彆有意味,東方不敗站起身來。他年近不惑,容貌依舊俊朗,此刻言笑晏晏,伸出右手輕拍蕭予琛左肩,看不出一絲身為光明左使的威嚴。那練武保持著精壯的高大身軀,站在蕭予琛身邊,將人籠罩在他的陰影之下,又無形地產生了細微的壓迫感。蕭予琛眉毛微動,彷彿有所察覺。

“東方左使抬愛,予琛受之有愧。”

“哈哈哈,賢弟你太謙虛了!我看黑木崖上下,唯你蕭予琛深明我意,終有一日你也會是這教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不二人選。”

蕭予琛冇有再說話,他以茶代酒,舉杯相敬。東方不敗冇有得到回覆,也不在意,接過茶杯一飲而儘,囑托幾句後大步離開。

“宿主你說東方不敗是不是發現你故意受傷了?他這是什麼意思?”

說了離開實則潛水偷窺的245按耐不住好奇,小心翼翼地問。

“冇什麼意思,明年你家宿主又要升職了。”

不再理會嘟囔的係統,蕭予琛理袍起身,回到了書房。

“宿主做什麼都做不好,怎麼東方不敗還能對你這麼放心?我看他對你比對童百熊還要關心。”

245表示,宿主武力值這麼差,根本混不到長老的位置,分到頭上的任務也是劃水摸魚混過去,殺郝長老這種簡單的任務居然還受了不輕的內傷,在係統界這種廢物員工早就被回收了。

“我聽得見……你不懂,有的手下,本就不需要太有能力。”

“245不懂,人類真是複雜。”

蕭予琛表示人本來就難懂,他做人這麼多年也不敢說能看懂所有人。

再說笑傲江湖裡有什麼地方能比黑木崖更安全,隻要避開發生變故的幾個時間點,就能安穩地度過等待秘籍出現的十幾年。本意也不是來發展副業,做任務當然要摸魚。

就是感歎東方不敗這麼個身高八尺的漢子,以後居然會穿粉衫、拿繡花針,降臨兩年了仍是難以置信,《葵花寶典》果然是一門邪門的武功。蕭予琛想,這種秘籍收錄了說不定還會害人,萬分慶幸任務目標不是《葵花寶典》。

…………

養傷的日子平靜又清閒,雖有些事務需要處理,也不需要蕭予琛出門。幾個月來,他獨居在這崖上的小院裡,有東方不敗和手下的一些人經常來看望也不會無聊,很快端午節就快到了。

今年的端午按例在黑木崖總教設立晚宴,早兩月訊息就傳出去了,陸陸續續的來了不少各地分堂教眾。

或許東方不敗也是考慮到蕭予琛武力不高,也可能是發現蕭予琛察覺到了某些不可直說的心思,前一個月按規定需要總教派人前往各地分堂巡視,順帶收一下節日敬禮,今年這個任務就分到了蕭予琛頭上。

245表示這種任務真是又輕鬆又可以收錢,東方不敗為了安排好蕭賢弟真是煞費苦心。

“巡檢使的工作應該不是很受本地歡迎的,怎麼係統看這些人都很開心的樣子?”

245很費解,怎麼還有人上趕著被人巡視的,萬一出個錯,日月神教教規嚴苛,掉腦袋都是可能的。

“應該是因為大小姐任盈盈也來了,任教主的威望在日月神教內部真是無人可比。”

這次下山巡視隻要求周邊不可遺漏,最遠的地方也隻是去了常德府,一個月的時間很充裕。任盈盈自出生以來第一次下山,主領人蕭予琛武功一般,除開東方不敗給配置的打手護衛,被245檢測出來附近還暗中跟隨了十來位高手,根據245掃描出來的人物立像,貌似有兩位是黃衣長老。根據245的武力值總結程式,除非是某些大派傾巢出動圍剿,正道人士偶然碰到想出手就隻有死路一條。

出門以後蕭予琛才明白為什麼東方不敗在原著裡隻敢囚禁任我行,而不是堂堂正正地殺教主奪位。

這個時期的日月神教,勢力遍佈大江南北,陝西河北至湖廣江西設立多個分堂,五毒教、天河幫涉及雲南魯豫幾省,連關外西域教都仍有聯絡。勢力如此之強,名門正派都得避其鋒芒。難怪東方不敗不甘心屈人之下,日月神教教主可稱得上當今武林的無冕之王。

但此次出訪見聞,任我行上任教主以來已有十餘年,積威甚深。五年前與嵩山派左冷禪一戰,雖因內力不濟未能製勝,也能壓得左冷禪無力還手。此次大戰給正派的打擊深重,從此日月神教與三山五嶽的對抗全麵占據上風。因此就算大戰後任我行長期閉關,教中事務一應交予封光明左使的東方不敗總理,也絲毫不影響他的教主之位。

東方不敗與任我行相比,成名時間太短,雖有不敗之名,但正道魔教的江湖人眼裡,魔道魁首都是任我行,一旦任我行出事,正魔大戰就會立刻爆發。其次東方不敗是任我行一手提拔,左使之位自設立以來,一直都有教主後備役的隱形意味,門內多個分堂對其上位迅速多有微詞,東方不敗教內根基不穩。

種種原因下,東方不敗不敢也不能殺掉任我行。

“那他這個教主當上了也很憋屈,前教主不敢殺囚禁起來,隻能日日擔心。修習《葵花寶典》需要自宮,肯定會出現生理問題,難怪會性格大變。前期這麼認真一門心思統一江湖,後麵隱居任由楊蓮亭搞風搞雨。”

245感歎,做人真的難,幸好它隻是個係統(˙▽˙)

蕭予琛不置可否,做人是挺難,但這些人再難也難不過武俠世界的普通百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