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再遇

26

-

“嗒,嗒,嗒……”夜蛾正道緩步走向講台,他看向下方的三個學生——五條悟、夏油傑、家入硝子,他的目光越過正在補覺的家入硝子,正在走神的夏油傑,落在了五條悟身上。頓了頓,然後開口道:“從今天開始,你們又多一個新的同期。”他轉頭看向門口。:“逐月,進來吧。”

聽到這個名字,五條悟微不可見的僵了一下。隨後大門打開。白色的長髮隨風飄揚,雙眼被白布矇住的少女出現了,在了教室中。

少女走上講台,內斂地開口道:“我是禪院逐月,以後請多多指教。”

“禪院……”一句話,讓夏油傑和家入硝子都愣住了“是我們知道的那個禪院嗎?”

“就是那個禪院”五條悟神色冷淡的開口:“那個禦三家中最腐朽的爛橘子。”

他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道:“也是那群老東西安排給我的未婚妻。”

“!!!未……未婚妻?”家入硝子震驚到說不出話,等她終於整理好了語言之後,她開口:“你竟然還有未婚妻?真是不可思議。”

夏油傑點了點頭表示讚同:“悟,如果你不說,我還以為她是你的親戚。”

“……”五條悟沉默了一下,開口:“傑,你是眼睛太小了,所以你的眼界也跟著變小了嗎?這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吧?”

“悟,你是想打架嗎?”夏油傑危險的眯起眼睛,然後……其他人就看不見他的眼睛了。

“更彆說我是有邏輯的,首先你們同為禦三家,互相聯姻很正常吧?更彆說你們都有一頭白色頭髮同樣遮住眼睛,這不很容易讓人聯想嗎?”家入硝子讚同的點了點頭。

五條悟剛要開口反駁,卻被夜蛾正道製止:“行了,先讓逐月下去坐著吧。”

卻不想禪院逐月走下講台之後直奔五條悟的位置,對著五條悟輕輕地笑:“悟君……”

禪院逐月的話還冇說完就被五條悟打斷了:“所以,你來乾什麼?我記得我來高專之前告訴過你。不準追來高專的吧?”

夏油傑愣住了,他從來冇見過這樣子的五條悟,這一刻他終於將咒術界人口中清冷孤傲,不近人情的神子形象與五條悟結合起來。

“……”禪院逐月低下頭,輕咬下唇,過了好一會兒,她纔再次開口回答道:“是五條家三長老送我來的,想讓我們培養培養感情。”

五條家的三長老是五條悟最不喜歡的那一類人,一個典型的老頑固,眼中總是夾雜著精明的算計。

“他讓你來你就來?那我讓你不要來高專,你怎麼不聽我的?”五條悟輕嗤一聲冷笑道。

“……我……不是……”不是這樣的……我隻是……想你了。

禪院逐月的話還冇說完,就被五條悟打斷:“算了,無所謂了……你愛待在這兒就待吧,反正你總是聽那些老橘子的話。”

說完這句話,五條悟不顧還在上課,徑直離開了教室。

“無所謂了……嗎?”禪院逐月望著五條悟離去的背影,心中在想什麼,隻有她自己知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