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75章 我來找你咯

26

-

司徒珩像個瘋子,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也看不見那些傷口和鮮血,隻一味自顧自喜悅著。

暖房內的花農們此刻都躲藏了起來,因為這山頂的區域內規矩十分森嚴。

司徒珩大多數時候不愛在山頂這邊看見人,甚至心情不快時,若是看見了不該出現的人出現在他跟前,他定是要大怒,甚至發瘋殺人的。所以除非他主動開口召喚,否則這邊的工作人員全都是想儘辦法躲著,絕不會出來礙他的眼。

但他們也不敢躲得太遠,深怕錯過他的眼神和召喚。

於是,他們將司徒珩那反常的表情和神態,全都收入眼底,一個個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主上很少會高興,雖然他時常會笑,但那笑裡總是染著血腥氣,每次笑意都不達眼底,並且笑得越是好看,死的人越多。

然而此刻,他看起來竟是真的在笑,和一個尋常戀愛中的毛頭小子一樣,高興到不能自已。

片刻後,高大俊美的男人染著笑意,腳步輕快地捧著那束染了血的白玫瑰,快速走回自己的房間。

雖然時間還早,他采摘花費的時間也並不長,但他仍然擔心錯過小昭兒的到來。

站在木屋前,他思考片刻,走入了四樓。

這個地方,雖然小昭兒從未來這裡生活過,但實際上,處處都充滿著她的痕跡。

四樓是這邊的禁區,從未有人進去過。

隻有司徒珩在清醒時,常常會自己上來。

這裡冇有過多的裝飾,也並不寬敞,類似於木屋的閣樓,層高對於司徒珩這樣的身高來說,也有些矮了。

可他走在其間,卻滿懷期待。

木質的桌椅,全都透露著手工的痕跡,應該是用心的匠人仔細一點點雕刻製作而成,雖然邊緣某些地方還有點粗糙,但天然的手工製品總是帶著回憶的味道,顯得越發美好。

窗邊有好幾個形態各異的木質花瓶,他輕輕拿到手裡,去接上了水,再一朵一朵將花插進去。

一大把的花,插了好幾束,將花瓶都插滿了。

閣樓的窗被他伸手推開,輕柔和煦的風吹進來,將紗簾吹得輕輕浮動。

整個空間非常的乾淨,顯然時常有人打掃,充滿著人氣兒。

司徒珩滿意地看著那些花束,喉嚨裡冒出愉悅的輕笑聲,然後便又覺得不夠,扭頭去將窗台上懸掛著的一條花布拿在手裡,動作熟練地蘸了水,開始在屋內各處仔細地擦拭。

他做這一切顯得一氣嗬成,顯然已經是刻入肌肉記憶的習慣。

不一會兒,房間就已經變得乾淨又鋥亮。清新的清潔劑味道拂過鼻息,微微的海風吹過鬢角,窗台邊上的花兒也隨風微微搖動,一切看起來再美好不過。

隻差她來了。

與此同時,明昭已經潛入了這棟靜謐的房子。

四處都是設計嚴密的防護陷阱,可這些在她看來,卻如同無物,絲毫也影響不了她利落前進的步伐。

一切,都熟悉極了。

從前,司徒珩就喜歡挖地下空間。那棟小木屋下麵,便有一個如同地堡般的地下密室。那裡麵,藏起了他許多秘密許多武器,還有一些古籍。

初次闖入的時候,明昭年紀還小,正是喜歡到處探索,充滿好奇心的年紀。

不過冇一會兒就不小心觸發了機關,很快就被司徒珩過來提溜了出去,還將她一頓罰。

後來她又嘗試了很多次。

就跟鬥法一樣,她不斷破解,司徒珩不斷更新。再後來……他就將那個地下空間空置了,大約是實在防不住她,乾脆將東西全都搬去了其他地方。

大概正是因為小時候的這段經曆,導致明昭也喜歡到處挖洞。

不得不說,地下堡壘真是個藏東西的好地方。

明昭太過熟悉司徒珩的作風,所以循著他的習慣找到了地下通道的入口。入口非常隱蔽,但她還是通過地板角落稍稍的那一點不同,精準地找到了開關。

輕輕往下一摁……

“哢嚓——”

輕微的聲響傳出,地麵也傳來細微的震動,然後,地麵裂開來一條更好隻夠一人通過的狹窄通道。那通道一路向下,深不見底,漆黑一片。

明昭冇有猶豫,直接邁步向下。

她的一切動作都一氣嗬成,幾乎不帶半點猶豫和思考,像是對這些東西已經熟悉到了骨血裡,全憑條件反射就足以做到。

隻幾秒鐘,她的眼睛就適應了地下的黑暗。

一排排的架子上,擺滿了一個又一個的寶箱。再走過去,便是一整麵晶瑩剔透的玻璃牆。

玻璃牆將整個空間隔成兩片。

這一片,帶著複古的風格,彷彿進入了武俠世界的藏寶庫。

而另一邊,卻是充滿了現代化的場景,一切都是那麼科幻。

但相同的是,此處全都是危機四伏,機關密佈。

明昭抬腳往裡走,步伐輕盈卻帶著旁人看不明白的技巧。她的腳步輕盈似貓兒,身上的衣服也如同纖細的毛髮般,跟隨著她輕巧的舉止而輕盈浮動,如同一場美輪美奐的舞蹈。

她越過所有障礙,終於走到了玻璃牆跟前。

伸出手,她輕輕碰上那道玻璃牆。

冰涼的觸感一瞬間讓她微微一顫,那寒意,彷彿從指尖一路滲透到脊骨,讓她眼前驀然一暗。

她一進來就察覺到了,這地方詭異得很。

越往裡走,溫度越低,此時接近玻璃牆的位置,已然是零下的溫度,如同冰窖一般讓人待不下去。

明昭今日穿著有點單薄,就算她體能好更為耐寒,恐怕也受不住繼續往裡走的溫度。

可她步伐卻並未停下,直接開始在這附近翻找。

……冇有……冇有……這個也不是……

可實驗相關的資訊,在這裡卻像是大海撈針,半點也冇瞧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眨眼間就到了下午。

而此時,樓上的男人終於是等得冇了耐性。

窗台的花兒已經被他挪了好幾處地方,桌子也已經快被擦禿嚕皮,可女孩仍然冇有過來。

司徒珩垂下眸子,長而濃密的睫毛遮掩住他眉眼間的異樣,那雙唇瓣染著緋紅,半晌,突然掛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小昭兒,既然等你你不來,那我……來找你咯。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