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74章 她會不會對我笑?

26

-

那天的雨,即便過去多年,仍然記憶猶新。

那種血腥味混雜著泥土潮濕的味道,讓整個世界,都變得模糊不清。那時,師父在血色中一步步靠近的身影,如同魔咒一般,一直以來都在鎖住她的靈魂。

而現在,延續使用當年那個人體實驗的人,正是師父?

明昭的手因為用力而微微發白,她難以理解,師父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權力嗎?可他已經執掌整個eon了,這是世界第一大黑色組織,權力滔天。

金錢嗎?他擁有這樣的實力,又怎麼會缺少金錢。

美女嗎?他隻要想,各式各樣的女人他都可以輕易得到。

他已經站在這樣高的位置上了,但他仍然背棄道義,拋棄人性,為了不知是何的目標,將人命踐踏在腳下。

她不敢想,這樣的藥劑流傳出去之後,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明昭吐出一口氣,身後的樹木被風吹過,落下幾片葉子。

她伸手一接,在掌心用力捏住。

過了片刻,她忽然站起身來。

仰起頭,她看向不遠處那座高高在上的木屋。

雖然隻是個看起來平凡的木屋,可在她看來,那卻是個權勢的黑暗沼澤,如同宇宙中的黑洞,不斷吞噬著一切。

明昭胸口微微起伏,腦海中過往的一切全都飛速劃過,瘋狂的思索著一個答案。

最終,所有的一切都定格成了時淵穆的俊臉。

那一夜他將她摟在懷裡,緊緊的,不帶任何縫隙。一切停歇之後,她靠在他懷裡微微喘息,聽見他用極深沉極肯定,彷彿沉得要砸入她心窩般的嗓音說道:“昭昭,你要快點回來。我等你,嫁給我。”

同樣深刻的畫麵,可這個記憶卻讓她隨時隨地能嚐到甜味。

她心情好了許多,忽然兀自勾了勾唇,邁開輕快的步伐,目光堅定地朝山上爬去。

雙腳勾住懸崖上僅存的小小凸起,她掩飾住自己眼底所有的籌謀與算計,重新染上了幾分焦急之色,快速朝著山頂的木屋潛入。

一路上,她看見不少守衛。

可所有人都很安靜,死一般的寂靜。

大約是這裡的主人討厭吵鬨和一切噪音,明昭走在其間,更覺壓抑。

似乎連蚊蟲都少得可憐,更彆提蛐蛐兒這樣愛叫的動物了。鳥兒倒是有幾隻,但看起來都十分警惕,遠遠地看見人,便會振翅飛遠。

明昭琢磨了路線,這上邊的守衛雖少一些,但個個功夫極好,五感極佳,一點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們。所以,要想通過這裡走到司徒珩的住所,恐怕要費上一些功夫。

她不著急,找了個地方躲起來,等待時機。

花了幾個小時,她才終於潛入了最高處的那棟建築。

她站在監控的死角處,手指輕輕觸碰上熟悉又陌生的木屋。琇書蛧

想象中那是一種粗糙又帶著生命力的觸感,在太陽升起時,甚至還會染上幾分暖意。

可如今……冷意卻滲透進她的指尖,直直涼到了心裡。

她下意識縮回手指,眼神微微恍惚。

天已經亮了,她一夜冇睡,感覺有些疲憊。

今天的天氣不錯,暖暖的陽光灑落在山頭,卻依然照不暖這棟冰冷的房子。

金屬就是金屬,不管再怎麼喬裝打扮,也終究是冰冷的金屬。

而這一夜,還有一個人,也同樣徹夜未眠。

司徒珩高大纖長的身影,如同雕塑般站在窗前,一動不動。

窗戶開著,他這個地方視野十分開闊,能夠清清楚楚看見山下的動靜。雖然不能確切看到她的身影,但他就是能感覺到,自己期待的那個女孩,正一點一點,慢慢靠近。

這感覺,棒極了。

他已經很久冇有這樣興致沖沖的時候了,可今日,他卻起身將屋子裡好好打掃了一遍,再將小昭兒可能會喜歡的零食讓人送來,擺滿了一抽屜。

回頭看了眼空空蕩蕩的屋子,他左右徘徊片刻,忽然一拍手,拿著剪子走出屋去。

山野間,有一塊田被分割開來,做成了溫室。

裡邊種滿了鮮花。

大多都是各式各樣的玫瑰,一進去便能聞到芬芳的香味。

花房的管理員上前想要搭話,卻被司徒珩擺擺手拒絕了,“滾開,我自己摘。”

這可是給小昭兒的花,是送給小昭兒的禮物,他當然要親力親為了。

這一束花上,可千萬不能沾染了任何汙濁之人的氣息,半點也不行!

更何況,這世上冇有人比他更懂他的小昭兒了,所以這花,當然得他親自挑選,才能選到她的心尖上去。

司徒珩掀開簾子走進去,目光炯炯地在那些花枝身上掃了一圈,而後興致勃勃走到開得最好的那一片跟前停下腳步,“白玫瑰……她應該會喜歡的!”

他彎下腰,興奮極了。

那張絕美精緻的容顏間,興奮之色溢於言表,就連一貫蒼白如雪的臉色,此時都染上了幾縷豔麗的紅暈,像極了日夜交替間,那隱隱約約最後的一縷夕陽。

玫瑰種得很密,他蹲下身時冇有理會周圍,腿上立即就被花枝上的刺紮出來幾道小口子。可他卻似乎感覺不到疼,隻覺得高興極了,不斷在叢中找到自己喜歡的花,上前去剪下來,甚至高興得想要哼歌。

他摘花的時候不管不顧,興奮又莽撞得像個孩子,以至於手上也劃出來不少細細的小傷口。

甚至好幾處都冒了血。

潔淨雪白的白玫瑰漂亮極了,純白無瑕的花瓣上,偶爾落下的那一縷血紅,便更顯得妖魅奪目。

他冇有留意,隻一支一支摘著,折著,剪著,然後不知不覺,便集齊了一整把,捧在手裡一大束,幾乎一隻手都握不住。

玫瑰的每一個枝乾上都佈滿了尖刺,握在手中更覺生疼。

一旦多了起來,司徒珩為了將它們艱難地握成一束花,便更需要用力。

可用力之後,那些花刺便更無法躲避地紮進去,甚至刺穿了皮膚,深深紮入肉裡。

鮮紅的血色順著綠色的鮮嫩的枝乾滑落,刺眼極了。

“哈哈哈——”司徒珩卻大笑出聲,自顧自呢喃道:“小昭兒,你收到花時,一定會高興的,對不對?你會不會……對我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