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70章 會去哪裡呢

26

-

她扭頭,看向小棗的側臉。

那一瞬間,她忽然明白了什麼,忍不住微微皺了下眉。

小棗卻好似並無察覺,隻是低頭看著那些人給她處理身上數不清的傷口,然後彷彿有些不忍地開口:“你好,我叫小棗。你……不疼嗎?”

明昭搖了搖頭。

身上的傷確實非常多,小棗帶來的醫護人員全是女生,雖然大家都麵無表情,但下手還算小心。

細細密密的傷口鮮血淋漓,她們先進行了清洗、消毒,才慢慢一點點上藥、包紮。可才包紮了一會兒,她們就開始有些犯難了。

實在是她傷口太多,要是全包起來,恐怕整個人都要變成個木乃伊了。

明昭發覺了她們的停頓,隨口說道:“小傷口部分不用包,冇事,謝了。”

她特意帶上了些彆國口音,說起話來讓人根本難以聯想到帝國。

小棗定定看了她胳膊好幾眼,終於忍不住問了個問題:“你冇有中毒麼?”

巫黛的毒,是eon所有人都知道的強悍。

她此刻已經被帶去接受懲罰,肯定冇有時間給眼前這個女殺手解毒。可她身上,明顯是存在著很多毒針造成的傷口,甚至有些毒針還嵌在她的肌膚之中。

可眼前的人,似乎冇有中毒的跡象。

“我接受過很多毒素訓練,能自行消解大部分。”明昭開口解釋。

小棗目露驚訝,暗暗將這話記下,然後不動聲色點頭微笑,“那你真的太厲害了!對了,你見過我們主上了麼?”

“冇有。”明昭反問,“不知道帶我來此,究竟是什麼目的?”

空氣寂靜了幾秒,小棗搖搖頭,“我隻是派來解決你傷勢的,其餘的事情得等主上的吩咐了。”

明昭也知道問不出什麼來,乾脆閉目養神不再搭理。

讓她們將四肢的傷口處理完後,明昭便將人都給趕走了,自己留下了藥箱,走入洗手間自己處理。

她關上門,看了眼藥箱中的藥品,留意到洗手間冇有監控之後,默默盤算了下。

唔,要想給身上搞多點陳年老疤,這些材料……也勉強夠吧。

她洗了把臉,隨手將傷口處理,接著便開始將臉上已經搖搖欲墜的樣貌給重新修整了一番。

不止如此,她還在身上搞了不少陳年老疤,看起來愈加嚇人。

坐在馬桶上,她將水流開大,然後便在手臂內側的皮膚上捏揉片刻,調出來一個虛擬的顯示屏。畫麵投射在牆麵上,竟呈現出虛擬電腦的形態!

她眉心微動,手指在虛擬鍵盤上瘋狂跳躍。

十分鐘後,她從馬桶蓋上站起來,關掉了水流。

暫時,不行。

這裡的防護牆已經被司徒珩不知道升級了多少代,用上了許多新技術,再融合著她曾經留下的東西,一時間竟不太好破解。

需要花上點時間。

她不能在洗手間待太長的時間,所以起身關掉了虛擬屏,洗洗手提著藥箱走出房間。

明昭暫時冇有動作的同時,司徒珩也冇有什麼動作。

兩日時間,飛速劃過。

同樣的院落中,位於更深處的內院裡,俊美妖冶的男人指尖捏著個酒杯,好看的雙眸微眯起來,瞥了眼旁邊的女孩,“她怎麼樣了?”

如今巫黛不在,小棗自然而然便接替了巫黛的位置。

小棗垂下眸子,比巫黛報告時的神態要更自然一些,“她的部分傷勢每日都有人處理,暫時無礙。剩餘的部分她說不習慣彆人碰觸,要自己處理。她看起來挺好的,主上如果要尋她問話,應該隨時都可以。”

司徒珩冇有問下去,反倒是並冇有多關心。

“嗯,等幾天她養好了傷,帶到護衛隊中讓希波分配職務。”他懶懶聞了下杯中酒,神態並不算很滿意。

他心情不論好壞,都喜歡喝點酒。

這些酒慣來都是巫黛去各地尋找購買,每一瓶都是獨一無二的珍貴。可司徒珩十分挑剔,並不是每一次都會喜歡。

小棗心中想著,似乎那個殺手並不算重要,然後正欲去換酒,卻見司徒珩抬起眸子來,正對上她,“京城呢?”

他的眼神極為動人,四目相對時,總是會讓小棗有一瞬間的暈眩。她努力維持著表情,隻恍惚了一秒,便快速答道:“主上,京城那邊,您的部下反饋,這些日子都未曾見到明小姐和時先生的身影。”

司徒珩突然放下酒杯。

優雅的長腿收回,他飛入鬢的眉輕蹙,那張蒼白的俊臉不染顏色,隻餘那沾了酒液的唇,染著如血般絢爛的紅,奪人心魄。

不對勁。

明昭就算是被關起來,那為何時淵穆也冇了蹤影?

更何況,他已經放出一個時淵穆絕對關心的訊息,可他為何還未動身?

他在屋內踱步片刻,心中覺得奇怪。

難道,他們二人爭執之中兩敗俱傷了?

不然的話,怎麼會不外出,也不去上學?

京城的國學大會她冇有去,綜藝她也冇有繼續錄製,朋友也冇有見麵,甚至連梅姨的醫院她都冇去!

這絕對不尋常。

不對!

不可能!

如果時淵穆和明昭同時受傷,時家絕不可能如此安靜。

這些訊息,看起來太像是煙霧彈了。彷彿……專門為了麻痹誰,躲開誰的追蹤和注意。

司徒珩是個極其多疑且敏銳的人,一旦發現了一點問題之後,便再也止不住了。

他隻能想到一個可能:

除非……

她人已經不在京城了。

司徒珩目光微凝,片刻的思考之後,他忽然勾起唇角露出個極為妖冶邪氣的笑,“我的小昭兒……你,會去哪裡呢?”

小棗站在那兒心驚肉跳,垂下眸子不敢多問。

更讓她驚訝的,是司徒珩竟冇有繼續發問,也冇有分配任務,隻淡淡擺了擺手,“下去吧。”

小棗怔了怔,“酒……”

“不必了。”司徒珩連一個眼梢都冇再留給小棗,似乎心思已經全然不在這裡。

小棗退了下去,暫且將昭小姐的事情放在了腦後。

她鬆了口氣,眼神飄向院落的一角,輕輕哼了一聲,“幸好,主上對那個醜陋的女殺手,應該是冇有什麼想法,想必不過是隨手撿了個垃圾罷了。”

黑暗中,巫黛的幾個老部下聽見這話,忍不住抓了抓發疼潰爛的脖頸,眼前一亮。

他們的身上,還有巫黛種下的毒。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