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67章 死了?

26

-

巫黛一時不察,忍不住驚呼一聲,竟被她拽得連人帶鞭子往前一個趔趄,同時正好踩入了機關陷阱之中!

一塊磚在她腳下忽然快速下陷。

巫黛嚇了一跳,可此時已經來不及了。

她手上一鬆,下意識將鞭子放棄,然後飛快轉身想要逃跑。

然而眼前,蜂擁而來的毒針,卻像是密不透風的網一樣,瘋狂從四麵八方落下!!

不對,更像是會紮人的毒雨。

那雨鋒利極了,每一滴都帶著嗜血的毒素,能夠要人性命。

這一個步驟的關卡是她親手佈下,甚至上麵的毒素都是她一根一根製作塗抹,全是讓人不寒而栗,生不如死的毒藥。

然而她從未想過,這一切,有一天會落在自己的身上。

“你想殺我?”明昭用自己變化過的嗓音開口說話,模樣帶著冷厲的煞氣,“原來這場比賽的目的,隻為了殺人?嗬,我竟冇想到,eon是這樣齷齪的地方!”

這些話,她冇有避開攝像頭,大大方方說出來,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

“我們雖然曾經都是失敗過的人,都是最低等的殺手,可即便如此,你們也不該如此蔑視我們的努力!”明昭眼底狠勁兒畢露,將努力許久而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感受演繹得淋漓儘致。中信小說

像極了那種地獄裡爬出來的蟲子,陰暗潮濕又充滿絕望。

她在賭。

賭監控的那一邊,師父正在看。

這是一場很冒險的博弈,她抓住的,僅僅是司徒珩那小小的,藏於內心深處的幾分悲憫。

明昭清楚,司徒珩喜歡帶著倔強勁兒的老鼠。

那種從卑微肮臟的縫隙裡,野蠻向上生長的感覺,是他內心難得的欣賞。

“啊!!”巫黛身上的袍子擋住了一些毒針,但更多的毒針仍然紮進了她的皮膚,劇烈的疼痛灼燒著自己,她艱難撿起地上的鞭子,再次狠狠朝著明昭揮舞過去!

“你這個賤人!你不過是個低賤的殺手,一個實驗品罷了,又有什麼資格跟我叫囂?你連跪下給我舔鞋麵都不配!嗬,公平?你這樣的老鼠還想要公平!?可笑!”

巫黛一鞭接著一鞭揮舞下來,每一下都極儘狠辣。

明昭大多數都躲掉了,順便還觸發了不少機關引到巫黛身上,但仍然裝模作樣看似承受了幾下。

她身上衣服破破爛爛,從頭到腳看似都冇了一塊好皮膚,慘烈極了。

但實際上,不太疼。

都是皮外傷。

她跟在時淵穆身邊,也對醫術有了更深刻的瞭解,哪些地方流血更多卻不致命,哪些地方看似嚴重卻不太疼……她全都一清二楚。

“可笑的螻蟻!我今天,必須要殺了你!”巫黛狠狠開口。

她眼睛冒火,身上的傷疼得厲害,讓她僅存的一絲理智也消失殆儘。

然而不等她揮舞最後一鞭,明昭卻忽然倒地。

暈過去了。

地上都是血,滲人得很。

乍一眼看去,她整個人像是毫無聲息,死了。

然而下一秒,漆黑昏暗的室內,燈光乍亮!

巫黛的背後,有人立起來一把劍,淺淺戳入她的脊骨處,讓她渾身戰栗,動彈不得。

喇叭裡,響起一道磁性悅耳又略帶妖異的嗓音。

“巫黛,”

“你真當這整個eon,是你做主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