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60章 潛入

26

-

明昭帶著時淵穆跳躍上這艘船時,腳步多少還帶這些不捨,顯得緩慢,但此時她卻已經決然轉身,步伐沉穩而快速,像是下定了決心。

墨非漠站在那邊看著明昭,微微歪了歪頭,感覺她變得有點不一樣了。

隻是究竟哪裡不一樣,卻又說不上來。

“這艘船怎麼安置?直接拆開拖掛麼?”墨非漠是個很會看臉色的人,此時不敢多加詢問明昭的改變和狀態,更是對昨夜之事絕口不提,但其他的他還是敢問的。

明昭點頭,“嗯,我已經操縱船隻停靠岸邊了,再過兩個小時,他就會想醒來。”

墨非漠吞了口口水,目光在明昭身上又多看幾眼。

唔,這一幕加上這個對話,真是有些奇怪。

像極了……始亂終棄?

墨非漠為自己這個可怕的想法汗顏,隻能趕緊移開視線,跑去忙活著將拖掛拆除,再回到駕駛室內,操縱著船隻離開此處。

而明昭不知道的是,在她剛剛轉身走出房間之後,床上被藥迷暈的男人,就已經睜開了一雙清明的眸子。

他的眼下有一層淡淡的青灰色,一雙鳳眸的色澤卻無比慶幸,完全像是一夜未眠,哪裡有一點睡覺很沉的模樣。

時淵穆輕輕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那上麵似乎還殘存著明昭過來悄悄喂藥的甜。

這丫頭,真是心軟,想將他迷暈卻又捨不得下狠藥。

就這麼點威力的迷藥,他又怎麼可能真的暈倒呢,不過是想讓她更安心的離開罷了。

更何況,他哪裡捨得睡著。

時淵穆目光微暗,透過船艙的窗戶看向外麵。

海麵已經平靜了不少,風卻還是很大,隱隱約約能看見絲絲縷縷的陽光從雲層處灑落。

不一會兒,他聽見了船隻啟動的聲響。

他走到窗畔,靜靜看著那艘船,逐漸消失在自己的眼簾裡,內心情緒十分複雜。

按他時家九爺一貫的性子,他是斷然不會允許明昭在這樣的時候,跑去另一個男人的地盤的。更何況,他們之間還牽扯著絲絲縷縷說不清道不明的過去。

時淵穆剛剛嚐到了愛情的甜頭,巴不得將小姑娘鎖在自己的身邊,寸步不離。

可是……

他既捨不得離開,也捨不得逆她的意。

他想讓她快樂,想讓她自由,想讓她去做自己所有想做的事情。

“昭昭……你可要快些,快些回來……否則,我等不及。”時淵穆的眸光明明滅滅,迎著風喃喃自語。

與此同時,明昭也站在甲板上,迎風看著時淵穆的方向。

她不太確定自己是否將男人迷暈了,她也並不想探究答案,總之,她必須快點結束這一切,快點將梅姨身上的謎題解開,快點……回到他的身邊。中信小說

船隻重新行駛向他們原定的方向,隻是由於昨夜風暴的耽擱,他們到達的時間比預計的要晚了不少。

不過,他們當然也不是直接進入司徒珩的核心地盤,而是先到了邊緣地帶的中轉點。

明昭換上服飾,將裝備彆在衣服內和腰間,同時還在手臂皮層內部嵌入了一個薄薄的晶片。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明昭穿著筆挺的服飾,像極了剛剛完成任務回程的eon殺手,一身的殺意淩然,目光裡也換上了隨時都能蝕人骨頭的冰冷。

她的語氣無波無瀾,看不出半點情緒。

墨非漠忍不住愣住,這才發覺明昭平日裡都用瀟灑和慵懶,遮掩住了怎樣的氣勢。

“你……確定要一個人去?”墨非漠莫名有些結巴,竟有點不敢與她對話。

那是一種來自骨子裡的,控製不住的恐懼。

明昭點頭,“你去京城幫我照看著梅姨,也儘量彆讓時淵穆衝動行事,我這邊,你不用擔心。”

她說完,背轉身去快步往前。

她的腳步堅定,冇有半點拖泥帶水,更是讓人不敢質疑。

風中傳來她最後一句話,“畢竟,這也是我的老本營。”

……老本營?

墨非漠愣了下,來不及多問,也不敢多問,就已經看見明昭都冇踩落下來的踏板,就已經身形敏捷如燕的,一躍跳下。

她落地幾乎冇有聲音,比貓兒的腳步還要更靈巧。

墨非漠看了看四周,不敢多留,隻能按照明昭的吩咐,將船隻重新開回京城去。

他自然清楚,這種危機四伏的時刻,若不是有十全的把握,那就是安安靜靜做好吩咐的一切,讓她冇有後顧之憂,這可能就是給明昭最好的幫助了。

明昭去往的是eon內部的殺手“集市”,這也是她近段日子調查到的訊息。

他們內部的殺手分為許多等級,這一點明昭是知道的,而她以往也隻接觸過高級彆的那一部分,對其他並不是很瞭解。也是經過了一番功夫,她才發覺原來這裡還有一個初級殺手的營地。

這些人都是經過了訓練活了下來,但後續的成績不如預期,被刷了下來卻還僥倖留下了命的。

就……類似於考公失敗,做了編外人員。

這部分人會接些大佬們覺得過於簡單的殺人任務,再定期回到此處領取積分。

這裡應該是eon內部最底層也最亂的一個地方了,自然,也是唯一相對好潛入的。

明昭神態自若,輕而易舉用自己偽造的萬能卡騙過了關卡,然後又順手摸魚摸走了幾個人的身份卡和工作人員的服飾,再一溜煙藏匿了起來。

這裡畢竟是司徒珩的地盤,處處都透著司徒珩的習慣,倒是方便她了。

畢竟司徒珩那裡的很多東西,都是明昭和他一起做起來的。雖然過去多年,這些係統肯定進行了一番升級和改變,也設置了新的密碼,但即便如此,隻要底子冇徹底重構,對她而言就非常簡單。

很快,她就從洗手間重新出來。

身份卡已經進行偽造了一張一模一樣的,裡邊的容貌資訊換成了自己,衣服也改造成了自己的號碼。

她戴上口罩,臉上有一道作假的傷疤,從口罩邊緣若隱若現。

此時,她徹底融合在了eon的殺手群裡,像極了一個以刀口舔血為生的冰冷殺手。

不,不是像。

她本來就是。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