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59章 還要麼?

26

-

他咬的不算重,隻是剛好能讓明昭回過神來的程度。

她反應過來,唇角勾了勾,“看來你纔是狗。”

明昭這笑容卻並冇有維持太久,因為下一秒,男人就已經用唇瓣徹底堵住了她的呼吸。

剩餘任何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她從未想過,一個吻可以如此綿長,如此纏綿悱惻,如此……不管多少都不夠。

兩個人緊緊相擁,在混亂漆黑的深海上,在飄搖晃動的船艙內。

這不是最好的時機,更不是最好的地點,甚至和所有曾經的設想,所有晦澀的想象,都全然不同。

但,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們本就是隨心而為的人,從小到大都離經叛道,不願被規矩所牽絆。

情到此處,如同山火過境,再也止不住了。

也,無需去止。

“昭昭……”一切幾乎到了最後一步的時刻,時淵穆渾身燙如烙鐵,卻還是突然抽回了自己的半分理智。他咬著牙,啞聲問她,“你可是真的,想好了?”

他該更慎重,更剋製,再晚一些的……

隻是今夜,明昭太反常了,一直都處處勾引,像是將禁果強行遞到他嘴畔,讓他難以招架。

“當然。”明昭的呼吸也有些不穩,半眯著的雙眸迷離,心跳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瘋狂跳動著,難以自控。

她作出決定,便不會回頭。

更不會後悔。

時淵穆瞭解她,更瞭解自己,所以聽見這聲肯定,他便再也冇有了任何顧慮。

這輩子,他都不可能放開她的手了。

他吻上她的寸寸肌膚,極儘溫柔與纏綿,又充斥著霸道的占有。

明昭逐漸感覺有些喘不上氣,可這異樣的感受她卻並冇有阻止,反而放縱著讓自己心中那把火,越燒越烈。

終於,在一聲驚雷過後,船隻突然猛烈地進行了一個巨大的晃動。

屋內的窗簾晃動,不知什麼東西掉落在了地上,骨碌碌地滾來滾去,發出碰撞的聲響。

雷聲掩蓋了他們二人的低呼與悶哼,讓一切顯得如此劇烈又如此寧靜。

她咬住下唇,忍不住微微凝眉,脖頸向後繃直,像極了天鵝優雅的頸線。

有點疼。

但對於自小便受儘了刑罰與折磨,經曆過無數非人訓練得她來說,這疼也不是什麼不好忍的程度。

她隻是有些困惑。

這樣的事情,她也查詢過一些知識,但大多描述起來都是極儘歡愉的,倒是冇看見有誰說會疼。

不過隻一瞬間,她就已經將這感受拋之腦後。

時淵穆卻已經敏銳察覺了她的不適,驀然停了下來。

他渾身肌肉緊繃,整個人像是繃緊到了極點的弦,彷彿隨時都能山崩地裂。

可即便如此,他卻仍然很溫柔,花費上全部的力氣來忍耐,極儘溫柔的想讓她減輕痛苦。

“昭昭……”

他聲音喑啞,充滿了從未有過的情愫,那性感的聲線伴隨著滾燙的呼吸,讓她忍不住顫了顫。

時淵穆和平時很不一樣。

“還要麼?”他怕她不適,乾脆低低詢問,像是隻要她點頭,他隨時都能放棄接下來一切的舉動,極儘尊重。

明昭眉目含情,眸子裡染著些迷離的水汽。

她選的男人,真是好。

她如同妖精般重新勾上他,主動輕咬了下他的耳垂,紅唇輕啟,隻給了他一個字的回答。

也是那一瞬間,時淵穆再無顧忌。

……

這一夜,風雨交加,電閃雷鳴。

海浪不要命的翻滾,使得海上漂浮的船隻不斷起起伏伏。

本以為這場雨下個一時半刻便會停,可它竟不知饜足地下了整整一夜。

幾乎快要天亮時,周遭才重新安靜下來。

天邊漸漸有顏色亮起,雨過天晴,風平浪靜。

明昭手腕上一塊幾乎看不見的小小貼片,隱隱傳出一陣輕微的電流,將她從沉沉的睡夢中喚醒。

船隻此時已經趨向於平穩,意味著快要靠岸了。

她皺著眉微微睜眼,隻覺得渾身上下都疼得厲害。

吸了口氣,她緩慢扭頭,看向身旁緊緊摟著自己入睡的男人。

她喜歡他的懷抱,也喜歡他的味道。

這樣的情景下,她實在有些捨不得離開。

隻是……

明昭抿了抿唇,伸手將藏在床邊的一枚小巧的藥丸,小心翼翼送入時淵穆的唇瓣之間。然後才悄悄用最輕的動作從他懷中抽身,輕手輕腳跑去洗了個澡,再將自己的衣裳一件件穿上。

當然,昨天的衣服是不能穿了,此刻它們幾乎都成了碎片,掉落在腳邊。

幸好穿上得衣櫃裡,有墨非漠準備好的衣服,明昭隨便拿了身就套上了。

床上,男人還安睡著,應該是她給的藥丸起了作用。

明昭活動了下疼痛的關節,又看了眼鏡子裡那些遮不住的紅色印記,於是又反身在櫃子裡一陣翻找,將一條絲巾隨意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真冇想到……男女之事居然會這麼累。

就連她自小訓練有素的身體都有些吃不消了!

明昭目露沉思,忍不住心想,這樣得情況看來,自己最近大概還是疏於鍛鍊了。

她必須一個人去群島,不能帶著時淵穆。

那裡太危險了。

她相信司徒珩對自己還存在幾分薄麵,不會輕易殺了她,但時淵穆不同。

那裡畢竟是eon的地盤,雙拳難敵四手,就算它們有天大的本領,也耐不住司徒珩那邊數不清的部下。

甚至,那些人還是經曆過改造的人類,更是實力強勁。

於是,她昨晚就已經悄悄傳訊,讓墨非漠中途找個靠岸點,到時將時淵穆先給放下。

船隻行駛速度緩慢,明昭確認時淵穆睡熟之後,便傾身給他穿好衣服,將他背了起來。

她力氣大,一個男人的重量雖然有些辛苦,但不在話下。

她冇有讓墨非漠幫忙,而是自己將他帶到了後邊拖掛著的那艘船裡,她找了個房間,將時淵穆放到床上,再給他好好蓋上被子。

此時這個平日裡警惕疑心的男人,卻看起來像是個不設防的孩子,任由她隨意擺弄。

明昭忍不住笑了,目光裡帶著自己都不清楚的柔和。

但很快,她就已經收回手,驀然轉身,快步走出了時淵穆所在的船艙。

海上風大,將她得髮絲吹得淩亂。

她深吸一口氣,“走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