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56章 昭昭穆穆,朝朝暮暮

26

-

“咚”的一聲響動,與忽如其來的雷聲同時響起,讓人根本難以分辨,無人知曉。

甲板上太濕了,可男人卻在落下之後,穩穩噹噹站住了。

他身形飄忽,步伐卻是又輕巧又沉穩,簡直比天空上閃爍而過的閃電,還要更加鬼魅難以捉摸。

男人的目標似乎很明確,上了船之後,便迅速在船尾將兩艘船用繩索捆綁在了一道,而自己來時的那艘,則成為了這個的尾隨船隻,直接跟在了後邊。

他做這一切的動作十分流暢快速,隻一眨眼就已經處理完畢,再匆匆忙忙到了下方客艙。

這船不算太大,稍微一看便能看出來明昭一貫的設計風格,所以他冇有多逗留就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方向,直接下了樓梯,穿過風大雨大濕漉漉的走廊,到達了幾個房間外。

男人的目光沉靜,鳳眸微眯間閃過一抹微亮。

隻不到兩秒的時間,他就已經排除了其他的房間,鎖定了最裡邊的那間房。

就是這裡了。

這很明昭。

男人腳步不帶絲毫猶豫,直接穩穩噹噹邁步向前,藉著快速將反鎖的房門解鎖。

房間內漆黑一片,安靜極了。

本身裡邊隻能感受到搖晃的幅度,可風雨都被抵擋在外邊,顯得裡外像是兩個世界。

可他開門的瞬間,世界好像一下子變得吵鬨起來。

明昭躲在被褥下方,緊緊蜷縮起身體,整個緊繃到了極點,像是隨時都能將身邊的所有人殺掉。

可這樣無差彆攻擊的危險之下,卻藏著最不設防的柔軟心臟。

他快速將身後的門重新關上,心臟處又是疼痛又是滾燙,同時還摻雜著幾分舒緩,彷彿鬆了口氣。

對,他很慶幸。

慶幸自己跟隨她而來。

不然的話……她就要一個人麵對這一切了。

他微微張口,鳳眸裡情緒湧動,卻忽然感覺嗓子很啞,發不出聲音來。

被子是隆起的,下方藏著小小的一團,看起來像一隻無助的貓兒一般,格外惹人憐惜。

被子下的明昭思緒亂極了,她感覺自己置身在一片深不見底的海裡,海水包裹住了她的呼吸,她想要拚命上遊,卻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中信小說

她很冷,又覺得手心滾燙,想要拿起刀,或者拔出槍來。

耳畔是司徒珩的嗓音,“小昭兒,站起來啊,你不能怕血,不能怕死,你懼怕的一切最後都會成為你的夢魘,都會成為扼殺你的凶器。”

“小昭兒……你不會這麼軟弱的,對嗎?”

“這世上冇有人會愛你我的,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對抗這整個世界啊……”

“小昭兒……你不能背叛我啊。”

“他們說他們愛你……這肯定是假的!不可能!……啊?你說這是真的?嗬……這怎麼行?”

“我們是一樣的,我們都是這世上的孤魂野鬼,他們若是愛你,那我呢?我該如何是好?”

“小昭兒,我想到辦法了……”

“殺了他們,不就好了?”

“你就仍然與我一樣了。”

沉甸甸又極儘溫柔的稱呼,卻成了纏繞住她脖頸的夢魘。其實還有更多更多的細節,更多更多她自以為癒合的傷疤,此刻都像是被喚醒的深海水怪,突然全都蜂擁而至,冒出了頭,叫囂著要將她徹底吞掉。

就在這一切反覆重演,反覆將她逐漸吞噬的時候,突然,有一道堅定的嗓音穿過虛空,驟然響起。

“昭昭。”

這道嗓音比起司徒珩的來,缺少了幾分繾綣與魅惑,溫柔與妖冶,卻又多了無數堅定與沉穩,炙熱與深邃。

隻需要一聲,忽然就讓她整個人的顫抖,停了下來。

是……時淵穆。

這三個字,這個名字,早就被她刻在了心底最深處的地方,一筆一劃慎重又深刻,熨帖地被她藏好,珍重極了。

她想,司徒珩的聲音如果像極了撒旦對人類邪惡的誘惑,那時淵穆的聲音,就像極了天神對人類清冷慈愛的救贖。

“昭昭,是我,

我在,

你無需害怕。”

他說了許多的話,他明明是個話很少的人,可此時卻讓她的世界裡充斥滿了他的聲音,他的氣息,他的溫度。

明昭感覺時淵穆抱住了自己。

他身上其實有些冷,還有些潮濕,頭髮絲上也有水珠在一滴一滴掉落下來。

明明是黏膩潮濕的,可她卻逐漸恢複了溫度。

不論是四肢還是大腦又或者心臟,都像是被一把火苗突然燒起。

“時淵穆……時淵穆……”

“是我。”

“淵穆……”

“嗯,我在。”

“穆穆……”

她輕聲低喊,握成拳的手忽然鬆開,轉變為緊緊抓住他。

昭昭。

穆穆。

啊,真想和他一起,朝朝暮暮。

明昭落下淚來,微紅的眼睛裡,一串串的水痕落下,和他額間的雨滴摻雜在了一起。

外麵風暴不息雷電閃爍,船隻劇烈晃動,如臨末日。

可明昭睜開眼,卻染著無數被壓抑被藏起的深情與炙熱。

“你怎麼來了,我不是……讓你在京城解鎖盒子嗎?”明昭顯然已經恢複了意識,看著眼前濕漉漉的男人,忍不住勾起唇角笑了。

時淵穆見她恢複如常,心頭微微鬆了口氣,也若有似無扯了扯唇,俊美的容顏間閃過一抹笑意,“昭昭,我不傻。”

明昭那幾日的異常,他早就發覺了。

之所以冇有阻攔,也不過是為了尊重她的決定。

他知道,有些東西終究是需要落下一個句號,而這個句號,必須讓明昭親手去畫。

明昭的眼睛通紅,淚水彷彿不要錢一樣湧出眼眶。

她很幸福,冇有一刻像此刻這樣被幸福籠罩。

也冇有一刻像此刻這樣堅定,這樣肯定自己真的有資格擁有幸福。

是的,她不一定是非要沉在黑暗裡的鬼魅,她真的可以擁抱陽光,可以被愛,也可以……愛彆人。

“時淵穆,我……我愛你,你知道嗎?”

風雨飄搖,明昭落下的每一滴淚,都伴隨著這句話,如同烙鐵一般燙進他的血液裡。

他點頭,“我知道。”

至於他的答案,他早就對她說過了。

明昭露出個明媚的笑,心臟燙得厲害,行動也變得不受控製。

她呼吸起伏不定,忽然伸手猛然壓住他的肩,身子一翻,將高大俊美又渾身濕透的男人迅速壓在了身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