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49章 心口處的疤痕

26

-

場景很混亂,甚至於她而言有點光怪陸離。

周圍全都是醫生在左右忙碌,不停奔走,各式各樣的儀器在房間內不斷髮出警報聲、鳴叫聲,還有運作聲,人們跑動的聲音等等……

甚至,她還能聽見時淵穆鏗鏘有力得心跳聲。

明昭剛剛從夢中驚醒,所有得資訊都瘋狂湧入腦海,一時間竟讓她難以判斷虛實,更是不清楚什麼纔是最重要的。

直到……時淵穆用溫熱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

怪異混亂的一切,終於好像有人捏住了線的一頭,驟然梳理了個清楚。

明昭吸了口氣,目光趕忙停留在那張潔白的病床上。

病床上的梅姨看起來很痛苦,眉心緊皺,表情扭曲,身體也在不斷掙紮著,好像想要擺脫身上的束縛。

她張大了嘴,不知道是想要呼吸,還是想要說話。

她伸出手想要朝上,不知道是儀器讓她不適,還是哪裡不舒服想伸手碰觸。但最終,她的動作都被醫療器械們限製了發揮。

“昭昭……你……母親……為了救……”

“我的……使命……”

明昭在嘈雜的聲音中,聽見梅姨斷斷續續的聲音,像是某種夢境的囈語,並不清晰。

她的心跳卻一下子開始瘋狂加速,猛然抬起頭,從時淵穆的身上跳了下來。

她將耳朵靠近梅姨,想聽清她口中的話。

與此同時,時淵穆也立即吩咐周圍安靜下來。

人聲安靜了,但大家的動作卻絲毫冇停。

儀器雖然不再鳴叫,但運作的聲音仍然不停歇地轉入她的耳膜。

“昭昭……我必須活著……”

明昭聽清了這句,微微一怔,“梅姨,你聽得見我說話嗎?”

答案似乎是否認的。

梅姨又接著用力呢喃:“保護你,是我唯一的……唯一的使命。”

使命?

保護?

明昭有些不理解,抿了抿唇,隻能等待梅姨繼續說下去。

“等她十八歲,我要告訴她……務必將一切告訴她……”

告訴……她?

她是誰?

是指自己嗎?

“告訴誰?”明昭輕聲接話。

梅姨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聽見了,竟然回答道:“我要告訴明昭,將一切……”

“啊……昭昭……”

此時人稱似乎又變了,似乎是在對明昭說話了。

明昭知道此刻梅姨或許思緒混亂,隻能儘可能聽清楚她的話,想著以後再慢慢分析。

“昭昭,你和你媽媽,長得真的……太……太像了。”

她和媽媽長得像?

明昭聽見這話,忍不住皺了下眉。

畢竟她和周月長得並不相像,而且是身邊任誰看了,都要搖搖頭說一句“半點也不像媽媽”的地步。

更奇怪的是,明明是雙胞胎,可明以晴卻和周月很像。

大家也隻能解釋為是異卵雙胎,長得不像倒也正常。

隻是為何梅姨要這樣說?

“……保護你……是我唯一的使命……我一定要告訴你……”

梅姨又開始重複前麵的話。

明昭在旁等待片刻,就在以為可能不會有其他資訊的時候,她卻忽然聽見梅姨又開口了。

“昭昭,你的父母……”

“昭昭……”

“你父母……很愛你,很愛很愛你……他們冇有……拋棄過你……”

“你知道……嗎?”

“為了救下你……你的每一個家人,都……”

明昭的心跳驟然加快,她隱約覺得心頭有什麼怪異又熟悉的東西,飛速劃過,可一時間卻又無法捕捉。

梅姨到底在說什麼?

她的父母很愛她?

明泰安和周月嗎?這話誰聽了不覺得好笑?

明昭完全不相信,梅姨會這樣想。就算是安慰她,在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梅姨也絕對不可能再說出這樣天真的話了。

而且,為了救她?

明泰安和周月從未救過自己,明以晴更不可能。

這一切都對不上號。

可梅姨口口聲聲喊的,卻明明是自己的名字。

明昭萬分不解,手心微微收緊,才發覺自己已經出了一手的汗。

她抿了抿唇,又輕聲開口:“我的家人……怎麼了?”

又是片刻混亂的沉默,緊接著梅姨身體又微微掙紮起來,然後皺著眉十分用力地扯斷了好幾根線,終於伸手捂上自己的頭部。

她大概是頭疼。

不等明昭說話,時淵穆就已經讓人去調整梅姨身邊的儀器。

然後,才聽見她再次出聲。

“你的家人為了救你……心口處……疤痕……”中信小說

她的話語太模糊了,明昭隻聽清楚這些,中間似乎還有其他內容,她卻是無論如何也聽不清了。

這一句話說完,梅姨像是徹底冇了力氣,身子軟了下來。

她不再掙紮,也不再皺眉,似乎是重新陷入了夢境,沉沉的夢境。

明昭愣了下,看似毫無動作站在原地,腦袋裡卻像是風暴一般快速運轉著。

梅姨說過的每一個字,都如同錄像一般在腦海裡不斷重演播放,字字句句清晰得像是印刻在了那裡。

又等了許久,一直到梅姨的所有檢查結果都顯示無誤,她也依然冇有再醒來說話,明昭這才被時淵穆牽了出去。

走廊上很安靜,病房內也安靜下來。

房內有監控,時淵穆直到她的話有不少資訊,於是讓人封鎖起來,並將那部分內容發到了明昭的手機裡。

她於是低頭重新看了好幾遍。

大概就是那些話了,很多字眼即便重放,也依然聽不清楚。

“關於疤痕,我去幫你確認。”時淵穆開口。

這句話是最好查證的,畢竟明家人都在那裡,隨時都能扒開衣服找疤痕。

更何況,這疤痕的位置都已經說了,那更是好找。

明昭點了點頭,杏眸裡的色彩忽明忽暗。

她隱約知道,周月和明泰安是冇有疤痕的,但既然梅姨說了,安全起見還是查一查進行確認。

而如果,查出來的結果是否認的。

那就說明,梅姨對自己的身世上,或許知道一些其他的秘密。

拋棄……她說自己的家人冇有拋棄過自己……

家人?

她冇有過家人。

明昭的腦海裡電光閃過,竟莫名聯絡到從前的自己。

那個被遺棄在山下,被師父撿回來的自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