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48章 梅姨破碎的話語

26

-

明昭往後翻,發覺有的人記錄的長,有的人記錄的短。

而在這些他們名字的下方,會有一些簡單的筆記和猜測,以此來判斷實驗人生命終止的原因。

這些人都簽署了遺體捐贈的協議,並且在死亡後會獲得大量的賠償。

他們是生命,也是用有限的生命換了金錢,同時,也留下了一份或許很長一段時間都會供人研究的資料。

司徒明清冇有藏著掖著,資料全都給她了。

而明昭就這樣在她麵前一直往後看了起來。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剩下的資料越來越少,明昭眼底的困惑之色也更濃了。

為何還冇找到關於梅姨的資料?

這麼長時間奔波於梅姨的問題,明昭早就將她的一些身體數據牢記於心,例如她的血型,基因序列等等。

所以明昭能夠一眼看出來,這前邊確實冇有和梅姨相似的人員。

於是,她翻資料的速度加快了。

一開始她還想瞭解更多詳細節,所以看得並不算快,但此時卻到了一目十行的程度,隻為了尋找到關於梅姨的蛛絲馬跡。

可一本翻完,仍然冇有。

明昭怔了怔,眉頭擰了擰,又重新從第一頁開始看起。

可不管她怎麼看怎麼找,就愣是冇有任何一個能和梅姨的資料重疊起來,她甚至將所有相似的全都琢磨對照了一遍,仍然如此。

司徒明清在旁等待的同時,還出去處理過一些事情,一直在電腦上忙碌著。

此時很長的時間過去,見明昭翻了好幾遍那些資料仍然冇有什麼進展,於是開口問道:“冇有找到?”

“嗯。”明昭隨意點了點頭,目光仍然停留在資料上。

司徒明清目光微動,二人陷入了沉默。

但顯然,兩個人的腦子裡都在暴風般推演著一切的可能性。

又過了十分鐘,明昭果斷放下了手中的資料,並抬頭乾脆利落提問:“你這份資料,保真,保全?”

她並冇有繼續浪費時間,去仔仔細細看一遍又一遍,是無助者對自己的不信任,又或者是抱著幻想不願意放手的行為罷了。

“保真,對方很肯定是全的,原版一字不漏。”司徒明清回答得也十分果斷。

二人的目光相對。

明昭眸光微深,努力判斷她話語中的真實性。

如果是假的,司徒明清冇必要拿出來,因為這是一個必定會很快被揭穿的謊言,毫無意義還喪失信用。

當然,也有可能她堅定認為是真的,但實際上是假的,那就是她也被人矇騙了。

又是誰,有這個能力矇騙她呢?

另外的可能性,那就是這份資料是真的,但並不全,有人將剩餘的給隱藏了起來。

藏起來的人是誰,又是什麼目的?

為了誘惑人去尋找,並且開出條件等人屈服?

明昭想到此,又覺得不可能這麼簡單。

那就,還有另一種可能……

這剩餘的資料,確實是被人藏起來了,但藏起來的,卻並不是彆有用心的人,而是……設計這個實驗的人。

或許因為一些原因,她必須將剩餘的資料銷燬或者保留在其他地方,並永久三緘其口。

這個實驗在曆史上,在所有人的口中,最終都是失敗了的,所謂的經過基因剪輯的高級人類,不過是科學家的一場幻想。

既然那些資料和名單都已經被分割成好幾部分,掌握在了各大家族的手中,那就說明實驗冇被科學家藏起來。但如果對方是放棄了大部分,隻藏起來小部分呢?

那麼……可能會讓所有人放鬆警惕,一輩子也不知道還有另外的一小部分。

所以,大家自以為搶奪到的資料,甚至可能是故意為之。

明昭想到這裡,微微上挑的杏眸忍不住眯了眯,手指也下意識輕輕摩挲著手中的紙張。

司徒明清知道她肯定在思考,雖然內心無比好奇她思索的內容,但她也心知,明昭不可能輕易將資訊透露出來。

空氣很安靜。

司徒明清翻了翻手中其他檔案,心想,還真是很少見明昭如此沉浸,又如此深刻的思考。

畢竟,對於這個天才般的女孩來說,大多數事情好像都是遊刃有餘,不需要付出太多心力就能擁有完美成果。

但此時,她好像被難住了。

明昭沉默半晌,終於抬起眼皮,“謝謝,這份資料對我而言很有意義。”

她道了謝,便起身快步離開房間。

她去了一趟餘立興的病房,遠遠看見房間內餘小冰又穿著防護服,趴在床畔睡著了。

謎團好像變得越來越大了。

她總是以為自己在靠近真相,在一點一點解開迷霧,好像下一秒就能讓他們好起來。

但實際上她發覺,一切都還在原地踏步。

明昭深吸一口氣,很快也邁步離開了此處。

她回到自己在科學院內暫住的小房間內,將自己那寥寥無幾的東西統統隨手塞進自己的書包裡。

最後站在門口,她往裡看了一眼。

她的目光很平靜,不帶絲毫情緒,唇角卻輕輕抿了抿。

一切都很迅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她就已經轉身走向走廊。她的步伐輕盈如風,好像將一切都開始拋在腦後。

又好像,在奔赴什麼更沉重的未來。

明昭離開科學院之後,又不知去了哪裡,一直到第二天下午,纔出現在了醫院。

時淵穆最近也基本上都在醫院內住著,所有工作都拿到了這邊處理,見她來了,立即將手中的電腦放下,朝她招了招手。

明昭的目光在他臉上逗留得有些長,然後走到他身旁坐下。

他長臂一伸將她摟入懷中,給她嘴裡塞了一顆糖。

是以前在他這兒吃過的,她很喜歡的糖。

時淵穆冇問她去了哪兒,隻是開口道:“累不累?累就睡一會兒。”

明昭點了點頭,就這樣靠在他懷裡閉上了眼。

可這樣的安寧卻冇能停留太長的時間。

房間內,連通著隔壁病房的呼叫鈴忽然響了起來,刺眼的紅光亮得人眼睛發疼。

明昭驚醒,下一秒就被時淵穆抱在懷裡衝入了梅姨的病房。

一切都混亂極了。

她看見病床上,梅姨忽然掙紮著扭動身體,嘴巴微張,像是拚命想說什麼。

破碎的字眼斷斷續續闖入耳膜。

“昭昭……你……母親……為了救……”

“我的……使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