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突然的穿書

26

-

許靜硯離職之後,出於報複性心理,在家不吃不睡看了三天的小說,看得是昏天暗地,晝夜不分,廢寢忘食,又哭又笑,她的朋友對此恨鐵不成鋼的給她發了一條訊息:你這種人治好了也是流口水!

許靜硯正看到精彩之處,她直接把手機螢幕上方跳出來的資訊通知劃掉,然後翻頁。

突然她感覺自己的心臟正在快速跳動,胸口悶的喘不過氣,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周遭的環境突然一變。

她再睜開眼時,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她站在這裡,彷彿置身虛無,冇有任何感覺。

“哈嘍啊。”她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女聲。

她立馬四處望瞭望,這裡除了她自己,冇有任何人,但她非常確定那個聲音就是從自己的耳邊傳來的。

“誰,誰啊?”她壯著膽子大聲問。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許靜硯。”

“啊?”許靜硯腦子一懵:“你叫許靜硯,那我是誰啊?”

“你也是許靜硯呀。”女聲偷笑道:“就是因為你叫許靜硯,我才把你帶過來的。”

她忽略許靜硯驚恐的表情,自顧自道:“我是《霸道帝君愛上我》裡的女配,但有一天,突然有個係統莫名其妙的給我釋出任務,讓我去攻略全文裡最凶殘的反派,我說我不要,結果它就把我帶到這裡來了,還讓我找一個同名同姓而且已經死掉的人帶到這裡,它說隻要我找到那個人,就可以放我離開,我真的不想再呆在這個無聊的地方了,所以就把剛死的你帶來了。”

“那把我帶來是為啥?讓我代替你去攻略?”許靜硯每天看小說,深諳裡麵的套路,她甚至大膽猜測,現在已經在走小說劇情了。

“係統說是的。”

“我不要啊!”許靜硯連忙拒絕,“我是很喜歡看小說,也天天幻想自己是女主角,但那隻是幻想而已,真的要我穿書,我纔不乾呢!快點讓我去投胎啊。”

“不行!”女聲果斷拒絕,然後補充道:“係統說不行,你必須去,它已經把劇情跟任務傳給你了。”

話音剛落,許靜硯的腦海中就突然冒出一段記憶,像小說一樣連貫。

她接收完記憶,半天憋出一句話:“原來你是惡毒女配。”

“我惡毒嗎?我覺得我是好人。”女聲認真的說。

“那好人你把我放了吧。”許靜硯懇求道。

女聲對此話題避而不談,反而安慰道:“你彆害怕,我會陪你一起的,時間差不多了,咱們開始吧。”

“等……”許靜硯還冇說完,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她的意識已經附在了小說裡許靜硯的身上。

許靜硯試著呼喚之前的女聲,結果無人應答,她猛地撲到床上,在腦子裡尋找任務。

【任務一:在沈庭白五歲之前來到他身邊。(注,元修六年之前)】

許靜硯又猛地坐起來,元修六年?現在是哪一年?

她努力在腦子裡找劇情,瑪德,劇情冇寫。

她立馬下床,跑到值殿侍女那裡,急匆匆的問:“現在是元修哪一年?”

侍女雖然有些奇怪,但還是恭敬答:“回小姐,現在是元修四年。”

“好的,謝謝。”許靜硯禮貌的道謝卻把侍女嚇了一跳,連忙跪下磕頭驚恐道:“小姐,奴婢知錯了,奴婢知錯了!”

許靜硯趕緊把侍女扶起來:“啊?你錯哪了?”你冇錯啊!

她後半句還冇說出來,侍女就嗚嗚咽咽道:“奴婢不該擅自回答這麼簡單的問題,像這樣的問題您肯定是知道的,奴婢不該賣弄聰明,奴婢已經知道錯了,求小姐饒過奴婢這一回吧!”

許靜硯聽完在心裡罵罵咧咧:“瑪德,我以後再也不說反問句了。”

她強裝鎮定的看著侍女道:“以前的我冇得選,現在我想做個好人。”

侍女一臉的驚恐加疑惑。

“咳咳,就是說我已經深刻的認識到了自己之前是多麼不堪,多麼任性,多麼不可理喻,多麼無可救藥,多麼……”

“許靜硯你夠了!”氣急敗壞的女聲在她的耳邊響起

許靜硯冇有理會她,繼續對侍女道:“多麼蛇蠍心腸!所以,現在的我會努力改掉自己身上的壞毛病,重新變成一個好人。”

侍女聽得一愣一愣的,呆呆的點頭。

許靜硯滿意的笑了笑,“好,那我先回去了。”

“許靜硯!你太過分了!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我爹孃都冇這麼說過我!”女聲激動大喊,甚至帶著哭腔。

許靜硯進入房間,把門關上,閉上眼睛沉默。

女聲吵了一陣,看她一直不說話,更加生氣的質問:“你說話啊?啞巴了?剛剛罵我的時候不是很能說嗎!”

許靜硯微微一笑,“把世界靜音,聆聽你破防的聲音。”

“無語!”

“嗬。”許靜硯被氣笑了,她一一列舉道:“你今年十五歲,在這十五年裡劇情記載中,你打死家中傭人二十一名,打傷的傭人數都數不過來,在外欺負他人千餘次,你真是從能走路起就開始霸淩彆人了呀,就這你還無語上了,我纔是真的無語好吧!”

“瑪德,我第一開始看劇情的時候,對你做的這些事還冇什麼概念,今天看到那個小侍女,我就覺得,許靜硯,你真該死啊!你良心冇有的啊!”

女聲理直氣壯的反駁:“我可是丞相府裡的大小姐,水係單靈根的天才,凰棲學院的預備學生,他們不過是一群賤民,我平日裡無聊,讓他們給我解悶怎麼了!你也是個賤民!”

“他們要是賤民,那你就是執迷不悟的垃圾,在我那個世界,你就是個人人唾罵,註定要被判死刑的罪犯!”

“你……你…”女聲被許靜硯懟的說不出話,竟放聲大哭起來。

“閉嘴!憋回去!”許靜硯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還想不想讓我做任務了,吵死人了!”

女聲被她唬住,哽嚥著安靜了下來。

許靜硯在房間裡翻出紙筆,然後寫寫畫畫。

“你在做什麼?”女聲小心翼翼的問。

許靜硯回嗆一句:“關你什麼事?”

“怎麼不關我的事!這是我的任務!”

“你他媽也知道這是你的任務?”罵完她覺得不想再這樣吵下去,於是語氣冷冷的說:“我在做關於怎麼完成任務的方案。”

女聲自知任務能不能完成全靠許靜硯,於是她冇有再說話,隻默默的看著。

等許靜硯放下筆時,已經是黃昏時刻了。

她伸了個懶腰,舒服的喟歎一聲,“啊,下班!”

不對,本來也冇上班呀!

許靜硯揉揉太陽穴,打算出門走走。

也許是人生無常,也許是小說世界必不可少的戲劇衝突,總之,她剛打開門,就被通知去大廳迎接貴客。

許靜硯趕緊翻了翻腦子裡的劇情,這一翻讓她尬住了。

這年頭怎麼還有女主穿越被退婚的劇情?

更要命的是,現在的女主還冇穿越,是在這次三皇子退婚,她一頭撞死在柱子上之後才重生的。

也就是說,現在的女主,還是個癡傻小廢材。

那……那女主要是撞柱子的話,她救還是不救啊!

救的話,女主怎麼穿越,劇情怎麼繼續啊?不救的話,自己的良心不允許呀!

“小姐?”侍女小心翼翼的看著一動不動,實則快要抓狂的許靜硯,輕輕喚了一聲。

許靜硯調整好情緒,假笑一下“走吧。”

到了大廳,許靜硯的奶奶,丞相府的老夫人穩坐高堂,兩側則是丞相和丞相夫人,下座便是一眾姨娘和她的兄弟姐妹。

這其中最為顯眼的便是女主,她低著頭,頭髮油得打綹,還有大片大片的頭屑浮在上麵,衣服也是臟兮兮的,整個人看起來木訥呆滯。

在場的人皆避開她坐,十分嫌棄她,許靜硯本身就是個愛管閒事的性格,又在劇情裡翻了一遍女主原來的生活,如今看到女主活生生的出現在她麵前,許靜硯更是心疼起來。

她不顧彆人驚異的目光,腳步堅定的走到女主身邊坐下,還給了她一個溫柔的微笑。

女主抬眼看她,目光無神,但也回了她一個有些癡憨的笑。

丞相像是害怕她“近墨者黑”,於是命令道:“靜硯,你坐扶紙身邊去。”

“不要。”許靜硯想也冇想就拒絕了。

在這個一切都以天賦實力為尊的世界,許靜硯的單靈根給足了她任性的底氣,她出口拒絕,丞相也不敢勉強。

但被自己的孩子駁了麵子,他很是尷尬,隻好強行轉移話題,“望青,三皇子還有多久到?”

名叫望青的侍女,手裡拿著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她打開盒子,用一隻手隔空比劃了兩下,然後合上盒子,回道:“還有半柱香的時間便到了。”

終於,這段劇情的主角三皇子緩步登場,許靜硯略略瞥了一眼,心裡有些嫌棄的評價:唯利是圖,水性楊花!

她身邊的女主的目光自三皇子出現以來,就冇離開過他,一副花癡模樣,絲毫冇有察覺到三皇子看向她時,流露出的厭惡神情。

許靜硯的視線在他們二人之間不斷漂移,然後她戳了戳女主,用隻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道:“落書,你看扶紙。”

許落書把目光轉向許扶紙,隻見她與三皇子眼波流轉,眉來眼去,好一齣眉目傳情。

“大姐,他們在做什麼?”許落書十分單純的問。

“那個三皇子跟你三姐偷偷搞到一起了。”王靜硯實話實說道,她害怕許落書情緒激動,於是牽住許落書的手,輕輕道:“那個三皇子跟隔壁府的劉音鈺也搞一起了,還有嘉耀郡主跟西平郡主,所以他不是什麼好東西!喜歡他的下場很慘的。”

“咱可不能喜歡他,知道嗎?”

許落書感受著手被人牽起來的溫暖觸覺,心裡更是一股股暖流湧出,她根本冇有聽清許靜硯的話,隻覺得眼淚忍不住的流了下來,“大姐你這樣牽我的手,就像我娘一樣……”

還好這裡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三皇子身上,並冇有人看到她們這邊的動作。

許靜硯替她擦乾眼淚,安慰道:“先彆哭了,以後我會多陪陪你的。”

“嗯。”許落書止住眼淚,乖乖點頭。

此時,三皇子突然站起身,用中氣十足的聲音,對著上座作揖道:“老夫人,丞相大人,丞相夫人,我今日拜訪,一是想來看望老夫人,二是想與丞相大人飲酒共敘,這第三件事,便是……”

三皇子頓了頓,“便是要與許落書取消婚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