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入都

26

-

林陽在裡麵打的熱火朝天,不可開交,外麵的人卻也是等的急不可耐。

“怎麼還冇出來!”

“這都四十分鐘了!”

“看不出來嘛,這個林神醫這般厲害!”

“難不成他能在裡頭堅持一小時?那不是破了喬爾的記錄嗎?”

“林神醫不愧是林神醫啊!”

周圍響起了不少議論之聲。

喬爾的臉色極度難看。

“喬爾先生,看樣子這場賭注,你不會贏得很輕鬆啊!”孔釋天走來,微笑說道。

他是來看喬爾笑話的。

“現在已經過了49分鐘了,再有11分鐘,林神醫就破了你記錄了!喬爾,按照之前的約定,你可是要把你的命,交給林神醫啊!”南琴也湊近了幾分,掩唇笑道。

喬爾一聽,臉都綠了。

“隻是過了49分鐘,他目前還冇有破紀錄!他還冇贏!”喬爾咬牙道。

“11分鐘很快的。”南琴撇了他一眼道。

喬爾雙拳暗暗捏緊,湛藍色的眼裡充滿了凶狠。

他沉默了片刻,沙啞道:“我去上個廁所!”

說完,轉身便離開了。

南琴跟孔釋天皆注視著他的背影。

“真去上廁所了嗎?”孔釋天忍不住問。

“這與我有什麼關係嗎?”南琴反問。

孔釋天怔了怔,朝那邊的五長老看了一眼,此刻五長老一眾還在閉目養神,安靜打坐,等待著林陽出局,卻冇關注喬爾那邊。

與此同時,血魔棋局內。

咚!

林陽又是一拳,轟碎了麵前的士卒棋子。

對方的棋子,他已經乾掉了兩‘卒’一‘車’了。

剩餘的車馬炮全部殺來。

它們就像是一張大網,朝林陽包來。

“好機會!”

林陽瞅準時機,立刻衝過了楚河漢界,朝最中間後方的將棋衝去。

隻要毀了將棋,便可贏得棋局!

他目光灼灼,滿心期待。

後麵的‘車’‘馬’‘炮’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紛紛躍過河,衝殺向林陽。

林陽將速度催到極限,不給它們反應的機會,盯準了將棋,便是要一巴掌拍殺過去。

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突然!

轟!轟!

兩記詭異的破空聲起。

林陽一震,卻見兩隻‘象’雕一齊出手,朝林陽鎮壓過來。

它們直接躍於空中,足有接近十米的高度,繼而從天而降,宛如泰山壓頂,蓋向林陽。

要是被這‘象’雕砸中,怕是得粉身碎骨不可。

林陽臉色發凝,立刻要後退。

可在後退的刹那,又有兩柄石劍殺來!

是士!

怎麼搞得?

為何‘象’跟‘士’不按照它們固定的走法行動,反倒是像自己這般,不受地點控製的移動?

林陽心驚肉跳,卻來不及去思考這個問題,隻得急忙後撤。

但此時此刻他哪還有退路?

後麵的車馬炮已經壓了過來。

林陽差點走投無路,隻得朝旁邊翻滾過去。

等爬起來時,胸口腹部赫然有兩道深深的劍痕,十分恐怖。

鮮血汩汩溢位。

可林陽顧不得胸口的傷勢了。

他捂著傷口連連後退。

而隨著他的後退,那些棋子便一個勁兒全部壓了過來。

宛如千軍萬馬,大軍壓接。

林陽有些喘不過氣。

此時此刻,他就好像把自己逼到了一個死局。

再解不開。

隻能默默的望著。

林陽深吸了口氣。

當下之情景,任何人都會毫不猶豫的投降。

畢竟活著纔是最重要的,如果強撐著繼續鬥,怕不是得被這些棋子分屍?

然而,林陽的眼神突然寒了起來,眼睛一下子往這些棋子身後的將棋看去。

他還不願就此罷手!

此刻,將棋孤零零的立在所有棋子後頭。

就是這個時候!

林陽心頭凝思,突然,他猛地衝過楚河漢界,來到自己的位置上,卻是直接繞過了對岸的車馬炮,又躍過了河,一股腦兒衝向了將棋。

這一刻,林陽渾身上下殺氣狂崩。力量催到了極限,隨著他手臂的抬起,指握成拳,全部朝那將棋子殺去。

“就是這個時候!”

一拳,定乾坤!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