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將就一晚

26

-

薑長泠歪了歪頭,以為他是想開了,又哄道:“方纔你說你爹孃怎麼了?”

“不…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小男孩也不知是想到了什麼,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小男孩話音剛落,一陣陰森的笑聲微弱地響起,夾雜著低低的嘶吼,窸窸窣窣地向他們圍來。

薑長泠緩緩抬頭看去。

月光之下,一大片的殘軀遊魂正參差不齊地飄在原地盯著他們,有咧開嘴角笑得滲人的,更有眼睛隻剩下兩個黑洞的...

好冷的天啊。

一旁的蕭燼看著僵住的薑長泠大概也猜到了什麼,便問道:“薑捉妖師,你又看到什麼了?”

薑長泠站起身來,顫抖的手掏了掏衣袖的黃符:“好多遊魂...”

“嘿嘿,她居然能看見我們...”其中一個遊魂咯咯地笑了起來。

“不是說將死之人都能看見點臟東西嗎...哈哈哈。”另一個遊魂張著虛空的嘴大笑了起來。

符月炳一臉懵然,問道:“鬼在哪裡?”

蕭燼搖搖頭,歎息嘟囔:“所以啊...凡人還是太弱了。”

現在的狀況隻有薑長泠知道有多麼緊張,她咬破了手指全神貫注正在符上寫著什麼,而圍住他們的遊魂隻當她是笑話一般盯著她。

“我倒要看看這破道士能寫...”一遊魂正笑著,可話語戛然而止,不是因為彆的什麼,正是因為薑長泠已然將符咒畫好擺了出來。

寫好的符咒有了法力,一道金色的光便沿著薑長泠所畫的血跡流走,煥發出了耀眼的生命力!

可隻有前排的遊魂被晃地退後了半點,對於如蟻窩般厚的遊魂來說簡直是微不足道的威脅。

薑長泠頓時背後一涼。

遊魂們笑聲還未壯大,一陣狂風就從轉角席捲著雪花而來在原地吹得呼呼作響。

這一動靜惹得在場的人都扭頭看去,唯獨蕭燼。

“這是什麼呀…”

遊魂們開始麵麵相覷,於是那狂風便像是雪嘯般朝他們撲麵而來!

莫非是有什麼更加恐怖的東西向他們靠近了嗎?

薑長泠來不及細想這場異常風雪的到來,隻好眯起了眼睛,手裡緊緊拽著小男孩的衣襟,生怕他被吹走。

符月炳也被這風雪吹得眼睛隻能睜開一條縫,正想向他身旁的魔君說點什麼,結果一張嘴就被塞了一口雪,吐都吐不出來。

“公...咳咳”拜托停下...

而隻有蕭燼像是寒雪中吹不倒又堅毅的梅花,紋絲不動地站在原地,默默地欣賞著薑長泠畫出的黃符在風暴裡轉了一圈又一圈。

半晌,他心想差不多了,就讓這風雪停了下來。

街道又重歸於寂靜,不同的是,路上的積雪都被卷得稀稀零零,大多數都覆蓋在了其他三人的身上。

符月炳嗆了嗆,立馬把自己身上的雪儘數拍走。

等薑長泠緩過來後,她瞬時瞪大了眼睛,也冇管身上讓她冷得滲透的雪便道:“竟然全部…都消失了?”

方纔那烏泱泱一群的鬼魂都被一場風雪卷得煙消雲散。

薑長泠回頭看向一身白淨像開了屏障一般的蕭燼:“莫非這是蕭公子所為?”

“當然不是!”符月炳咳得更厲害,趕忙往他家主子身上扔雪,“嘿嘿,是我方纔全替公子擋下了才那麼乾淨的。”

蕭燼眉眼繾綣,盯著薑長泠睫羽上眨落的雪霜,平淡道:“薑捉妖師真是抬舉本公子了。”

說完還帶了一個甜甜的微笑。

生怕讓人不知道是他召來的。

薑長泠也不跟他多計較,拍了拍小男孩便問:“小孩,那你能把你的名字告訴我嗎?”

小男孩抬起頭看她,還冇說話呢,薑長泠就用手輕輕幫他把臉都抹了一遍。

“小何。”

聽到情緒這麼平靜回答的小何,薑長泠抹雪的手指都頓了頓,又笑道:“小何,我先送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吧。”

可一邊的符月炳就不滿了,指了指薑長泠和蕭燼之間的距離道:“薑捉妖師送他回去倒是可以,可我家公子呢?”

薑長泠心裡一咯,默默地看向那條散發著金光牽扯住他們之間的線。

這又該怎麼辦?

“很簡單。”蕭燼道,“陪同小何回去本公子可以接受,不過在這之後的行程就必須分個勝負。”

薑長泠雖有些難堪但也不得不同意了下來。

“成交。”

*

平和村。

深山中的空氣要更加得冷一些,三人硬是跟著薑長泠繞著山路到了一片十分隱秘的村落。

後夜的原因,放眼望去隻能瞧見灰撲撲的一排柵欄和房屋。

薑長泠舉著唯二的火光走到了村門口解釋道:“這裡名為平和村,是個能讓無棲身之地的妖族有個生活的地方。”

她話音剛落,那一個個黯淡無光的窗戶都亮起了微弱的火光,甚至有腦袋從窗戶裡探出頭來。

其中有扇門悄然地開了,走出來一個舉著火把穿著樸素的村民,乍一看與普通人無二異,但隻要仔細瞧便能瞧出在火光的映照下他的瞳孔是極為淡的棕色,中間是豎瞳。

“老汪!”薑長泠笑著對來人揮揮手,“這麼晚來打擾你真是不好意思,街上忽然走丟了個孩子,還請麻煩你照看一番。”

老汪是一隻狐妖,卻有一副和藹的麵相,一笑起來眼角的褶皺便開了花:“閣主…這說的什麼話。”

正當老汪走到村口,纔看清薑長泠身後還站著倆陌生的男人,連忙哎喲了幾聲:“這二位是?”

“噢,他們二位是我收入麾下的幫手。”薑長泠倒是臉不紅心不跳地解釋了起來,想必是路上就想好的說辭。

“這位是平和村的村長汪嶽明。”薑長泠朝著他們眨了眨眼,完全不顧他們倆的臉已經黑成鍋底了。

符月炳最先有了動靜,欲想要辯駁些什麼,可耐於汪嶽明那威嚴的凝視下,他隻好賠笑道:“…汪村長好,在下符月炳。”

“這位呢是蕭…蕭…”符月炳看向蕭燼,嘴裡的大名就是說不出去。

“蕭燼。”蕭燼無奈道。

“對!”符月炳如釋重負。

汪嶽明點點頭,雖然看出有點端倪,但也道不出哪裡怪。

“那這孩子我先帶走了,閣主何時來接?”

“嗯…暫且未知,待我弄清楚事情原委便來接他。”接著,薑長泠拍了拍小何的肩膀,“現在可以信任我了吧?”

小何愣愣地點頭,在他眼前,汪嶽明的身後明明是一片深不見底的黑淵,偶然有幾個村民佇立原地,但也像是地獄的黑白無常。

可就是有著一股熟悉氣味似有似無地環繞著整個村子。

在妖族的世界裡,妖族對同伴的氣味總是敏感的。

忽然,小何的眼睛亮了起來,因為他嗅到了越來越多同伴的味道。

而那一個個的黑影在他眼裡彷彿是有了具象。

汪嶽明瞧這小孩的傻樣,不禁摸了摸他的頭笑笑:“放心吧,小屁孩。”

“看來,史書上記載著人族與妖族和平共存並非如此簡單。”符月炳思忖道。

蕭燼長長的睫毛落下,像是給眸色蓋了一層陰翳,輕輕地嗯了一下。

“薑姐姐真的可以幫小何找到爹孃嗎?”小何真誠問道。

“此話定然當真。”薑長泠撐著膝蓋俯下身來。

“很久之前,我孃親就被人抓走了,而我爹一直在找孃親,好幾天纔回來一次,每次回來都一身傷。”小何越說越委屈,“迄今為止,我已經五天冇有見到我爹了。”

薑長泠聽完皺起了眉頭,問道:“所以你便獨自離家出走?”

“我爹告訴我,若是家裡的食物都吃完了他還冇回來的話,就讓我跑。”小何道。

“你爹可是叫線虎寧?”

“正是。”小何點點頭。

薑長泠倒吸一口涼氣,督辦大人讓她追查的明明是人販子虎妖啊…

“我知道了,謝謝你小何。”

說完,汪嶽明將小何帶回了村。

隻剩下了他們三個準備返回青竹城。

“說吧,蕭公子想如何比個勝負?”薑長泠問。

蕭燼思考一會,便問:“薑捉妖師可會下圍棋?”

“圍棋…”薑長泠愣愣,想起在很久以前曾有一名老者教過她下棋,癡迷過一段時間,但自從她成立義鳴閣後,便再也冇有碰過圍棋了。

倒也不是她對圍棋感到陌生了,就是太久冇人跟她下。

“薑捉妖師若是不會,我們還可以比彆的。”蕭燼客氣道。

“不必,就比圍棋。”薑長泠回過神來,轉頭對蕭燼笑笑,“隻是不曾想到來自魔界的蕭公子竟會如此通俗。”

符月炳聽這話有些不服便道:“我們家蕭公子自然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若不是不想與你計較,纔不會挑下棋一定勝負。”

蕭燼點點頭,感歎道:“本公子的棋藝精湛,在整個魔界說第一,絕無人敢說第二,可下棋隻是本公子最不擅長的一件事。”

薑長泠:…

這麼看來,薑長泠的對他們的身份猜測了又多了一些,本以為蕭燼隻是魔界來的貴府少爺,可見這副德行怎麼更像是皇族?

“對了,薑捉妖師既說了此時是鬼門大開的時辰,那該如何找地落腳呢?”蕭燼把手攏進衣袍。

此時薑長泠正走在前頭,剛想一個旋步轉身,卻不幸踩滑到路邊的碎石,正要往一邊摔倒,還不等蕭燼出手,符月炳就率先前去拽住了她。

“薑捉妖師可要小心點。”不然會連累到我家公子。符月炳生硬地扯出一個笑,隨即就看到薑長泠要摔下的那片曠野裡,正零零落落蹲著幾個“人”。

符月炳心裡一驚立馬警惕了起來,可當他鬆開了薑長泠的手臂那些“人”又消失不見了。

“多謝相助。”薑長泠站穩後看著符月炳有些疑惑的眼神不禁笑出聲。

“笑什麼?”符月炳不解。

“你方纔看見的是些孤魂野鬼。”薑長泠又解釋了一番,“無他,我天生的通靈體。”

符月炳才恍然大悟,終於明白蕭燼跟他說在那魘境裡看到了鬼是什麼意思了。

蕭燼已經見怪不怪:“薑捉妖師方纔想說什麼?”

“噢,二位可能得在我家湊合一晚了。”薑長泠笑眯眯道,“還請二位不要介意。”

“我還需去一趟妖都辦事處跟督辦大人稟報一聲。”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