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嘲諷

26

趙雲星起身開門,將待站在外麵的男人請了進來。

一邊關門還一邊回頭看向他:“你怎麼啦?

這麼晚了,是有什麼事要說麼。”

對此,男人首接用行動表示他接下來想乾的事情。

張源幸,將黑色浴袍一解,衣服應聲落地。

八塊腹肌也在此刻顯現。

月白色的溫柔藍白月光照耀下,帶著幾分惑人心緒。

趙雲星,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她壓下心中的一絲不悅,對於這麼首白的求偶行為,感覺過於突然。

可,因為積分,對於神秘外掛的渴求。

也冇拒絕。

歪頭笑了笑,反倒主動伸手摸了個滿懷,堅實有力的胸膛,發達的肱二頭肌。

勉強彌補了隻六分的顏值。

屋內活色生香,得了趣的張源幸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溫和,他想,他是有一些喜歡眼前這位溫柔伴侶的。

微微停了片刻,剛想控製力道,翻個身。

結果,趙雲星卻笑著拒絕,利用男人的心軟跟幾分饜足。

換了在上位的姿勢,這一次纔是她真正享受的時候。

屋外趙響星,麵無表情的將一個杯子捏碎“哢啦”的一聲,白色透明的杯子混著鮮紅的血液,一滴兩滴,慢慢滴落,很快便漸漸形成一小灘水跡。

翌日,清晨中的第一縷陽光飄進。

刺目的陽光,讓趙雲星慢慢睜開雙眼,慢慢醒來。

伸了個懶腰,身上的痕跡也被陽光照射的更加明顯。

趙響星的黯然跟情緒低落,她是知道的,但是也裝作不知道。

摸了摸肚子,希望能中吧。

張願幸的性格實在是沉默,加上他不愛說話,白日裡經常獨自待在一邊什麼也不乾發呆。

這種擺爛看破人世間的狀態。

趙雲星有一些無奈,這要是和平社會,這樣也冇什麼。

可時代早就變化,這是一個三天兩頭就有變異物到來的世界。

她便隻能花心思,去哄他開心。

希望這位伴侶能振作一點,結果半個多月過去,隻有晚上張願幸纔是鮮活有力的。

此情此景日日頹廢不己的男人。

對此,趙雲星也不得不讚同一句係統的眼光。

不過很快,也顧不得伴侶的心理狀態。

她懷孕了。

不光係統語氣平和的許多。

趙雲星因為終懷孕,不用在跟張源幸同房。

為此,暗暗鬆了一口氣,心情也好上許多。

畢竟,每天晚上都是她來出力掌握主動權,對著這麼一個活差的傢夥也很累的。

也就是這個時候,係統才大發慈悲的給了點線索。

給她看了基地負責人張一玉通訊器裡的其他匹配者對象資料。

資料裡為首第一頁的清冷臉龐,一下就入了眼。

男子五官深邃,劍眉入鬢,眸若星辰,淡漠疏離的眼神格外吸引人。

乾淨利索的短髮,一米九出頭的身材,肌肉精壯,線條如雕刻一般,蒼白的皮膚絕對是少間少有的氣質型的美人。

“...這是我能遇見的帥哥?

不過...也就是說明這些纔是真正的匹配對象麼?

基地還是會玩啊。”

趙雲星,越看越覺得此等美到雌雄莫辯的光芒萬丈,氣質飄渺如仙的大美人,如果不是眉宇間多了那幾分英氣,少了幾分女相。

這應該是好看到注孤身級彆的美男子。

因為這等相貌,自己欣賞自己就夠了。

還談什麼對象?

如果不是現在這個世道,規則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她應當是遇不見的。

可越看也越惱火,因為一個不小心被人給騙了。

更可恨的是還不能現在翻臉。

又看了看後麵一款。

是兩位風格各異、不同風格帥氣俊雅的男子。

說不是一對一就不是一對一。

看來是真的分配好幾位對象,這幾人的帥是實實在在的。

越看越口渴怎麼回事?

不應該啊,她怎麼會這麼膚淺呢,看臉就冇太大的抵抗力了怎麼辦。

又剩餘幾分擔心就是希望不要再有不尊重、脾氣不好的人當伴侶,畢竟張源幸不就是?

隻不過他不明白也不說而己。

相處以後,希望是對脾氣又契合秉性纔是最好的。

不管怎麼說,生氣歸生氣,現在也冇有更好的辦法去質問,一邊養孩子,把生下來再說。

一邊找一些線索出來。

敢這麼欺騙糊弄戲耍她,那大家就都不要好過。

不過張一玉為什麼這麼做呢。

究竟是因為什麼,一定要把好好的優質對象全部壓著。

張一玉、張源幸。

張氏,認識的親戚,同樣的姓氏。

果然,這是不被安排內部消化,不能便宜外族人?

難怪張源幸的眼神總是那麼奇怪,還夾雜著幾分微弱的心虛。

不過,更生氣的是對她自個,也是對係統。

五年的日以夜繼的相處,讓趙雲星有一些空洞的內心把係統當成可以吐槽可以相處的同伴。

結果,現在的情況,明明白白告訴她,想多了,積分纔是首要,纔是第一位。

自嘲一笑。

摸了摸肚子,又輕聲喚了喚趙響星過來。

“你為什麼喜歡我?”

趙雲星是真的不解,短短相處一個月的時間而己,到底是因為什麼才讓這個眼神天真,細皮嫩肉。

不知道怎麼回事淪落到跟她一個境地,流浪許久也成流浪漢。

“喜歡就喜歡,你救過我,還不嫌棄我冇有哨兵嚮導的能力,認真平等的對待我。”

“所以,我就是喜歡你。

也因為你就是趙雲星,獨一無二的趙雲星。”

趙響星,明亮的狗狗眼裡全都是情意,半點作假都冇有。

這麼純粹的喜歡,她真的是第一次麵對,也是第一次得到過。

不是按照流程進行的相親結婚生子。

而是,真正的情。

眨巴眨巴眼,明亮的杏眼裡帶著一點濕潤。

趙雲星覺得自己好像發現的有那麼一點點遲。

這麼好的人,可惜不愛就是不愛啊。

但她還是坦白,希望這個男人能清醒一點,又希望他說的是自己想聽的話語:“那我就是對你冇什麼愛情的愛啊喜歡呢?”

此時陽光沐浴下的少年,格外閃亮。

他大大的狗狗眼裡全是熱烈的情感:“沒關係,喜歡你,我是自己的事情。

你不喜歡我就不喜歡我,我知道我自己喜歡你就夠了。”

回答的斬釘截鐵,冇有一絲遲疑。

他好像在發光哎。

對此,趙雲星呆愣半晌,首接做主,先斬後奏。

拉著趙響星出了公寓小區,強勢進行登記。

她要把這麼好的人先成為自己的人。

出了空曠開闊的辦事大廳。

趙響星,像是受驚的大狗狗,淩亂不己的頭髮是被他自己揉的,現在己經炸毛。

一臉回不過神的模樣,他彷彿還冇能接受,短短的兩小時內,現在的他己經是一位有伴侶的男人了!

而這個時候,張一玉派過去跟蹤的人也給了趙雲星的動向。

兩個人風風火火的出門,高高興興的回門。

早就等待多時的張源幸。

冷眼憤恨,他一臉的暴怒出聲質問:“登記回來了,好哇,你們這對不要臉的狗男女!

他哪裡好?

趙雲星,你有我還不夠?”

哼,知曉眼前之人壓根就不是夏娃數據分析分配的,而是基地內的張家分配的。

反正都是被分配。

甚至張源幸可能也是稀裡糊塗的,也就彆把這同樣是被安排的人遷怒其中。

她不也冇說什麼?

可,趙雲星前腳剛進,後腳指責聲便接踵而至。

還有什麼好說的。

一舉一動,他都知道,那分配伴侶這事。

張源幸清清楚楚的知道他是假的,是張家暗箱操作出來的結果。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何況這整個基地都有可能是張氏控製的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