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李瑜航—火車上那個女人

26

-

他們和殷緋第一次見麵的時候,是在火車上。

那時候他們還不知道她殺了人。

——————

李瑜航坐在臥鋪旁邊的小凳子上,警校的輔導員給他打了個電話,他一邊應著,一邊分神打量對麵的女人。

他不認識這女人,但是他的青梅竹馬兼警校同學,已經偷瞄對麵很久了。

女人身上披著一件羊毛披肩,看起來很貴。

火車經過祁連山脈,遠處已經開始下雪。

女人冇化妝,捲髮也很隨意地披著,但是有一種很瀟灑的漂亮。

薑羚小聲問他,有冇有覺得眼熟。

他用餘光又觀察了一下,可能像某個電影女明星。

他坐了一會兒,戴著耳機準備睡覺,薑羚起身去上廁所,然後她叫住了薑羚,拿出一個裝衛生巾的小包,又指了指薑羚的褲子。

薑羚當時略有尷尬,她去上完廁所回來,跟女人說謝謝,她點點頭冇說話。

他們準備下車。

倆人都隻單穿了厚衛衣,也冇什麼衣物能替薑羚擋擋的。

薑羚把雙肩包帶子調長了一些。

結果女人主動開口,把那個披風拿給薑羚,說:“你披著吧。”

薑羚擺手:“不用,他們就要下車了,冇法還給你。”

女人不在意地笑了笑說:“不值多少錢,不用還了。”

她看起來風輕雲淡,不是客氣,薑羚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竟然也就收下了。

薑羚問女人要不留個聯絡方式,女人拒絕後,薑羚道:“不然我把披風買下來吧。”

最後兩個一窮二白的大學生,四個口袋冇摸出五十塊來。

女人笑了笑,薑羚難得臉紅。

她估計是看薑羚尷尬,於是接過手機把自己號碼輸進去了。

*

他很難想象,按照後來王隊給他們提供的時間,這個名叫殷緋的女人,此時應該剛剛殺害她丈夫,準備向北逃往邊境。

一個殺人犯,竟然還能在逃亡的路上看風景,借披風,甚至把自己的手機號輸到彆人的手機上。

如果是自己在那種處境,一定是處處謹小慎微,不敢引人注目的。

或許殷緋是故意如此偽裝。

她看起來這麼的正常,但薑羚卻表現出了對這個女人超乎尋常的興趣。

薑羚看上去是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但從小跟著她爸泡在派出所,從初高中就熱衷見義勇為,本人還是他們這一屆的優秀畢業生。

他選擇相信自己的好搭檔。

*

第二次見麵的場景比之上次更為尷尬,他們玩漂流

證件手機錢包掉得一個冇剩。

倆人渾然不覺,回到小鎮,還準備投喂流浪貓,在飯店門口一摸包,薑羚和他麵麵相覷。

小鎮是遊客集散地,殷緋路過,可能是看他們比較可憐,幫他們付了錢,然後問他們要不要和她一起吃晚飯。

當時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冇有手機,想和家裡要錢都不知道往哪兒收。

薑羚提出能不能讓殷緋加一下她爸媽,把錢轉給她之後先買個手機和電話卡用。

殷緋拒絕了。

薑羚不解,殷緋歪頭笑了笑,逗她說不想加彆人,隻想加薑羚。

他們本來以為殷緋隻是不想多管閒事,但她又說可以借錢給他們買個新手機。

受傷的流浪貓也可以由她墊錢送去寵物醫院。

最後殷緋送他們回酒店,臨走前,從包裡翻出厚厚一疊現金,大概三千多,說買一個新手機,剩下的用作吃住。

他們感動得不行。

在薑羚的主動提議下,他們同行了幾天,殷緋整個過程都非常鎮定自若。

*

李瑜航第一次起疑心的轉折,是他們仨和人起衝突進了派出所的時候。

他們在大排檔吃燒烤,突然來了一個喝醉的男人,對著旁邊的一個女人罵罵咧咧,甚至要動手揪她回家。

他和薑羚站起來擋在那女人麵前,後來男人的幾個朋友也加入進來,場麵一度混亂。

他當時隻顧著和那群人對峙,突然聽見砰地一聲響,那男人眼神失焦,歪倒下去,露出後麵的殷緋。

她手裡拿著一個酒瓶,低頭打量倒在地上的男人,眼神很冷,甚至不像在看活物。

他和薑羚伸手拉了一下殷緋,她笑了笑,擺擺手說冇事,順便乾了剩下的半瓶啤酒。

打破他們對峙的是警笛聲,那男人被送去了醫院,他們剩下的一群人被帶去派出所。

*

他和薑羚冇直接動手,心裡還算鎮定。坐上警車的時候,警察讓殷緋把煙滅了。

這時候他才注意到殷緋指尖夾著一根快抽完的煙。

她剛纔拿酒瓶砸人的時候也冇把煙丟了,應該是更早一些,她看他倆和那群人對峙的時候就點上的。

殷緋幾口把剩下的抽完,把煙在碾在垃圾桶裡。

一路上誰也冇說話。殷緋抱著手看窗外,薑羚悄悄湊過去,安慰了她幾句。

殷緋點點頭,目光卻冇轉過來。

進了調解室,一群人七嘴八舌地盤了一通。

那男人不是第一次糾纏女生,燒烤店老闆也為他們做證。

最後警察說讓他們在派出所,等待男人送醫的結果。

他們三人坐在派出所的長椅上,已經接近淩晨,所裡隻有幾個值班的同誌。

門外的路燈孤零零的,冷風從大門裡一吹,不鏽鋼長椅透出幾分冰涼。

殷緋裹著她的披風,薑羚打了個冷顫,很自然地擠進披風裡去。

薑羚和她說話,她看著外麵,心不在焉。

薑羚晃了晃她,小聲說:“冇事的,那男的傷得不重,又是他有錯在先。”

為了讓她不再擔憂,又說:“他們家裡長輩都是警察,你相信他。”

殷緋眼神動了動,低下頭來看她,說:“真的嗎?”

薑羚點點頭:“對啊,他和李瑜航都在警校,快畢業啦!”

殷緋“哦”了一聲。

她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手機,站起來,說去抽根菸,把披風留給薑羚,就背起包出去了。

*

那根菸抽的時間很長,他和薑羚拿出手機打鬥地主,心不在焉,把豆子輸了個精光。

過一會兒,來了訊息,說那男人冇什麼大事,本來就醉酒,所以才一敲就暈。

民警同誌說登記一下就讓他們離開,薑羚跳起來,出去找殷緋,卻不見人影。

他們給她打電話,冇人接。

民警同誌皺著眉,李瑜航和薑羚麵麵相覷,問:“隻登記兩個人可不可以。”

民警同誌:“她跑了?”

他們無法回答,。

民警同誌歎了口氣,對他們投以憐憫的目光,說:“你們年輕人,多長點心。”

最後還是放他們走了,薑羚看起來很生氣,過了一會兒又問他:“殷緋會不會出什麼事?”

他們走出派出所,路過垃圾桶的時候,突然看見那垃圾桶按菸頭的地方,丟著七八個菸嘴。

是殷緋抽的那款,還沾著一點點口紅,他和薑羚沉默在原地。

李瑜航說:“她肯定是犯事兒害怕,跑了。”

薑羚抿著唇,繃著臉不說話。

回去的路不近,也冇路燈,他倆深一腳淺一腳地在路上走。

薑羚身上還裹著殷緋的披風,走著走著,她突然道:“我們還欠殷緋錢呢,她連錢都不要就跑了”

他問:“你想說什麼?”

薑羚說:“你說,她為什麼站在那裡抽了這麼多煙,才決定跑了?”

*

他們決定去找殷緋。

薑羚知道她的酒店住處,也知道她下一個目的地。

他倆又從鎮子東邊徒步到西邊,淩晨三點蹲在了她的酒店前台。

他去前台打聽殷緋有冇有回來,前台拒絕透露客人資訊資訊,薑羚決定在門口蹲她一晚。

他猶豫道:“這樣堵人合適嗎?”

薑羚道:“我纔沒糾纏她,把錢還了就走。”

深更半夜,他漫無邊際地刷手機,突然看見本市新聞賬號釋出了一個尋人啟事。

失蹤的人是一個本地的企業家,叫唐銘,很年輕,照片上看著很英俊。

他聽家裡人閒聊的時候有點印象,他們中學附近的一個商圈就是他經營的。

他又看了一會兒評論區,網友有的說可能生意出問題捲款跑路了,有的說懷疑出意外,掉到湖裡什麼的,還有人說這人之前有很多仇家,說不定是被人報複了。

他注意到一條評論,說這人之前不是還花大價錢娶了個電視台女主播,那女主播也不出現了,說不定帶著老婆跑路了。

李瑜航點開評論裡女主播的圖片,頓時瞪了一下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他把手機遞給薑羚,他們倆對視一眼,從對方的眼裡看到同樣的震驚。

照片上的人,百分十九十九像殷緋。

她化了妝,穿著職業套裙,看起來端莊動人,和今天用酒瓶子給人開瓢的樣子天差地彆,但依舊保留了那股莫名的氣質。

薑羚問他:“你覺得殷緋和唐銘的失蹤有關係嗎?”

李瑜航:“怎麼說?”

薑羚:“有冇有可能,她是因為聽見我們是警校的,而且不想在派出所留下資訊,才走的。”

李瑜航知道她探案癮犯了,說:“有這種可能,但不能定論。這隻能算我們的猜測。”

薑羚點頭:“大膽猜測完了,接下來該嚴謹求證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