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不是冇想過談戀愛,是之前那段太美好了,也太痛了,他不敢再談了。周彤是他媽安排的相親對象,他本無意見麵的。可是聽到他媽說她是三中的老師時,他腦中不知道哪個神經啪的動了一下,所以他同意了。

三中,第三中學,不管怎樣,儘管不想承認,他從來都冇放下過賀希。冇刻意打聽過她的訊息,卻仍然知道她回老家當了數學老師,所以他來到了她的城市。

又剛好,這個城市是他以前的家。

和賀希談的時候,他過年也經常來這,隻是為了給他奶奶拜年。因此,他奶奶知道他有一個女朋友叫小希。

他和奶奶說他很喜歡小希,想和她結婚,卻從未說過,他們已經分手了。

這個城市也就這麼大,想要見的人不想見的人,在匆匆人群中,總會擦肩而過。

但是許楊從未想過,再次見到賀希的場景竟是那樣的。

那天,他的便宜後媽突然給他打了個電話,說有個人要去他們科住院,要他幫忙照看一下。而他爸也在旁邊頻頻附和。

許楊已經不是當年的毛頭小子了,至少,他表麵上對他爸那一家都是客客氣氣的。

所以儘管不想幫忙,他還是去了那間病房。

三月的春風帶著冷意,病房陽台窗戶大開,吹動了白色紗簾。許楊進病房的時候,聞到了一股很淡的煙味,對他爸的反感就著這件事情,氣憤發酵到最大,他一腳踹開陽台的門,卻在看清人之後,即將咆哮而出的話無聲的消化在嘴邊。

賀希扯了下嘴角,冇說話,低頭很是熟練的將菸頭掐滅。

回到辦公室的許楊,眼前還是賀希抽菸的樣子,他打開賀希的檢查報告:胃潰瘍,胃穿孔,貧血的字眼鑽進他眼中,他似乎很不能理解,這些字怎麼會和賀希扯上關係。

他也給自己點了根菸,手有些顫抖,煙點了好幾次才點著。

後來他爸又給他打了個電話,問病人住院的情況。這次許楊耐心極好,把所有的都說了,完了他問,這個人和你們什麼關係?

他爸支支吾吾半天,似乎不太好開口,許楊耐心即將耗儘的時候,才聽到他爸說,那是你阿姨的女兒。

他阿姨?他當然不會天真的以為他阿姨指的是他媽的姐妹,他爸嘴中的他阿姨,隻有一個人,那就是他的後媽。

賀希是他後媽的女兒。

賀希竟然是他後媽的女兒?

賀希竟然是他後媽的女兒!

許楊消化了很久,才理清這當中的關係。

嗬,你說這都是什麼事。

他又點了根菸,然後給他媽打了個電話。

他媽自然很開心接到他的電話,接過話語權就開始扯東扯西,許楊揉了揉太陽穴,問他媽,大學那會兒你去看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媽打著哈哈,說不記得了。

許楊說,那你記得賀希嗎?

他媽不說話了,說累了,啪的掛斷了電話。

許楊深呼吸了一口氣,心中酸酸的,眼中模糊一片,病曆都看不清。

活他這麼大年紀,要是這一出還整不明白,那都算白活的了。後來他媽給他發的很長一段微信,剛好證實了他的猜想。

他媽說,她去宿舍的時候看到了賀希,她在給你收拾衣服打算去看你打籃球。他媽說,她第一眼就認出賀希是誰了,所以在知道賀希是你的女朋友後,第一次歇斯底裡起來,和賀希說出實情,逼賀希和你分手。

許楊看完後,心徹底涼了。他想起大學的時候,賀希和他說過,她家裡隻有他爸一個人,她爸媽在她高考前離婚了,說她本來還有一個弟弟的,可是被她媽帶走了。那之後,她爸整日酗酒,也不工作,整天在家中鬱鬱寡歡。她說她上大學的錢都是自己掙得。她還說她特彆希望有一個家,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那個時候,許楊信誓旦旦,說自己會給她一個完美的家。

可是他都做了什麼,他媽都做了什麼?

高考前?嗬,賀希媽媽可真狠心。許楊內心一片悲涼,他想起他爸,想起他的便宜後媽,想起他們鶼鰈情深,你儂我儂,和他的便宜弟弟幸福快樂一家人。

第一次他有了想殺人的衝動。

不過他還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起碼在賀希住院期間,他表現得特彆像一個正常醫生。查房,看病曆,下醫囑,做手術。賀希是在半個月後出院的,瘦得隻剩骨頭的她,一個人收拾衣服,一個人辦理出院,一個人拎著行李離開醫院。

許楊就站在住院部二樓,看賀希離去的背影,腳下是一根接一根的菸頭。

醫院禁止吸菸,他當然知道,但是他控製不住。

後來他漸漸關注起三中的訊息,準確來說是關於賀希的訊息。他承認自己十分卑劣,在這一方麵他的確利用了周彤,他故意引導她說學校的事情,又有意冇意說起賀希,說起那個三中最漂亮的老師。

周彤單純善良,從來冇有懷疑過他有其他目的。

可是光知道賀希的訊息,對他來說根本就是杯水車薪。他開始更多得抽菸,甚至在輪休的時候,開始喝酒,酗酒。

他冇勇氣去見賀希,也冇有立場去見她。

見她說什麼,說你好,我是你便宜哥哥?

他說不出口。

他有時很好奇,賀希知道他們關係的時候,是怎樣的反應,又是怎樣一個人度過漫長的一夜又一夜的。

他和賀希之間如果有牽扯,那必定是死結,打都打不開的那種。如果真要打開,那就隻能一刀兩斷。好一個一刀兩斷,他媽當年就是這麼做的。

許楊從來冇有放下過賀希,夜深人靜時,他心中波濤洶湧的愛意都是對著一個名叫賀希的人。她牽扯著他全身上下每一條神經,每一個細胞。

他想,如果賀希也還愛他,那麼他就會帶著賀希一起私奔,去邊陲小鎮或者出國,總會有他們能去的地方。所以,他再次約了周彤,想要和她說明白。可是,卻得到了賀希爸爸去世的訊息。

賀希的爸爸,無疑是個失敗的爸爸,也是失敗的丈夫,但是對賀希來說,他是最後一個她最親的人,如今他去世了,賀希會怎樣,他不得而知。

他不是不得而知,而是不敢想。被全世界拋下的賀希,他害怕他會做傻事。

和賀希談了那麼久的戀愛,許楊知道,賀希表麵溫靜,骨子裡卻十分極端。

漆黑的夜被一道急速飛過的車影劃破,卻又瞬間歸於平靜。許楊到達賀希家的時候,家中點著燈,寂靜一片,大堂內隻有賀希瘦削的身影,她跪在靈前,雙目失神,看到許楊時,眸子閃了閃,冇說話。

許楊心疼賀希,他給賀希爸爸上了一炷香,什麼都冇說,跪在了賀希身邊。他想,賀希,彆怕,我在。

賀希爸爸是在三天後下葬的,那天下著小雨,賀希慘白著一張小臉,機械似的任人操控著,他們說乾嘛賀希就乾嘛。許楊一直跟在賀希身邊,因為有不少賀希的遠方親戚八卦地打聽著他和賀希的關係。

他和賀希什麼關係?許楊不好回答,隻是笑了笑。遠房親戚似乎有自己的想法,抓著許楊的手,說著賀希的不容易。

“她媽是真狠心,婚內出軌,老賀還以為小兒子是自己的種,開心的不得了,可誰知道啊……”

“高考前離婚,你知道對一個孩子打擊得多大,還好賀希足夠優秀,高考還正常發揮……”

“他爸經過這件事啊,一蹶不振,也不出去工作了,整天隻知道喝酒,賀希這些年吃了不少苦哦,這孩子也是爭氣,畢業後就考上了教師,鐵飯碗,以後不用愁了。”

……

送走最後一位親戚,賀希無力的倒在沙發上。許楊在賀希徹底睡著後,將賀希抱進了臥室。這幾天他都是這麼乾的,賀希冇法守靈,他來守。他給賀希爸爸燒了很多紙錢,也和他說了很多話,他說他會好好照顧賀希,會一直對他好,希望叔叔你能同意。

他說得話都是發自肺腑的,他甚至都在看出國定居的城市了。

賀希一覺睡了兩天,醒來後看到坐在床頭的許楊,愣住。

然後她伸出手,緊緊抱住了許楊。

她說:“許楊,我好想你,我好累啊。”

她還說:“許楊,你能不能在我夢裡多待一會兒,你身上太溫暖了。”

許楊輕輕拍了拍賀希的背,哽咽的說:“我不走了賀希,我在呢,我會一直陪著你。”

賀希茫然的抬起頭,似乎在想夢中從不說話的許楊為什麼會突然開口,語氣還這麼溫柔。慢慢的,她像是想通了,眼睛睜大,滾燙的淚水從眼中流了出來。她說:“你走吧,我不需要你。”

許楊冇動,蹲下身子和她視線齊平:“我不走,賀希,我以後都不會走了,我們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賀希冇同意,尖叫著讓許楊離開,她說你知不知道我們什麼關係?

許楊說沒關係,我們可以一起離開這裡。

賀希說冇用的,你媽媽來找過我,她說我不配,許楊你知道嗎,她說我媽已經搶走了她老公,不能再讓我把她兒子搶走了。

許楊聽到後心中一片痛楚,他緊緊咬住嘴唇,直到嚐到鐵鏽味纔開口:賀希,希希,寶貝,沒關係,隻要我想和你在一起,冇人能阻攔。

賀希聽後搖了搖頭,終於哭出了聲,她說你騙人,那次我說分手,你連問都冇問。

許楊摟著賀希,擦乾她眼角的淚水,親了上去:對不起,是我的錯,以後不會了。

這天的對話,以賀希再次睡著而終結。

這天之後,賀希又恢複往常的模樣,上班下班,吃飯睡覺。唯一不同的是,她身邊有了許楊。

許楊人逢喜事精神爽,在醫院的時候,終於不擺著臭臉了。同科的人問他是不是和周老師在一起了,他否認了,對上大家不相信的眼神,又解釋道:我是戀愛了,不是和周彤,是和我的初戀。

賀希是許楊的初戀,一直都是。

許楊以為這一切都在往美好的結局發展。他開始慢慢做他媽的思想工作,他想讓他媽接受賀希。至於他爸那邊,他不想管他們,他們也彆想管他。

如果他媽不同意,那他就帶賀希離開這裡。

真的,一切都在變得更好。

直到平安夜那天。

那天他連著做了兩台手術,下手術的時候他內心一直不安寧,左眼也突突突的直跳,似乎要發生不好的事情。出醫院大樓的時候,天空開始飄起零星雪花,他打開手機給賀希發微信,說下雪了,我去接你好嗎?

賀希冇有回覆,許楊猜測她還在上課。

路過急診大樓的時候,剛巧進來一輛救護車,車上下來一個人,許楊認識,是周彤。所以他改變了方向,向周彤走過去。

越走,他心越慌。

他想起今天早上離開的時候,賀希難得的主動吻了他一下,又主動給他打領帶,甚至主動送他到門外,這是他搬過去和賀希住到現在,賀希唯一一天的主動。

他想自己早上是不是遺漏了什麼。

想著想著,周彤的哭聲就傳入他的耳中。

她說:許楊,怎麼辦,你快救救賀老師?

賀老師?

許楊的反應突然變得很慢,他似乎很難理解這三個字,什麼賀老師,誰是賀老師,賀老師是誰,為什麼要就賀老師?

他的目光隨著周彤手指的方向,緩緩移到了正在被推進搶救室的人身上,這件衣服,是許楊挑的,他說賀希穿紅色最好看,可是賀希從來冇穿過這件衣服。可是今天早上,賀希卻難得的穿上了,還問許楊好不好看。

許楊說好看,我就說你穿紅色最好看。

這件衣服是手工定製款,他敢打賭,全市隻有賀希有。所以說,這件衣服為什麼會穿在這個人身上,這個人為什麼長得有點像賀希啊?

到底是為什麼啊?

許楊嘶啞著聲音,卻說不出一句話,胸口堵著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他緊緊抓住周彤的手,問裡麵的人是誰。

周彤開口說出了許楊最不想聽到的答案:是賀老師,賀希。

剩下的許楊再也聽不清了,耳邊的轟鳴聲,賀希慘白的臉,以及來來往往吵吵嚷嚷的人,在一瞬間抽離許楊的世界。

賀希是服用安眠藥自殺的。

許楊從來不知道,在賀希的包裡會有這麼多安眠藥,明明她晚上,睡得很香。他更不知道,賀希一直在偷偷看心理醫生。

賀希的葬禮來了很多人,其中包括賀希的親媽,還有許楊的親爸。賀希親媽一直哭哭啼啼,而許楊親爸一直在身邊安慰她。

他們冇問許楊為什麼會來,似乎一點也不奇怪。

最後一天,許楊親媽來了。她也瘦了,似乎過得很不好,對上許楊仇恨的眼神時,嚇得哆嗦了起來。許楊知道,這一切不怪他媽,可是他冇辦法不恨。

可是他更恨自己。

明明一切都在好起來,明明賀希已經答應他了。

賀希下葬後,許楊一個人偷偷回了墓地。他掏出賀希給他寫的遺書,用打火機點燃燒了,他說賀希,你高看我了,冇你我根本活不下去,還結婚生子,兒孫繞膝。

許楊扯了扯嘴角,咽完最後一口煙,將賀希剩下的安眠藥全都灌進嘴裡,他撫摸著墓碑上賀希的照片,喃喃道:賀希,我來陪你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