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2021的夏天不算熱,江何初身著校服,揹著書包,身姿挺拔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步伐沉穩而堅定,彷彿與周圍的世界格格不入。

他的麵容輪廓分明,猶如雕刻大師的傑作。劍眉星目,眼神中透著一絲清冷和深邃,彷彿能看穿一切。

風吹動他的黑髮,微微拂過他白皙的額頭,更襯得他的氣質清冷出塵。他的身材高挑修長,校服穿在他身上,顯得格外合身,彷彿是為他量身定製的一般。

江何初的樣子看上去就給人一種溫柔親切的感覺。

突然,一個少年如鬼魅般從身後拍了下江何初的肩膀,用那如黃鶯出穀般稚嫩的聲音開口道:“江哥,今天走得這麼快,是急著去見哪位佳人嗎?”

江何初微微垂眸,看著比自己矮半個頭的少年,輕聲迴應道:“早走早回家。”他的聲音彷彿一陣柔和的春風,輕輕拂過少年的耳畔。

江何初耳畔迴盪著少年喋喋不休的話語,彷彿一場喧鬨的交響樂。少年口中的故事如清晨路邊那隻小貓般俏皮可愛,又如食堂難吃的飯菜一樣令人無奈。下午課堂上的趣事,則如同詼諧的小品,令人捧腹大笑。

少年乃長淩一中一班的張信韓是也,其常坐於江何初之斜後方。此子活潑開朗,口若懸河,猶如那夏日鳴蟬,喋喋不休。然其亦有頑劣之時,上課時心不在焉,常開小差,以致為師者常以粉筆襲之。

江何初聽著他的碎碎念念,張信韓講的事情對江何初來是真的冇有興趣,不喜歡一個人就會一起不喜歡他所講的一切。

“走了,我去那邊看看。”江何初伸出一隻手指了指河邊說道。

“啊好。”被打斷的張信韓有點不知所措的回答道:“那我先走。”說完他便急匆匆離開了現場。

……

走在河邊的江何初,宛如一位孤獨的詩人,聽著水流嘩啦嘩啦的聲音,緩緩地向前邁進。家的方向與此背道而馳,但他卻執意沿著河邊的路漫步,感受微風的輕撫,似乎想要避開那個酒鬼父親,晚些時候再回家。

“風吹過你的髮梢,帶動我們的微笑。”耳機中播放著隨機的歌曲,如同一股清泉,流淌進江何初的內心。他說不出這首歌的名字,卻沉浸在其中,靜靜聆聽,享受著風的擁抱,彷彿與風共舞。道路蜿蜒而下,如同一條銀色的綢帶,江何初的腳步比一旁的蝸牛還要磨蹭,彷彿在這條下坡路上徘徊,不願離去。

但安靜的氛圍卻被一聲喊叫無情地撕破。“讓讓讓。”這聲喊叫,猶如一把利劍,刺破了寧靜的幕布。

江何初聞聲轉頭,目光如箭般射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然而,還冇等他看清是誰,也冇來得及躲閃,就被上方滑著滑板的一個人如隕石般撞擊倒地。

兩人如斷了線的木偶,重重地摔在地上,衝出來的人直接壓在了江何初的身上。江何初吃痛地悶哼一聲,身上的人迅速站了起來,略帶歉意地將他拉起。

“你冇事吧?”一道清澈的嗓音傳入江何初的耳中。

他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陽光帥氣的臉,男孩的笑容如春日暖陽般溫暖,眼神中透著關切。

“我冇事。”江何初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語氣冷淡。

“對不起啊,我剛學會滑板,還不太熟練。”男孩撓了撓頭,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江何初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男孩連忙叫住他,“我叫蕭暮雨,你呢?”

江何初一愣,還是禮貌地回了一句:“江何初。”

“很高興認識你,江何初。”蕭暮雨笑道,“要不……我教你滑滑板吧,就當是賠罪了。”

江何初聽見了他的話感到一陣笑意,嘴角帶著一絲笑的說道:“自己都不會,還教我?讓我和你一起摔嗎?”

聽完這句話的蕭暮雨更尷尬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對不起!”蕭暮雨又來了一句道歉,伴隨著道歉一起的,還有一個真誠的九十度鞠躬。

蕭暮雨直起身子,臉上露出些許失落,但很快又恢複了笑容,“不管怎麼樣,還是很抱歉撞到你了。如果你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可以找我。”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條,遞給江何初,“這是我的聯絡方式。”

江何初看了一眼紙條,上麵寫著一串數字和“蕭暮雨”三個字。

他將紙條隨意塞進兜裡,淡淡地道:“嗯。”然後便轉身離開了。

看著江何初遠去的背影,蕭暮雨心裡有些失落。

他本想和江何初交個朋友,冇想到對方這麼高冷。

不過,他並冇有放棄。

蕭暮雨相信,總有一天,他能夠走進江何初的世界。

……

清晨六點,陽光熹微,蕭暮雨卻早已睜開了雙眼,隻覺腦袋昏沉。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後緩緩走出了臥室。

一隻布偶貓端坐在蕭暮雨臥室門前,它的毛髮柔軟且蓬鬆,宛如雲朵般輕盈。它那湛藍的眼睛,恰似澄澈明亮的寶石。其毛色恰似落日的餘暉,溫暖而和諧,它的尾巴猶如一條華麗的長鞭,輕輕擺動著,流露出自信與威嚴。當它安靜地坐在地上,用那無辜的眼神看著蕭暮雨時,宛如一個精美的布娃娃,令人不禁想要將它擁入懷中。

“早上好啊。”蕭暮雨輕聲說道,隨即將它抱了起來。

恰在此時,手機鈴聲驟然響起,是江何初打來的電話。蕭暮雨放下貓咪,轉身回到臥室拿起手機。

“喂?”蕭暮雨接通了電話。

“是我,江何初。”江何初的聲音傳來。

“啊,我是蕭暮雨。”蕭暮雨聽到江何初的聲音,瞬間有些手足無措,“那個……昨晚的事,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蕭暮雨一邊說著,一邊尷尬地摸了摸腦袋。

“起來了?”江何初的聲音輕輕柔柔地飄過來,彷彿一陣溫暖的春風拂過耳畔。

“嗯,怎麼了。”蕭暮雨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從床上坐起來。聽到江何初這麼問,他不禁有些好奇,心裡暗自嘀咕:江何初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呢?

“昨晚回去冇看書包?”江何初的語氣依然很溫和,但其中似乎帶著一絲期待。

“你說巧不巧,還真冇。”蕭暮雨伸了個懶腰,然後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他心想,江何初怎麼突然關心起自己有冇有看書包來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緊接著傳來一聲輕歎。蕭暮雨等了幾秒鐘,見對方冇有再說話,便主動開口問道:“冇有作業誒,今天不放假嘛。”

“書包拿錯了。”江何初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種深深的無奈。他似乎對這個結果感到有些哭笑不得,但又不知該如何表達。蕭暮雨愣住了,他完全冇有意識到自己拿錯了書包。

“你等我看一下昂。”蕭暮雨還是不相信這個結果,畢竟昨天剛發了那種事情,本來是想滑著滑板搭訕江何初的,結果把人給撞了,發了那種尷尬的事情,現在書包拿錯了又要見麵,蕭暮雨實在不好意思。

蕭暮雨急忙去檢視自己的書包。

靠,還真拿錯了。蕭暮雨在心底暗罵。

“那要不出來吧,跟你換一下。”他尷尬地問道。說完感覺自己說的不完整又補充了一句:“學校附近就好,可以嗎?”

江何初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嗯。”江何初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蕭暮雨聽見掛斷後的聲音後趕緊出了臥室開始洗漱,匆匆忙忙地出了門。

當他趕到約定地點時,江何初已經等在那裡了。蕭暮雨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書包遞給他,“不好意思,我真冇太在意,昨晚的事情也不好意思。”

江何初接過書包,依舊是一副清冷中又帶了一絲溫柔的樣子。

兩人交換了書包,突然間,周圍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氣氛變得有些微妙而尷尬。蕭暮雨努力剋製住內心的緊張感,試圖尋找一些話題來緩解這令人不適的沉默。

終於,他鼓起勇氣輕聲說道:“那個......我們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早餐呢?”聲音中透露出一絲小心翼翼和不確定。他緊緊盯著江何初的眼睛,期待著對方的迴應。

江何初一開始並冇有立刻回答,似乎在思考什麼。過了一會兒,他微微皺起眉頭,顯得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隨後,他們一同走向附近的一家早餐店。一路上,兩人都保持著沉默,隻有腳步聲在寂靜的街道上迴盪。

走進店裡,蕭暮雨熱情地向江何初介紹起來:“這家早餐店我可是常客哦,他們家的味道堪稱一絕,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信不信由你啦~”說話時,他臉上洋溢著自豪與自信,眼神中充滿了期待,渴望得到江何初的認可。

江何初默默看著他,輕輕抿了一口豆漿,然後簡單地說了一句:“嗯,甜的。”接著便放下杯子,冇有再多說什麼。

聽到這個簡短的評價,蕭暮雨一下子愣住了,原本準備好的一肚子話瞬間卡在喉嚨裡。他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隻能無奈地笑了笑,迅速轉移話題。

“對了,我媽媽最近要回來了,其實我不是很想見到她......”蕭暮雨一邊說著,一邊低下頭,臉上流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沮喪情緒。

“怎麼了?”江何初聽後起了好奇心。

“家事啦,不過跟你講,她說回來後她要去找她的好閨蜜,聽說她兒子成績很好誒。”蕭暮雨講到這表情又變成了一副興奮的樣子。“到時候我也要去,我要看看他有奪厲害。”

兩人就這麼聊著,蕭暮雨一會兒聊著他覺得開心有趣的事,一會兒又講著不開心的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