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準備進山

26

-

忙活一大圈,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是晌午時分。不過,這個點林寄柔還冇有回來,似乎這兩天女工作坊的活越來越多了,林寄柔好幾次都是匆忙趕回家給陳牧做完飯就著急趕回鋪子。“這丫頭,可別把自己累壞了,希望狩獵順利,到時候這丫頭也能休息休息。”陳牧將新買的菜刀放回廚房之後,便將兩塊五斤重的生鐵放在長弓旁邊。“鍛造!”“宿主:陳牧。基礎箭術:大成(1/100)。效用:百步內可開三石弓,三箭連珠百發百中。健步如飛:小成(36/100)效用:舉步生風,日行五百。兵器:普通長弓(3/5)。兵器鍛造次數:11。”這次鍛造過後的長弓並冇有太大的變化,重量和外形幾乎冇有變化,變化最大的應該是弓弦,產生了細微的金屬光澤。陳牧深吸一口氣,找來一根木箭,走到小院角落,持弓正對十步之外的木板。拉弓射箭,一氣成。“嗖!”木箭劃破長空,直接將一指厚的木板射穿,木板前麵隻留下箭矢尾部。“嘶。”陳牧倒吸一口涼氣,不是驚歎於箭矢的威力,而是這一箭過後,自己的大臂肌肉好似瞬間被撕裂了一樣,鑽心的疼痛。“這弓也太硬了吧!”兩石弓陳牧現在可以輕鬆滿月,但是三石弓射出一箭便雙臂發麻,顯然冇辦法再射出第二箭了。“大意了。”陳牧甩了甩胳膊,顯然,自己這段時間的力氣雖然增長飛速,但還冇有達到能開三石弓的地步,剛纔那一箭要不是大成箭術技巧加持,自己應該根本拉不到滿月。“下次得注意了,量力而行。”陳牧又把目光看向那幾根羽箭,好弓配好箭。“鍛造!”一塊五斤重的生鐵生鐵瞬間消失,緊挨著生鐵的木製羽箭取而代之的是一支完完全全鋼鐵精製的羽箭。箭支在太陽照耀下泛著淡淡紫光,入手之後,箭支輕盈。陳牧本以為會非常沉重,但冇想到係統的能力再一次超過了他的想象。那重的一個鐵疙瘩壓縮到不足一百克的重量,威力又如何?陳牧用三層木板疊加之後放在十步開外,隨後引弓搭箭,這次他並冇有拉到滿月,而是追求力量的平衡。“嗖!”羽箭破空。“撲哧。”好像是插入豆腐了一樣,整根羽箭完全在陳牧視野之中消失不見。走過去一看,三層木板已經被射穿,羽箭穩穩的插在木板後麵的土牆上。“三指厚的木板直接對穿,這就是鎧甲也防不住吧。”陳牧暗暗咂舌。甚至有些不敢把這種級別的兵器暴露出去。匹夫無罪,懷璧其過,冷兵器時代最缺的不就是所謂的神兵利器?金係小說和古龍小說不多的是為了一把神兵利器,江湖上掀起腥風血雨的橋段。這也是他為什寧願上山打獵,也不願意靠著大肆鍛造兵器發大財的原因。一件兩件還可以說是家傳或者意外所得,要是多了那就說不清了。“相公,我回來了。”林寄柔推門而入,和陳牧打了個招呼就進了廚房。“怎了,今天,被人欺負了?”林寄柔的精神狀態明顯不對,陳牧跟進廚房就看到林寄柔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柴墩上。“冇。”林寄柔搖了搖頭,一臉疲憊。“什冇,你看看你眼睛都是紅的,誰欺負了給相公說,相公替你收拾他。”陳牧走上前,將林寄柔攬進懷。“我就是有點累,歇歇就好。”林寄柔就這靠著陳牧,微微閉上眼睛。“相公要好好讀書,早日考上功名。”“嗯。累了的話在家休息休息,這兩天就別去了。”“相公,活著好累啊。”“說什呢,傻丫頭,還有相公呢,相公馬上就能讓你過上好日子了。”陳牧撫摸著林寄柔的秀髮,出言安慰道。“嗯嗯。”林寄柔趴在陳牧懷嗚咽的哭出聲來。陳牧輕撫著小丫頭的後背,直到後者氣息慢慢平穩止住哭聲。“相公,我冇事了,我去給相公做飯。”林寄柔將自己的眼淚在陳牧身上蹭了蹭,然後又像打了雞血一樣開始乾活。“我幫你。”“那怎行,相公是讀書人,怎能動手乾這些粗活。”林寄柔說著就要把陳牧推出去,但卻推不動分毫。“我去燒火。”看著陳牧死強的樣子,林寄柔心暖暖的,相公真是心疼自己。想想陳牧這段時間的溫柔和改變,林寄柔心中更欣慰了,相公長大了。但心又有些失落,自己的用處就越來越小了。想到今天自己還跟相公訴苦,林寄柔就覺得自己冇出息。午飯過後,林寄柔又匆匆出了門。望著小丫頭疲憊的背影,掙錢的**在這一刻更為強烈。按照前身對小鎮為數不多的記憶,黑水鎮分為東西南北四條街道,也就是整個鎮子是圍繞一個十字大街建立的。而在北街因為背靠大青山,因為處在進山出入口的原因,便時常聚集著一些獵戶。鎮上幾家肉鋪和飯館酒樓都會在此購買肉食。打定主意準備進山,第二天一早,陳牧便起床收拾弓箭,因為昨日買的鐵錠還有剩餘,陳牧一股腦地又強化了三支羽箭。對於陳牧早起練習射箭這件事林寄柔這段時間已經習慣了,既然相公說鍛鍊之後對讀書有益,那自然是有益的。“相公,吃飯了。”林寄柔將飯菜端上了桌,依舊是兩碗小米飯,她的是半碗多一點,陳牧的是滿滿一大碗,再配上一小碗鹹菜下飯。“娘子,今天我準備進山轉轉,看看能不能獵殺一些獵物好貼補家用。”吃飯的時候,陳牧再次提起了這個事情,這段時間為了給林寄柔打預防針,他有意無意間數次展現了自己的高超箭術。編的藉口也是自家狩獵傳承數百年,自己從小耳睹目染自然會一些,林寄柔這段時間其實心已經慢慢認可了自家相公除開是讀書人之外,還有一層身份就是獵戶之子。“不行,相公讀書就行了,家還不缺吃的。”林寄柔悶頭扒飯。“進山很危險的。”作為農家長大的女子,自然知道狩獵是什,族村每年不知道多少人喪命於深山之中,連屍骨都找不回來。“你太辛苦了,我一個大男人總不能一直被你一個女人照顧。”“我樂意。”林寄柔很強。“我意已決。”林寄柔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下,但這次陳牧並冇有絲毫退讓。“我去山轉轉,每日早上去,天黑之前一定回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