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暮春時節,王義則沐著熏暖的風,在一個小土丘上遠眺,隻見遠方——青石瓦磚,一排排灰黛引向天際,隱入青山,像極了仕女畫中春山眉緩緩上挑。

他有些憂鬱,置身在這山水墨畫中,一種無法紓解的情懷油然而生,就好似捕魚人的木槳輕輕劃過平靜的江麵,驚擾了這清水倒影中層巒蒼翠。

他提著行李站在江邊,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身形消瘦,麵容消瘦顯得原本深邃的眼窩更加突起,扯了扯嘴角,笑起來像極僵硬的木偶,年久失修。忽有清漣盪開了這一瞬的僵硬,一抬頭,木漿推開層層清波,將一隻小船兒送至眼前。

“後生,要渡江麼?”船伕是一個滿臉佈滿皺紋的,有著渾厚聲音的老頭,白髮蒼蒼,眼神深邃。

“老人家,我要到對岸去。”王義則看著眼前拿著船杆的船伕答道。

“上來吧,後生你這是要去哪?過了江就到了平陽縣了。”老人將船推至岸邊,停的穩當。

王義則提起行李踏上小船,老人招呼著王義則往後站。老人搖著船杆,將水波送向遠方,忽然扭過頭來,”後生不是本縣的吧?”王義則愣了愣,有些呆愣,“對!我不是,老先生是如何知道的?”

老頭邊搖著杆邊說到:”我看你不像我們那的人,我在這擺渡幾十年來來往往的人也見了不少,縣裡像冇有你這樣的,倒是像城裡教書的先生。”

王義則聽後微微笑到,“老人家,我可不是城裡教書的先生,讀過幾本書,識得幾個字,還不到能教導彆人的程度。”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