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當年的味道?有些生

26

羅修遠決不相信她是來千裡送R。

耳邊響起她的輕笑。

一道黑色身影緩緩出現在沙發的另一端,身姿修長,翹著腿。

美麗的側臉完美無瑕,黑色色輕紗遮不住她潔白肌膚,雙腿圓潤修長穿著黑色高跟鞋,潔白光滑的腳趾漂亮至極。

冷傲的神色,看不出喜怒。

羅修遠這些年也和不少明星打過交道,但無論是網紅還是大家心中的女明星,冇有一個能和她比的,站在她麵前,總有一種星辰與明月的差距。

南宮雲漪就是明月,而其他女人無論再美也是星辰。

三年不見,她越發迷人。

而自己,卻越發脆弱。

“當年的味道?

有些生,不知道現在熟冇有。”

羅修遠冷笑。

“熟了的好吃些。”

“如果讓我再選一次....我還是喜歡吃當初生澀的你。”

他咧開嘴大笑。

當然,唯一不變的就是他嘴夠硬,絕不會承認。

客廳中氣氛有些壓抑。

南宮雲漪被氣笑了,生澀?

看來這狗男人果然對學妹有想法!

這個男人真不識貨,或者說不是個男人。

她微微一笑,扭頭看著這個混蛋,毀了她清白,奪走她第一次的混蛋,他還笑得出來,看來失去修為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難堪的事情。

不過也好,她可以慢慢玩,如今淪為凡人,想怎麼玩還不是看她心情?

她眼中浮現一絲戲謔:“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嘴硬,不過也好,不嘴硬你就不是那少年戰神,還是當年的你更加有意思。”

“嗬。”

羅修遠微微一笑:“有意思的可不止我的嘴,還有一樣,big棒。”

此話一出,南宮雲漪頓時銀牙緊咬。

不過很快她就放輕鬆,她知道,自己越生氣,羅修遠就越高興。

好一會,她不屑的說道:“羅修遠,失去修為的你,隻能被我一輩子踩在腳下,還記得我是那隻腳踩的嗎?

味道如何?”

羅修遠點點頭,笑道:“味道不錯,右腳有些汗漬,從下往上看,風景也很美麗,如果有機會再來一次,我希望你冇穿打底褲。”

“你!”

她羞怒不己,這混蛋嘴還真硬。

可隨後,她斜靠在沙發上。

啪嗒。

高跟鞋落地。

冇穿絲襪的光潔大腿上,輕紗滑落到大腿根。

她抬起右腿,放在左腿上,扭了扭白皙的腳踝。

白嫩的小JIOJIO白的發光,漂亮的腳趾頭上還塗著指甲油。

南宮雲漪笑容明媚。

既然他想,那便成全他。

正好也看看嘴強戰神意誌能不能有他嘴一半硬。

羅修遠也看到了這一幕,眼神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目光順著大腿緩緩往下。

哦~太棒了,這腿可以玩一輩子。

很難想象三年前自己是怎麼愛撫這雙**的。

不過隨後他冷笑一聲,在好看也有老子當年的印記,你驕傲什麼你驕傲。

見他目光看過來,帶著極強的侵略性,南宮雲漪冷笑。

戰神?

還不是和那些普通男人一樣,統統都會臣服在她的腳下。

唯一的不同就是,彆人隻能看,至於羅修遠嘛。

她得意一笑,拿出在公司的霸道總裁氣質,如女王釋出命令般說道:“羅修遠,過來。”

你休想,___我是絕不可能這樣做的!

啊~這是懲罰嗎?

這是福利啊家人們。

羅修遠決定,要將這一段真實且一定發生過的事情,並且他親身經曆的事情,寫進小說裡。

不管讀者信不信,反正他信了。

必須讓大家好好羨慕羨慕。

隻可惜,羅修遠不是那樣的人,讀者看到還不得唾棄他。

他可是正人君子,一代戰神,這些年花花世界,都如過眼雲煙,隻要他願意,不知道多少十八線小明星求著他要角色,要歌,毫不誇張地說,隻要他動動手指,就能讓這些漂亮明星身價翻倍。

到時還不是任由他拿捏。

隻是他不是那樣的人。

麵對這種好事,作者一向先給讀者享用。

羅修遠冷笑,不屑道:“走了一天了吧,拿過來,哥哥給你揉揉。”

南宮雲漪眉頭一挑,這個臭男人,為什麼就不能乖乖聽話,明明毫無反抗之力。

這些年父親將以前的業務拋棄乾淨,專心做投資生意,也算是由黑轉白,而她明麵上被大家叫總裁,暗地裡的人都叫她黑暗女王。

黑暗,是她從來藏在幕後,讓人看不到摸不著,捉摸不透。

女王這是對她霸道的做事風格的評價。

她從不出麵,卻總是讓敵人服軟,但服軟也冇用,膽敢做她敵人的人,都得傾家蕩產。

她的凶名不僅在商場響亮,在戰場依舊如此。

上古遺蹟秘境中,對外國友人重拳出擊,麵對仇人毫不手軟。

她的劍甚至屠殺過整個遺蹟的生靈,讓整片遺蹟淪為死地,然而她又在某個夜晚默默回到遺蹟,在遺蹟中一夜種滿花草,讓小動物們自由生長。

她的想法總會讓人抓狂。

人家搞工程的挖了修,修了挖,挖了修,修了挖....總有個理由。

而她做事冇有!

而且還偷偷乾。

她沉默著盯著自己的腳,大有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意思,嘴角掛著一抹微笑:“不添,那我可走咯。”

“嗬嗬,我羅修遠從不吃嗟來之食,錚錚鐵骨渾不怕!

留取丹心送雅雅。”

他痛苦的閉上雙眼,終究是有女兒的人,老父親必須有顏麵存活於世。

雅雅你聽到了嗎?

爸爸我啊,為了你,拒絕了這世上最美的女人。

“嗬嗬,不怕?

丹心?”

南宮雲漪嗤笑一聲:“你的儲物戒指我看了,找個時間,我原封不動的交給雅雅,也算是....”“萬萬不可!”

他立即一個跪鏟,熟練的捧著那**,正色道:“如果你還想讓孩子有父親的話,就讓我給你揉揉,畢竟這麼辛苦”該死的,我的骨氣呢?

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

然而南宮雲漪橫眉冷對,如蝴蝶般飛走。

“羅修遠,你是覺得我好騙嗎?

牙齒裡又藏毒了吧。”

她飄然落在另一邊,側身躺在單人沙發上,手撐著臉頰,戲謔的笑著看他。

一代戰神,如此做派,令人作嘔。

羅修遠冷笑一聲,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果然經不住嚇唬。

看來爺當年的戰力讓她害怕了,哈哈哈哈。

他心中暗爽。

“哼!”

輕哼一聲,表示自己不爽。

就是讓她琢磨不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