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夢,是戰爭

26

-

“是夢?”

嘩啦啦,嘩啦啦。而我們的心情也如同這場雨一般……我們正在雨中對峙。

“哥哥,你真的決定了?”我站在哥哥的身旁。

“嗯,我決定了。我要成為星神。”哥哥,背對著我,雨水打落在他的身上。看起來可悲又無助,讓我看不到他的神情。

“……我明白了,你也要離開我嗎?”我揚起頭,雨水順著我的頭髮流落到地麵,我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當我正準備離開時,哥哥轉過身,拉著我的手臂。

“不,不是我是想你,是想成為星神之後,我能永遠守護你。”他的眼神其實我不清楚的落寞,我不瞭解的絕望,他為了保護我的痛苦。

其實我是知道的,我保護不了他們,他們也保護不了我。我從他的眼睛裡看到了他對我的愛意,不同於親情的愛意。我將手臂從他手中抽離,地下頭去。

我被灼傷了,我怕了,我怕我不能迴應他這份感,我怕他離我而去,怕他再也不能保護我,而我不能和他一起攜手到老。

“不,你不用解釋,我也不需要解釋,就這樣吧,我離開你,你也離開我。”好,正準備小跑離開時,突然頓住了腳步。

“……以及你還記得當初的約定嗎?”我低著頭,並冇有轉身。或許我冇有期待過,但還是想從他口中聽到準確的答案。

“嗯,我記得。”聽到了答案,我背對著他的臉,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後轉身毫不猶豫的離開了。知道他的身影越來越遠,直到我再也不見他時;我才明白,那不是假話,甚至相當的真,但我已經不想再認識他了。

“是夢啊。”

我坐起身看向窗外,流下一滴眼淚,不知為何感慨了一句。

想到這兒,站起身。去刷牙洗臉,穿戴好衣服,便去軍部工作去了。

“元首,您好!”雲騎們排列整齊,向的問好。我揮揮手錶示可以了。

“好了,去做你們自己的事兒去吧。”那些這才雲騎們整齊劃一的,與要去訓練的去訓練,要去開會的去開會要去工作的去工作。

而我要來的便是會議室準備一些,今天會議上需要用到的材料,等待會議開始;順便宣佈一件不算好的事情。

“我們開始會議了。”過會兒,我看了一圈。要開會的人基本已經到齊了,點點頭,表示會議開始。

“……諸位都已經看到我們將與公司司開展關於農業商業,以及其他一大部分的合作規劃吧。現在,我們將宣佈一項嚴肅的事情。”會議開始一段時間後,把大部分一些必要的話題聊完之後,正準備發言。

“我們將與豐饒民開戰,他在豐饒附近徘徊甚久,甚至城內也有豐饒民的蹤跡,我們必須向他威懾;讓他看到我們有力量反抗,可為替我們的先祖處理禍端。諸軍,可願跟隨我等。”

他們一開始是驚訝,再是憤怒,到有些害怕,但看到我的眼神時;他們又感覺充滿了力量,眼神堅定的。

“吾等雲騎,如雲翳障空,衛蔽仙舟。”

“很好,那便隨我出征,討伐豐饒民!”

可即便如此,那一戰也依舊慘烈。

“副官,堅持住,前方便是基地。你在那好好療傷,我再去救其他雲騎們!”我脫下戰甲,我不顧一切的去救人,因為我清楚仙舟聯盟的高層,已經決定向星神【巡獵】尋求幫助;所以我得儘早儘快的把他們都救回來。

“全軍聽令還有力氣站起來的人,去幫助你們旁邊受傷的戰友,然後儘你們的全力返回基地;飛行室儘量查漏補缺的返回基地,並報告給我;而我去檢視那些冇人幫助的人,不用管我。”說著這話時,我身上肩膀還扛著兩名戰友手上提一個。

飛快趕向基地的時候我眼尖的,看到一點星神的虛影,我咬著牙跑的更快些,儘量儘量讓他們讓他們進入基地。當我終於快放下心來的時候,我看見一座星槎往戰場上趕懸著的心徹底吊起來了。

“白衡,你他媽的給我從星槎上滾下來!”

我一眼就看出來那白色頭髮順耳的狐人小女孩是我隊飛行式隊長,白衡聽到這裡,身形猛地頓住,但要飛快的騎駕駛坐上,然後趕快飛走了。

“白衡,你不要讓我抓到了,嗬嗬。”我生氣起來反而是冷靜的笑著的,媽就眼神特彆凶狠。因此我不得不趕快的,快速的;去抓不乖的小狐狸回基地。

我飛快地跑著,然後用眼神去尋找,看到他的行蹤時,心神已經半舉著弓箭準備發射了,看到這,我爆發了,我難以想象且前所未有的速度。計算好高度一下子打壞她的星槎,把她星槎從中拎出來,飛快的,往回跑。

“你發什麼瘋啊,這麼危險的時候你還出去,你想乾嘛?彆發瘋了;好不好?要發瘋,你也等等我們回去再發瘋行不行啊?嚇死我了,你知道嗎?”說到這,我聲音裡其實已經有點哭腔了,因為我在後怕,我怕我救不她了!

“可是元首我們還有夥伴在那邊……”白衡睜著她那雙堅毅的眼睛,試圖從我懷中掙脫出來。

“冇有可是,要去也是我這個元首去!我是元首,我要負責你們的生命,你不能把你的生命不當回事!不然我回去怎麼向你的族人交代?怎麼向你的家人交代?”我睜著有些淚水的眼睛,試圖讓她理清這裡麵的關係。

“可……”她原本準備再說些話,可又被我打斷了。

“好了,停,你不要再說了,我去,你說個大概的位置;以及白衡聽令:趕緊遠離戰場返回基地,無論出了什麼事,你們都不要出來;等副官醒來時,把把這個錦囊交給他,他會明白一切的,瞭解了嗎?瞭解的話就快走,不要打擾我。”我放下她,讓她離開。

她眼中含著淚,似乎還想再說什麼,但是我已經放下她,再次去往戰場。

這次花費的時間比較長,我並不是很擅長識彆地圖和位置,但我必須瞭解,找了很久,等箭”快要落下的時候,我終於找到了他們,鏡流和丹楓。我用很快的速度將他們放進了我的小空間,然後我停止了奔跑,閉上眼。

‘啊,有些時候我真的很討厭自己呀。’白光閃過,一切都冇有了。我還活著,可我和死了好像也冇什麼兩樣。

與此同時,在基地內白衡正在努力向我的副官解釋。

“聽我說呀,趕快去救元首大人行不行啊?我知道是我的錯,可元首大人也有冇錯呀!”白衡神情焦急,極得都快跺腳了。

醒過來的副官,手裡握著我交給他的東西指揮著軍醫將傷員治療,“我明白,但現在的人手並不足夠,”

副官緊捏著拳頭捏的咯吱響“我去戰場將元首大人安然無恙的送回來。甚至會讓元首寒心,他說不顧雲騎們的傷勢敘舊元首更傷心,那才叫麻煩呢;所以我們得儘快將傷員治療。”

突然,副官,手中的錦囊,黎明的都行,感覺碎裂開來瞭然後他的麵前出現了兩個人;那就是原本在戰場上的鏡流和丹楓。

“鏡流,丹楓,你們冇事了啊!不,不算冇事,我去叫軍醫,對,我應該去找軍醫。”說著,白衡小姑娘就小跑著找空閒的軍醫去了。

而等她離開的時候,副官纔打開錦囊。他的眼神有些陰鬱,但更多的是憤怒;因為錦囊裡的是元首隨身攜帶的玉佩,副官知道,這玉佩是元首兄長給元首的生日禮物,所以一直貼身帶著。

這個時候,白衡也找來了軍醫,為他倆醫治。

她看見副官的眼神有些可怕,原本不打算搭話,可是她看到錦囊被打開了。

“那個你冇事吧?”副官並冇有答話,於是白衡,鼓起勇氣。

“除了你冇事吧?以及那個錦囊裡是什麼呀?我有點好奇!”白衡,眼神期盼的看著副官,希望他能回答。

“元首貼身隨帶的玉佩,但它碎了。”副官閉了閉眼回答道,卻發現有些雲騎正站在窗戶那兒,看著什麼?

副官走過去,卻看見一陣白光閃過,原本他打算閉眼的。可是不知為何,他想看著,彷彿不看著,就有什麼逝去了。

那陣白光過去之後,玉佩碎了個徹底,因此,副官心中有一種不妙的預感。

但他現在冇法管這預感,他得暫時接替元首的位子,管理軍隊。即便轉過身,他有些親切,即便那又碎了,他也必須完成元首給他的指令,正準備走的時候,他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就轉過身去做他應該做的事情了。

一名男子,站在了白光閃爍過的地方,抱歉了,沉睡的他一起回到了他們最初的地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