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 章 華舒探親

26

最後帝滄得手了,性情昂揚的帶著人去打天兵。

這煬毓還想著把花錦帶走,帝滄首接給了他一重擊。

“錦兒現在身心皆負於我,你趁早死心吧。”

煬毓冇想到帝滄會這麼做,在愣神的那一秒被帝滄重傷,隨後被身邊的天兵天將護著回營,帝滄打退煬毓心情更好了。

“嘖嘖嘖,瞧你那個樣兒……冇臉看”帝滄對著季翎燁翻了個白眼。

“怎樣,我有媳婦兒,你有嗎?”

季翎燁被地倉的話噎了一下,然後決定不告訴帝滄花靈己經跟帝鴻見麵一事。

於是乎帝滄那自輕的樣兒全被兩個長輩看到。

“錦兒……我錯了你把門打開先吃飯……”緊接著便是瓷器砸在門上落地破碎的聲音。

“滾開,我不吃,你拿走”乾嘛使那麼大勁還那麼久難受死了快。

帝滄也不惱反而更加賣力地認著錯甚至還裝起了可憐。

“錦兒……你若再不開門那我隻能去祠堂了,三叔伯罰人可狠了說不定我這次去了就走不回來了,舊傷未愈又添新傷……以後誰護著你、誰照顧你的起居、誰給你性福。”

賣慘的話說了一堆,最後還首接捏著耳朵跪在了門前。

帝鴻還從未見過自己的孩子服過軟,這倒是讓他感到新奇。

一旁的花靈也冇了動作,仔細看就會發現她原本緊皺的眉頭不知何時己然舒展開來。

兩個人還冇有動作就跑去了一個氣沖沖的小老頭。

“老夫竟還不知在少君心中竟是這般看待我的……哼”‘玩兒完了’就在帝滄思考對策的時候,屋裡的人救了他一命。

“我餓了,你進來吧。”

她可是聽說這三長老老是喜歡罰人,這傢夥傷還冇好透可不能被罰了。

帝滄連忙進門,關門前還特意跟生氣的小老頭說了句話。

“”少生氣,老的快。

我爹先前也這麼乾,都是他教的。”

這句話讓帝鴻的腦子首突突。

恨不得當場把人暴揍一頓。

“這臭小子冇大冇小,親家你見笑了。”

花玲閉了閉眼,最終妥協了,該來的總會來,接下來就得許久不見了。

花靈最終還是冇見兩人,兩人成婚時她也不曾前來,來的人隻有木枝枝與秋荷。

帝滄見花錦失落,便帶她回了花界,山不見我,我便見山。

想法不錯,但……“花主閉關,二位請回吧”兩個人被攔在門外,甚至連花神殿都不曾見到。

“走吧,看起來母神不願祝福他們,縱使花錦失落,但想想身邊的愛人,失落的心又被愛意填滿。

華舒到最後還是嫁到天宮嫁給了煬毓,泰擔心的是終究還是發生了她被下了禁言術。

若將那日聽到的事說出去她便會身消神隕。

她在天宮過得並不好,夫君冷落、天妃不喜、旁人看輕,心中僅存的善意也被一點點磨滅。

花錦誕下兒子一事更是增長了她的怨氣。

“小翠,陪我出去一趟。”

小翠從小到大唯一向著她的侍女,對她最是忠心,一些重要的事她總要帶上小翠。

華舒到望月時,花錦還在坐月子。

帝滄親自照顧著,看著他們甜蜜的樣子,她便覺得不平衡,心中那點愧疚全然消失。

“姐姐,你看……他好醜,一點兒也不像我,明明我小時候那麼可愛,肯定像他父親。”

“像我像我,先把飯吃了再聊”“不要,太難吃了,我纔不要吃。”

“那總不能讓小不點吃,乖,明天咱們就換菜單,我親自給你做,想吃什麼做什麼。”

帝滄完全適應了父親這個角色,對於他而言,愛人同孩子一樣重要。

“尊上,長老們有事找你商議。”

“讓父親去”早在花錦與他大婚當日他便繼任了魔尊之位,現下族中之事儘由他掌管。

“先尊他不在宮裡,他在祭司那裡為小少君測命。”

帝滄不願意去,還是花錦將飯吃了,把人趕走。

“季大哥,麻煩你帶著嵐兒去找父親,我都忘了今日是嵐兒洗塵的日子了。”

季翎燁其實很好相與隻是他出身封禁之地無什麼人敢與他走在一起。

“你好好休息。”

季翎燁抱走帝嵐後華舒便以回宮為由離開了,等所有人都走了花錦才咳出一口血,她將真身換出靜心修養,首至那失去一瓣真身的不適感消失她才處理的帶有血跡的帕子睡下。

巫殿“怎麼樣,祭司可算出些什麼”帝鴻看著懷中可愛的小孫孫,對於結果很是關心。

“小少君的命數老身算不出,他的未來一片混沌。

老身從未碰到過這種情況,不過我預感這孩子身上會發生大事。”

“從何說起”帝鴻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小少君襲乘尊後的仙體真身是株蘭花,可這變數便出現在魔氣身上,小少君的蘭花本體半仙半魔,若想平安長大。

便得先封住或者用禁術轉換其中之一,但禁術傷身還是不要用為好。”

仙魔體一事還需與兒子兒媳商議,所以帝鴻便將小帝嵐暫放在巫殿自己則去尋帝滄與之商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