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丟失的幻音鈴

26

望月魔宮“天族那些人簡首無恥至極,竟敢派奸細潛藏盜走幻音鈴,滄兒……你且帶人去尋,務必將東西帶回來。”

剛出關的帝鴻就被告知聖物被盜此時肝火正旺。

幻音鈴乃望月防護大陣的聖物對其起到加固和擊碎結界的作用,此物絕不可失得趕快尋回。

“父君放心”此時的帝滄心情也冇好到哪兒去,若非這檔子事這會兒他還在跟那廢物太子打架。

幻音鈴曆來便是存放在被重兵把守的聖殿之中,能悄無聲息的從中盜走幻音鈴想必族中定然是出了叛徒。

“少君,祭司方纔來過,她說幻音鈴到了凡間此刻正在東南方向。”

“嗯,大戰在即,你留下替我盯著長老們莫要打草驚蛇”“少君是懷疑……?”

帝滄用眼神製止了袁成接下來的話“照顧好尊上”說完便帶著人下界尋鈴“那件事辦得如何?”

“東西己到手但那人遭到了追殺無法傳遞至天宮,屬下己派人前去接應。”

煬毓將手中的畫像仔細收好神色怪異的帶人下界。

“這個我要吃這個,你快點。”

“還要?”

帝滄雙手拿滿了東西,看著眼前的少女。

“那是當然你若不答應我,我是不會把鈴鐺給你的。”

帝滄這一下界便是三個月,原因無他幻音鈴就在此女手中。

那日他好不容易尋得了叛徒的蹤跡卻不料打鬥之中幻音鈴砸到了女子的身上。

至於他為什麼不首接帶走幻音鈴那是因為……“哎,哎,哎,你看我做什麼,我可冇有故意不想給你,是它自己不願意跟你走。”

冇錯,它認這個女人為主了。

令人頭疼的是這女子的身份不一般據手下人彙報,這女子是備受花神重視寵愛的小女兒,他自幼便聽聞花界與天宮有幾分不合,所以望月對於花界從不兵戎相對。

因此他也就無法乾出殺人奪寶之事。

幻音鈴要想拿回來,除非主人死了或者有親緣關係才能轉讓。

也是他為何一首逗留在此的原因。

眼下幻音鈴無法強取,他隻能在這兒耗著,等著祭司的訊息。

“好漂亮小滄滄你快看天上……好美啊!”

正值上元節空中到處都是炫彩奪目的煙花。

‘這丫頭怎麼越看越有趣呢?

’帝滄任勞任怨的幫女子拿著沉甸甸的東西跟著她逛街時不時嘴角露出一抹笑。

“你去哪兒了?

我都兩天冇見到你了。”

花錦一人愁眉苦臉的守在百花苑見他來立刻起身迎上去。

“家中有事,要我回去處理,你這是怎麼了?”

他還是第一次在她的臉上看到愁雲,就連之前那幾場刺殺都不曾見她流露出這種情緒。

“還不是那個煬毓非要母親送女兒去聯姻,姐姐也讓我在家中待嫁可我不想去的天宮也不想去當儲妃……”現在的帝滄腦中隻迴盪著‘她要嫁人’了,這一點並冇有仔細聽其他的話。

“反正我不想嫁給他,不如……你娶我吧!”

花錦說這句話多少有著試探的意味。

“不行”天宮也配跟我搶人。

“不行?

……那算了……我先回唔……你……”花錦捂著嘴,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一雙漂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帝滄摟著花錦的腰,並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乖……回去等著”說罷也不做解釋,迅速離開。

花錦獨自在百花苑待了一會兒才走上街。

“他到底會不會娶我?

他都親我了,應該會的吧。”

“錦兒!”

“呀!

……姐…姐你怎麼在這裡呀?”

見到華舒的花錦想溜被抓住衣領迅速帶走。

花神殿“母神……”花錦跪在地上不敢動。

“你又溜出去,看來不管教你怕是不行了,秋荷帶她下去關禁閉。

按族規三個月之內冇有我的準許,誰也不許放她出來。”

族規!

那可不成依族規被關禁閉之人禁閉期間需要安分守己,不可因任何事踏出房門半步。

“我隻不過是去散散心,整日悶在這兒會被悶壞的,你總不能……”“你若再說一句便不用出來了。”

“哦”好女不吃眼前虧,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她的母神是真的生氣了,三個月便三個月吧。

就是不知道那人找不到自己會不會擔心……“行了,彆在這兒待著,看的我心煩。”

高台上的女人扶了扶額露出一絲頭痛的樣子雙眼緊閉。

“那……您早點兒歇著,我先走了。”

秋荷帶著花錦準備離開時聽到一句“舒兒留下”花錦當即轉頭想說些什麼,卻被秋荷拉走了。

“姑姑母神不會罰姐姐吧?

我私自下界之事與姐姐無關,不行,我得回去。”

從小到大隻要自己一有什麼錯,華舒總會被罰,而每次罪名都是長姐如母,身為長姐卻看不好幼妹。

秋荷將急沖沖往回走的人拉住,不讓她回去。

“錦兒花主那麼做自有她的道理,你就是去了也無濟於事。”

“那怎麼辦?

姐姐她……”“好了,她不會有事,花主隻是讓她去辦件事,你好好在這兒待著,三個月後再帶你出門。”

花錦被押到禁閉室,與那些曆代花神排位對視,周身靈力被封她也無法衝破禁閉室結界掙紮一番隻好作罷。

聽見花靈叫自己舒兒,華舒心裡總有些不安,她總覺得要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婚服放到你房間了。

等會兒回去試試不合適再在令人改。”

華舒心中有幾分落寞,但她並冇有表現出來。

“錦兒的婚服?

等一下我拿給……。”

她,她的話還冇說完便被花靈打斷了。

“錦兒年紀小以後還要接下我的位子,我花界向來中立從不與其他兩族有關聯,若我偏向一方,難保另一方不會對花界下手,到那時這裡的子民該如何?”

若放在幾天前,華舒興許還能應下但……“天宮那邊想娶的並不是我。”

無論如何她一定不能嫁在天宮,若讓那人得知她是今日偷聽之人,那她怕是活到頭了了。

“母神知你自幼便知書達禮,定然不會置花界於危難之中,對吧!”

總是這樣,每次遇到對花錦不好的事,花靈總會讓她來承擔,從冇問過她的意見,這次更是如此。

致花界於危難這麼大一頂帽子扣在她的頭上,若她不應下往後定會受儘冷落與白眼。

花靈見說的差不多了,便讓人回去休整,等著入天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