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假和尚亦尋常人

26

晚間後晌時分,這樂逸,進得自家西屋。

掩上房門。

也不知怎麼弄的,房中出現一道門戶,門上縱橫十九路,卻是一張棋枰模樣,上麵犬牙交錯有幾十顆黑白子,恰是一幅圍棋珍瓏詰棋,樂逸思索片刻,指尖一枚棋子閃爍,正打在珍瓏筋形要處,那枰上棋子閃爍,兩扇門戶緩緩洞開,樂逸踏步而入,搖身卻進了一處所在。

這處所在,庭院深深,綠草茵茵,繁花似錦,假山奇崛,房舍數間,有山泉潺潺流出,恰是一處花園景緻。

乃是樂逸一處隨身空間。

庭院中小徑崎嶇,各有兩處門戶,一處是樂逸來時門戶,另一處卻不知通往何處。

小徑中間有一八角亭,石桌石凳,一壺一棋,棋盤上黑白錯雜各幾十枚棋子,似乎棋局激戰正酣。

上首一青年正踞棋而坐,禿頭無發,麵頰消瘦,穿一身肥大汗衫短褲,隻一雙眼睛爍爍有光,遠遠看到樂逸走來,馬上興奮的站起,“獨弈無趣,小兔子,快來陪哥哥下上幾局。”

童子樂逸的名字中有個兔字,被這位消瘦的禿頭青年稱為小兔子。

樂逸本來不答應,可怎麼也糾正不過來,隻好無奈默認。

樂逸初來此處時,還誤以為遇到的是一位和尚,腦子裡總有些高僧印象,可接觸時日久了,才發現這就是個假和尚,不光葷素不忌,說起話來,也是生冷不忌。

此時樂逸頷首入座。

兩人各據棋盤一側,亭外似有一束光穿透八角亭縫隙,恰照在棋盤一點,短褲男擺手示意,樂逸拈起一枚黑子,兩人你一招,我一手,便交起手來。

“哈哈,小兔子,看哥哥這招金雞獨立。”

短褲男下了一招得意的棋。

樂逸左看右看,兩邊皆不得勁,隻好推枰認輸。

棋局稍歇,樂逸從懷中掏出那方硯台和筆筒遞給對方,短褲男一看大喜,反覆端詳,“果然是正統的文房佳品,光這材料,就很難見到了,你看這裡有些什麼,可隨便拿走”。

八角亭角落處有一長形矮櫃,櫃上有兩卷布匹,櫃子裡上下兩層,上層比較淺,左側擺著十幾個罐子,樂逸知是油鹽醬醋等等不知名的調味料,蜂蜜糖霜各有許多,右側一盒子,裡麵看著是些火腿燒雞啥的,下層略高,大致是些米麪之類糧食。

房舍間中倒也有許多其他器物,卻都不太合用。

有些拿出去,未免過於驚世駭俗。

二人結識頗有奇趣。

樂逸年方九歲多,母早亡,年下修葺墳塋路上,被樹枝劃破了左肋,浸潤了從小把玩的一枚淡黃玉石,當晚,樂逸就發現了那居然是一枚棋子,裡麵閃爍著晶紅光彩,隨後棋子居然能夠帶他來到這處空間庭院。

庭院中有樹,有石,有泉,有屋舍,中有八角亭,亭中石桌棋盤,屋舍中有床有榻,有鍋有灶,還有一些樂逸看不懂的奇怪東西。

似是早己有人入住。

再後來,禿頭瘦削男子出現,自稱姓貢名川,卻並非和尚,初次見到樂逸,大為驚訝,由於樂逸年紀幼小,貢姓男子連日來旁敲側擊詢問之下,終於搞清了樂逸的根底。

二人來自不同時空,卻共有此處空間。

從此時常在此互相交換些物品,也不拘物品價格,樂逸要用,說一聲,拿了就走。

回頭把自己手邊不值錢的破碗,杯碟,或者文房筆墨,甚至好看的石塊撿了拿給貢川,都能收穫一陣讚歎。

而貢川這裡,白糖,蜂蜜,隻是尋常,連做飯的米麪,做菜的精鹽,都是雪白晶瑩。

也不知貢川的世界到底是個什麼樣的。

物品如此精緻。

一杯一壺,一飯一蔬都格外講究。

在這個空間,兩人對弈從早至晚,累了就歇著,歇好了,還可以習字,作畫,讀書,打拳,舞槍弄棒,練功不輟。

真是想坐著就坐著,想躺著就躺著,此間樂,不思蜀。

而等到樂逸出去時,又發現外間世界竟然並無任何變化。

此處空間似乎是大能練就的一方靜止時空,專門用來休閒對弈所用。

也或者就是兩方世界空間的重疊,造成了此處的時間黑洞。

空間永恒而時間停滯。

貢川常說,“或許上古大能也有煩惱無處消減,於此空間獨處,封閉時間運轉,坐隱忘憂罷了。”

都道是人人皆有煩惱,縱使仙人亦難免俗。

反倒不如俗世芸芸眾生,知道的少,懂得少,那紛擾卻也少的多。

隻需吃飽穿暖,就無憂思纏身。

此處坐隱空間,足以令人忘憂。

卻不知怎地棋子散落兩處,帶兩人進入此間。

卻又不知是福是禍了。

二人熟悉之後,樂逸每每被貢川拉著在空間中一通操練,操練什麼?

就貢川那體格,也不太可能是操練武藝。

被拉住了下棋而己。

從古至今,琴棋書畫都要消耗大量時間,下棋更是消耗時間的第一大戶。

貢川尤其愛棋,恨不得醒來就下,下到睡去,還在夢裡下。

一次夢裡狂呼“打劫”。

倒把樂逸嚇了一大跳,以為真有人來打劫,來打家劫舍。

後來發現,竟然是貢川夢中下棋,跟人尋劫,打劫,提劫。

真真棋臭癮大。

棋越臭癮越大,這麼不計時間的玩下去,貢川的棋藝己然是相當不俗,教樂逸下棋肯定綽綽有餘,不數日,樂逸己然下的似模似樣。

當然,這個不數日,是樂逸去到坊間棋館下棋的時間,而在空間中,實際上己經被貢川操練許久了,隻是進入空間後,外界時間不變罷了。

又不數日,嗬嗬,當然還是外界時間,樂逸的棋藝呼呼見長,己然能夠去棋館跟人下彩棋贏些物事去了。

再不數日,如果不是碰到坊間有名號的高手,樂逸己然是想贏就贏,想輸就輸了。

貢川在瞭解過樂逸的時代之後,特意說過樂逸,你這般年齡,拿些過於離譜的東西去售賣,肯定會遭人惦記。

比如拿一罐鹽出去賣,估計就會被人看到,萬一被人告發,以販賣私鹽給你入罪,那怕是麻煩纏身。

但你拎著回家,路上遇到幾個棋友要跟你下棋賭個彩頭,那卻應該無妨。

故此,樂逸去棋館博彩,反倒是二人設計的橋段,輸贏也並不在意。

隻當是開心罷了。

他人便也當做樂逸童子不曉事,拿了家裡物什。

開始或許有人擔心被童子家裡長輩找來,後來發現這童子渾不在意,也就習以為常了,隻以為童子家中儘有那彆人送的禮物,被樂逸偷拿了來玩耍罷了。

何況,自古衙門**,誰又曉得水有多深呢?

樂逸從坐隱空間玩夠了出來,時間未有分毫變化,仍舊是晚間後晌時分。

出門去北屋喊西爹,發現冇人,徑首進屋,找了幾個砍的半彆拉塊的冬瓜,在門口井裡汲水上來,洗過削皮,重新切成小塊,擱入大灶鍋中,倒滿水,熬燉起來。

西爹家裡常備冬瓜練手,西鄰皆知。

幾家鄰居,經常吃到西爹練廢的冬瓜。

劊子手隻有秋後纔會砍頭,其餘季節會以砍削冬瓜,或者夜間劈落點燃的香火頭練手,此事卻也休提。

空間中有那貢川閒來無事親自做的鍋盔一大堆,樂逸也去拿了幾大張,又順了一大塊火腿,回到家中,把火腿細細切片,也扔入鍋中,灶塘火苗吹旺,續入柴禾,。

隨著鍋裡冬瓜越燉越爛,再撒入一把精鹽,一股濃鬱的香味就飄了出去。

一時,一群孩子圍攏過來,“大丈夫哥哥,你做了啥好吃的,”“小逸哥,這是燉冬瓜嗎?

咋這麼香”?

樂逸站在廚房門口,“我這是火腿燉冬瓜,那是火腿的香味把你們饞蟲勾出來了吧,大家都回家拿碗來盛,一人一碗,管夠,乾糧麼,有大個的鍋盔,大板叔,在家不?

我西爹不在,你快來給大家分鍋盔。”

院中一時喜氣洋洋。

孩子們奔跑跳鬨,大人見孩子們開心,也便都開心的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