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相親

26

-

林念隻覺得這場麵宛如修羅場,讓她招架不住。

雨薇的相親對象怎麼會是周應淮的哥們?!

她隻能擠出一抹笑打招呼,“初次見麵,很高興認識你們。”

周應淮微微眯眸,英俊的麵容冇有表情,隻是那雙深邃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了她許久,林念感覺到那道灼熱的視線要將她燃燒。

“今天趕巧碰見,不如一起吃飯?正好應淮哥定了包廂。”許寧說。

“不用,你們倆去吃就好。”沈越清婉拒,想著趕緊結束,避免穿幫。

“哼。”許寧搖了搖周應淮的手臂,撒嬌道:“應淮哥,我們在越清哥哥心裡已經冇未來女朋友重要了,還嫌我們當電燈泡呢!”

林念看著他們親密又親近的舉動,垂落的雙手不由絞緊。

“到時再聚。”周應淮對沈越清說。

“得嘞。”

周應淮從林念身邊走過,兩人就這麼擦肩錯過。

林念垂眸,掩去了眼裡的情緒。

沈越清鬆了口氣,他看了看林念,稍稍蹙眉:“你彆誤會,其實……”

“點餐吃飯吧。”林念重新坐了下來,她打開菜單,揮手招來服務員點單。

沈越清:?

“不是,我的意思是……”

林念專心報菜名,點了幾樣自己愛吃的,又點了瓶紅酒,隨後合上菜單:“就這些,謝謝。”

“好的,馬上為您準備。”服務員拿著菜單離開。

沈越清坐下,他看著林念,問:“你不是趕時間?”

“工作是做不完的,到飯點得吃飯。”林念回答得冇什麼感情,心情低落。

“……”

服務員先上了紅酒,酒還冇醒完,林念就倒杯子裡,仰頭喝下。

“喂,紅酒不是這麼喝的!”沈越清出聲製止,他就冇見過這麼喝酒的,簡直是暴殄天物!

林念舒暢了些,她抬眸,“我有名字的。”

“忘了。”

林念不緊不慢地又倒了些:“你為什麼來相親啊?你看著應該不缺女孩子喜歡的。”

沈越清輕咳,打算解釋清楚,林念又自言自語打斷。

“算了,反正下次也不會見麵。”

沈越清見她臉蛋緋紅,傾身拿走了她的酒杯,“你醉了。”

“冇有。”林念端正做好,眼睛睜得圓圓的,“我好著呢。”

沈越清眉頭微挑,見她這幅模樣,硒笑:“你還挺有趣的。”

林念皺了皺眉頭,看出他眼裡的嘲笑,“你放心,今晚消費AA!”

說著,她就要搶回酒杯,沈越清偏不給她,反而拿遠了。

“你該不會借醉要我待會兒送你回去吧?”

林念覺得他真是異想天開,他願意送,她還不願意呢!

她也就不執著搶回酒杯,單手托臉看向台上彈鋼琴的人,盯著那西裝背影出神。

周應淮也會彈鋼琴,彈得特彆好聽。

她眨了眨眼睛,那背影和記憶中的樣子重合。

他們第一次接吻,是他彈完鋼琴,他把她抱到琴上,小心翼翼地親她的嘴角,她雙手圈住他的脖子,不經意般舔過他的薄唇,然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靜靜注視著他。

她感受到周應淮在剋製著什麼,可她偏偏喜歡逗弄他,他又靠近了些,握著她腰肢的大掌似乎又用力了些。

灼熱的吻落在她臉上。

“念念……”他總是一遍遍低啞磁性念著她的名字。

她用指腹瞄著他的眉眼,一個輕輕的吻落在他高挺的鼻子,笑得眉眼彎彎:

“周應淮,我批準你再親親我。”

她喜歡他的眼裡隻有她。

沈越清搖著高腳杯,淺酌了口紅酒,目光落在林念身上,這才認真打量起她,側顏清麗姣好,捲翹睫毛下的雙眸明亮清澈,出神地盯著台上彈鋼琴的男人。

“有這麼好聽?”

林念重重點了點腦袋,聲音軟軟:“好聽。”

“會彈嗎?”

“一點點。”林念轉過頭看著沈越清,“其實不太會,但學過。”

周應淮手把手教她,可她還是隻會彈一閃一閃亮晶晶。

服務員陸續上菜,林念餓了,她大口吃著飯菜,嘴裡嚼嚼嚼。

沈越清見她真是餓極了。

林念腮幫鼓鼓,吃得很認真,一點也不客氣造作。

沈越清竟然也有了胃口,執起筷子用餐。

包廂裡,許寧給周應淮夾菜,笑道:“越清哥哥這回怕不是認真的吧,頭一回見他願意相親哎。”

“要是能成的話,以他的性子該不會就結婚了吧。”

啪嗒。

周應淮放下了筷子,許寧愣了下。

“我出去抽根菸。”

“你慢慢吃。”

說完,周應淮出了包廂。

許寧咬著筷子不知所措。

林念吃飽喝足,她起身去了趟洗手間,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臉蛋很紅,她喝了點酒就容易上臉,便用冷水潑了下。

她洗了手,抽了張紙巾擦手,剛走出洗手間便頓住了腳步。

周應淮漫不經心靠在柱子,骨節修長的手指把玩著打火機,他抬頭望著麵前的女人,目光幽深不見底,他的眸宛如深潭。

光打在他身上,踱了一層金邊。

越發顯得他高不可攀。

當初分手鬨得那麼難看,也冇打招呼的必要。

林念低著頭從他身邊經過,周應淮伸手抓住她的手臂。

熾熱的手掌溫度讓林念下意識掙紮,下一瞬就被帶入他懷裡,鼻息間縈繞著木質檀香味道,她下意識後退一步,周應淮圈住她的腰肢收力,兩人再次緊密貼合。

一來一去,她放棄了掙紮。

頭頂的嗓音極淡:“好久不見。”

林念冇搭腔,他的胸腔震了震,笑得有些輕諷:“差點忘了,在你這裡,隻有不複相見。”

半晌,周應淮才鬆了手。

林念後退了幾步,與他保持距離。

她抬眸與他相看,知道他來這堵她的意思,“我不知道他是你哥們。”

周應淮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黑色領帶禁錮住所有情緒,越是平靜越是冷淡:“現在知道了,可以分了。”

“我和他隻是第一次見麵……”

“怎麼,你還想繼續發展?”

她沉默。

“分了的意思,就是不複相見。”他命令。

“……”林念冇和他杠,打算離開。

周應淮擋住她的去路,林念好脾氣地問:“還有事嗎。”

“有。”周應淮垂眸,喉結上下滾動:“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點。”林念坦然。

他們才第一次見麵,她就能放心喝酒了?!

他盯著她的兩片唇瓣和緋紅的臉,眼裡的慾念剋製了下來,“沈越清是我兄弟,你是我前女友,我不希望你們扯上任何關係。”

-

林念回到座位,沈越清提了嘴:“怎麼去那麼久。”

“人多排隊。”

林念準備買單,被告知已經結賬,她拿出手機讓他打開收款碼。

他直接打開二維碼名片。

“可以不用新增好友收款的。”

沈越清雙手抱臂,“我冇有跟女人AA的習慣,加個好友就行了。”

林念掃碼新增,兩人成為好友,她還是把錢轉過去了。

兩人走出餐廳,沈越清要送她,林念婉拒了,他也不勉強,驅車離開。

林念裹緊大衣走在路上,路麵覆著厚厚的雪,她拿出手機準備打車,雨薇給她打電話問她順利嗎。

“嗯,還行吧。人家挺帥挺有氣質的,那有你描述的那麼矬。”

“啊哈?不是吧念念,那樣你都覺得帥?你絕對是太久冇戀愛了!你可是拿下週應淮的人,怎麼審美降級這麼嚴重!!”

“……你是不是對人家偏見了,真不至於。”

“纔不是!你等等啊,我媽給我來電話了,先不跟你說了!”

掛了電話,林念路邊攔了輛出租車。

回到家,林念癱軟在沙發,坐了一會兒到廚房倒水喝,兜裡的手機響個不停,她拿起來接。

“念念,你是不是認錯人了?”齊雨薇說,“我媽剛纔說對方在那等了好幾個鐘,以為我冇赴約把我臭罵了一頓。”

林念將水杯擱在桌麵,有種不祥的預感:“我見的這個叫沈越清。”

“!!!真認錯了,這男的叫沈濤,八字眉小眼睛。”

林念莫名鬆了口氣,還好跟沈越清不會再有什麼瓜葛,“抱歉啊雨薇,我認錯人了,冇能幫到你。”

“冇事,我跟我媽吵了一架,短時間應該不會再給我物色什麼相親對象,特彆是這種奇葩的相親對象!”齊雨薇想起什麼,“對了,聽你剛纔說這個沈越清挺帥挺有氣質,該不會恰好碰到了個優質男吧!”

林念靠在桌沿,語氣低低,“中間還碰到周應淮了,更巧的是,他跟周應淮認識。”

齊雨薇在電話那頭尖叫,“不是吧不是吧!這修羅場啊!周應淮什麼反應?”

“冇什麼反應。”林念想起他那冷淡的眼神,有被刺痛到,“他身邊帶著個女生,應該是女朋友。”

齊雨薇噤聲,半晌才說:“念念,你有冇有想過告訴他真相。當初你們分手並非你本意,其實……”

“都過去了。”林念低垂著頭,聲音淡而平靜,“現在這樣挺好的,他迴歸到屬於他的世界。”

“可是……”

“雨薇。”林唸的話很輕,“也許我跟他並不合適,他不需要我也能過得很好。但如果我的世界隻有他,我會輸得一敗塗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