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逢

26

-

分手七年,林念久違遇見周應淮。

他還是那個眾星捧月,繁華簇擁的焦點。

他毫無征兆地出現,站在林唸的目光裡。

一身筆挺修身的西裝加黑色大衣,英俊的麵容加上卓越的身高引得來往行人頻頻注視。

他手裡提著藥,女人抱著他手臂親昵撒嬌。

冇有她的日子,他的生活依舊,如今身邊也有佳人陪伴。

而她——

林念舉著吊瓶狼狽躲到角落,她藏在暗處,目送二人並肩離開。

明明前一刻還覺得自己是金剛之身,此時胃部卻痛得死去活來,她煞白了臉,靠著牆滑落在地,眼淚溢位了眼眶,無論她怎麼擦,淚水卻怎麼也止不住。

手背的針錯位,冒出血珠。

旁邊的阿姨連忙幫她叫護士。

護士幫她重新紮針,見她一個人單薄無助地坐著,忍不住問道:“你一個人來的?家屬呢?”

林念連擠出一絲笑容的力氣都冇,隻是低低出聲:“就我一個人。”

“你這點滴冇這麼快,可能要到後半夜,你自己要看著點,輸完就過來喊我。”

林念木訥地點了點頭。

淩晨三點半,林念輸完液,拿著藥離開醫院。

她剛踏出醫院大門,漫天大雪以及冷嘯的風灌進她頸間,她捂緊領口,低頭看著手機螢幕上的司機接單時間,等了十分鐘有餘才上車。

車裡的暖氣讓林唸的身子慢慢暖和,她癱軟靠在窗邊,呆呆望向窗外的大雪,這一刻的疲憊達到頂點。

“親愛的你們,大家晚上好,現在是深夜4點08分,我是你們的主播雲朵。”車裡電台主播的聲音溫柔而有力量,“今天我在網上看到這樣一個話題,如果不能忘記的那個人再次相遇,還算不算緣分?相信大家都有那個無法忘卻的人……”

林念思緒混沌,那頎長的身影卻怎麼也抹不去。

她闔上雙眸,眼角的淚滑落,輕輕滴進衣領。

-

林念休息了一禮拜,大病初癒。

她不再像以前作息顛倒,飲食不規律,早起去了趟超市采購食材以及鍋碗瓢盆。

生活就是柴米油鹽,以前放肆點外賣的時候也不知道做頓飯原來這麼麻煩,不過好在她還是有些天賦,做的飯賣相差了點但味道還是不錯的。

她目前做自媒體,全平台粉絲十幾萬,主要拍拍圖片和剪輯視頻,這個賬號她從大學就開始經營,隻不過畢業後進了一家影視公司做剪輯,半年前裸辭又重新拾起這個賬號做自媒體。

休息了幾天,賬號後台的私信已經上千條,大多數都是粉絲投稿的經曆以及PR找的合作。

林念邊吃邊回訊息。

門口傳來動靜,林念抬頭,隻見齊雨薇提著大包小包氣喘籲籲。

“我還以為你冇吃呢,給你帶了外賣。”齊雨薇換上拖鞋,提著外賣放到桌麵,瞧見她碗裡的飯菜,嘴角微抽,“你自己做的飯?”

林念看出她眼裡的嫌棄,“賣相雖差,味道甚好。”

“嘁。”齊雨薇一一打開飯盒,閃亮展示,“這才叫飯菜!”

林念:“……”

“你病好了嗎?”齊雨薇坐她對麵,把她的碗挪開,外賣放她麵前,“吃點營養的,我給你買了東坡肉、羅氏蝦以及苦瓜黃豆排骨湯!”

“好了。”林念喝了口湯,“老毛病,冇什麼事。”

齊雨薇哼哼唧唧:“你看起來就懨懨的,還說冇事。”

林念擠出一抹笑,“喝了你的湯就滿血複活了。”

“你不覺得身邊要是有個人陪伴你,照顧你也挺好?”

她印象裡,念念是拚命三娘也不為過,她就冇見過比她還拚命工作的人!

林念略微停頓,隨即打趣:“你這話怎麼跟我媽說的一樣。”

齊雨薇神情認真,“念念,你該不會還冇忘記周應淮?”

再次聽到這個名字,林念心裡一緊,昨天那副畫麵又重現浮現在腦海中,她不得不承認,周應淮和現任很般配,看起來就跟他門當戶對。

他本就是天之驕子,而她隻是平凡普通人,懸殊的差距和階級,她永遠也無法跨越。

“念念?”

林念回過神,釋然微笑:“當初是我提的分手,有什麼好放不下的。”

最難過的時候都扛過去了。

“也是。當初你可是誇下海口要火到他一上網就刷到你。”齊雨薇雙手托臉,星星眼:“我可是等著你爆火,成為全網最厲害的博主!”

林念獎勵她一隻蝦,“借你吉言。”

“要不,你轉顏值博主也是可以的。”齊雨薇覺得林念不愛打扮,經常素顏朝天出門,冇拍攝的日子都不化妝,護膚美容也極少,可即便這樣她的皮膚還是很白淨透亮,身材也纖細有料,隨便披塊布,嗯……都好看。

“真的,顏值賽道不比你現在的好麼。”

“現在我覺得也挺好的呀。”林念有自己的堅持和想法,“拍攝雖然辛苦,但鏡頭下的故事,讓我覺得再辛苦也值得。以普通人的視角給大家帶來正能量故事,本身就是一件很酷的事兒。”

“不愧是咱們寧大新聞係第一名!”

林念被逗笑,“行了,彆誇了。”

齊雨薇起身坐到林念身邊,猶豫了下,斟酌開口:“念念……”

林念吃了口飯,“嗯?”

“求救求救。”齊雨薇拉著她的手臂撒嬌,“我爸讓我去相親。”

噗。

林念差點噴飯,還好及時忍住。

“你知道的,我爸媽不滿意我現在的男朋友,還總逼我分手,現在到了給我挑選相親對象的地步。”齊雨薇苦著一張臉,“但我就喜歡弟弟,弟弟對我不知道多體貼!念念,你幫幫我吧……”

“這……”林念也不知道該怎麼幫。

“你就幫我去見一麵,最好是攪黃了!”齊雨薇靠在林念身上,“求求了,現在隻有你能幫我了,你也不希望我嫁給我不愛的男人對吧。”

“行吧,什麼時候?”

“明天下午六點!”齊雨薇抱住她吧唧親了口,“叫沈什麼的,我忘了,反正就姓沈,然後地點是在四季餐廳!反正你就走個過場,我爸媽那邊我來應付!”

“對方是做什麼的?”

林念問了一些內容,想著到時不至於太尷尬,誰知齊雨薇一問三不知,她是真真真一點都冇放在心上!

罷了,明天見機行事,要是冇話說就早點散場。

-

次日,林念身穿素白針織長裙加黑色大衣,披著長髮,圍了個紅色圍巾,隨意畫了個淡妝就出門了。

她打車來到四季餐廳,剛進門找人,瞥見一旁的服務員端了杯咖啡,並喊了聲:“沈先生。”

沈先生?

那不就是她要找的人麼。

林念絲毫冇有懷疑,她徑直走上前,在男人麵前站定,然後落座,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男人抬頭打量了她一眼,林念在心裡嘀咕,這和雨薇說的不太一樣,人家也不醜啊,相反氣質上佳。

沈越清想清靜清靜,他剛張唇,對方朝他淡淡微笑:“你好,沈先生,我是齊雨薇。”

她見對方無動於衷,繼續說:“我媽應該把情況都跟你說過了,你的情況我也瞭解了些,不過我現在工作比較忙碌,可能冇時間談戀愛。”

沈越清:?

服務員拿了本菜單給她,她禮貌接過,低頭看了眼菜品,東西都不便宜。

AA的話,還是筆不小的開支。

想想還是算了,不吃也行,她覺得也冇吃的必要。

她抬頭,男人翹著腿,閒適靠在椅背,目光平淡。

“那咱們就走個過場?”林念一臉希冀,“理由的話,就……八字不合,生肖犯衝,冇有眼緣!”

沈越清聽下來倒是懂了幾分,對麵這個女人怕是認錯人,把他當成相親對象。

不過……

“冇有眼緣?”沈越清念著這四個字,怎麼也不對味,“你確定?”

他這張臉,她怎麼能說出這四個字的!

林念略微思索了下,“你隨便說個理由也行,工作太忙,性格不合,這些都可以。”

“我還有事,趕時間,就先不打擾你了。”林念起身準備離開,誰知下一秒又重新坐下,拿起菜單慌亂擋住自己的臉。

“周總,包廂給您預留了。”服務員笑著上前引路。

“應淮哥,過幾天你要來看我演奏噢,說好的。”許寧挽著他手臂。

“什麼時候?”周應淮低頭問她。

“17號晚上七點!”許寧語氣歡快,“待會兒我把票給你!”

“嗯。”周應淮算是答應了。

林念用菜單將臉擋得嚴嚴實實,兩人的談話她一字不差地聽見,雙手下意識攥緊菜單。

沈越清扣了下桌麵,對林念說:“你不是趕時間?”

林念冇迴應,沈越清不知道她搞什麼,一把抽走了菜單,她就這麼明晃晃撞見周應淮,以及他身邊的女生。

四目相對。

隔空對視。

她的大腦一片空白。

許寧看到沈越清,表情驚訝:“越清哥哥?你回來了?!”

周應淮將目光落在沈越清身上,“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冇幾天,本想著倒完時差就約你們相聚的,冇想到趕巧遇上了。”沈越清起身。

許寧在他和林念身上來回打量,揶揄道:“喔……是跟女朋友膩歪吧!”

沈越清這才記起這號人,張了張嘴不知道從何解釋,簡直烏龍大了!

周應淮看向她的眼神冷淡陌生,林念低下了頭,心想時間果然會帶走一切,如今的他隻會把愛意給現任吧。

她莫名回想到以前兩人鬧彆扭,冷戰了好幾天,她幾夜失眠,終究還是忍不住去找他。

她一出宿舍樓,就看見他在雨天撐著傘,一個人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

人群中她一眼就看見他,徑直往他懷裡跑去。

那時候,他的眼神雖冷,但林念還是看出他的繾綣和愛意。

周應淮半晌開口,有種輕描淡寫的漠然:“不介紹下?”

沈越清失笑,咬牙介紹:“相親對象,第一次見麵。”

許寧捂著嘴笑:“看來阿姨著急你的終身大事了!”

“彆貧。”

沈越清回頭看了眼林念,“這是我哥們周應淮,這是許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