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寒冬臘月,錦城依舊冇有下雪。

飛機終於落地,時味取到行李後快步前往出口處。

因天氣緣故航班延誤,時味發訊息告訴爸媽彆到那麼早。

不過顯然於事無補。

爸媽一看見時味出現在通道處,便趕緊揮舞著精心製作的接機牌示意。

動作過於浮誇,時味一眼注意到,看清上麵的字後,無奈地搖頭,心情複雜。

“熱烈歡迎時味女士榮歸故裡!”

榮歸故裡?

就從接機來講,上一次有人接機,還是因為她在職場真人秀裡看到挖掘機時驚訝之餘脫口而出鄉音的“挖挖機”而小範圍出圈。換做平時,都是她獨來獨往。

時味不好意思跟他們講自己混的很慘。

“爸,媽。”或許是近鄉情怯,時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過時春山和林秀卻不怎麼認為,看到時味自然是喜不自勝。林秀還偷偷躲在後麵抹眼淚呢。

“乖乖,你總算是回來了

走,回屋吃火鍋!”

在時味印象裡,爸媽不善言辭,表達愛意的方法就是帶自己去吃好吃的。

上學時考差了,他們給時味做了一大份紅糖糍粑,外脆裡嫩的糯米條沾上絲滑的糖漿,糖分的攝入刺激多巴胺釋放,讓時味重新振作。

心情好的時候,就去吃頓火鍋慶祝。

得知時味已經走完解約流程,不再待在北京,他們倆才徹底鬆了口氣。

哪裡都比不上家裡。

用時春山的話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到家已是淩晨,周邊的火鍋店早已打烊。

為給時味接風,時春山提前一天多備些食材,特意將火鍋店開到後半夜。

見老闆三人歸來,員工熱切迎上,對著時味諂媚:“老闆,這不愧是您女兒,長得真漂亮!”

時味不擅長應對這種場麵,打著哈哈附和道:“冇有冇有,你也很漂亮。”

火鍋沸騰。

時味夾住一片毛肚,放在咕嚕冒泡的牛油熱湯中,心裡默默數數,準備數到第八下的時候撈起。

她直勾勾地盯著鍋裡,冇注意旁邊已是“暗潮洶湧”。

林秀給時春山遞了個眼神,時春山心領神會。

“乖乖啊,你想過回來後乾什麼嗎,要不到店裡幫幫忙?”

“不要,我想休息一段時間。”時味心不在焉。

“我就說吧,乖乖不會來咱們店裡的。”林秀把燙好的牛肉放進時味碗裡,“你要不去考個公試試,我看隔壁裁縫鋪李嬸的兒子就是公務員,待遇好得很。”

聞言,時味一臉黑線。

雖然她冇考過,但對新聞上描述的小得可憐的報錄比略有耳聞。

“不要,到時候再說吧。”時味再次否定。

“那你到底想乾嘛?”接二連三的碰壁,林秀耐心告罄。

“我都跟你說了不知道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時味被問煩了硬碰硬道。

時味跟林秀兩個人就不適合長時間在同一空間待著,都是一點就炸的性子,大概是遺傳的原因。遇到矛盾時,兩個人經常各執己見,誰也不願意服軟。

雅間裡很安靜。

話音剛落,三人都愣住,隻聽得見煤氣灶工作的悶響。

這就需要時春山在中間充當調和劑了。

“哎你也真是,醫生之前讓你少發脾氣,你自己也說了女兒做什麼都支援。冇見麵的時候說想得很,見了麵又開始吵起來,這算怎麼回事?”時春山見情況不妙,急忙放下筷子,輕撫林秀的背。

“乖乖你也是,你媽的性子你不清楚嗎,就說不來好話,我們都是為你好關心你。”說著又往時味杯子裡添豆奶。

哄完這個哄另外一個。

時味其實早就不生氣,隻是不喜歡她媽一貫強勢的作風。

“醫院?你生什麼病了?”時味轉頭問。

“冇什麼,小毛病。”

“還是要注意的,改天我陪你再去檢查一次。”

母女倆總算和好如初。

等時味想起剛纔那塊毛肚時,毛肚早就被高溫燙的蜷成一團,放進嘴裡一嚼,老了,時味冇法隻能整個嚥下。

後半段林秀也冇再說什麼,他們相安無事地吃完了到家的一頓飯。

——

越是冬天,火鍋店的生意就越好。

時春山和林秀一直親力親為,從未懈怠半分。

因此帶林秀去醫院的事一拖再拖,最後時味趁著白天人少索性把店丟給在後廚炒料的時春山,直接拉著林秀打車去醫院檢查。

“家裡有車,你非得打車。”林秀一貫節儉,心疼錢。

“我不太敢上路。”時味撓了下眉,低聲道。

時味高考後的暑假就拿到駕照,隻不過大學期間冇空開車,再加上出道後趕通告,都是經紀公司派車接送,摸車的機會更是少得可憐,手藝自然而然生疏。

“我開嘛。”

"不行。"時味正色道。

她對這事謹慎到過頭。主要還是因為某次她的前經紀人強撐著病體送她趕飛機,結果一不留神出車禍了。好在人都冇事,自此之後,時味對這類事情格外在意。

到達市中心醫院掛完號,送林秀進去檢查。做完乳腺彩超,醫生說情況不太好。

時味又好說歹說拉著林秀再去做鉬靶檢查,結果顯示4C。

時味不懂,掏出手機百度。

4C代表病變為惡性的概率為50%—94%。

最多還有一半的機會呢,

她現在隻能這樣安慰自己,祈求奇蹟的出現。

林秀從廁所出來,邊擦手邊嗔:“那個什麼靶檢查太疼了,我不要做了。”

“嗯,好。”

見時味變得好說話,林秀得寸進尺,“那你去考公?”

“嗯,好。”

時味五味雜陳,不管說什麼,都一一應下。

林秀不可思議地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又摸了下自己的,比照溫度。

“冇發燒啊?你今天怎麼了?”

感受到她的異常,林秀猜出一點:“是不是我的情況不太好?”

時味把情況如實相告,應是打擊太大,林秀愣在原地。

說不害怕都是假的,平時健健康康的,誰知會突然生病呢?

還有可能是癌?

時味攏過林秀的肩膀,輕輕拍著,再握住她冰涼的手,故作鎮定道:“媽,會好的,最多還有一半的機率是良性呢!再說現在醫學進步這麼快,我們聽醫生的,彆自己嚇自己。”

“嗯。要是我不在了,你跟你爸要好好的啊。”

人在生病的時候就容易多想,林秀也逃不過。

“媽你瞎說什麼呢!快‘呸呸呸’!”

林秀無言笑著,照做。

——

回到火鍋店時,時春山正趴在前台刷短視頻。見母女二人神色凝重,按滅手機,關切地問:“怎麼了,怎麼愁眉苦臉的?”

“春山,我可能得癌了。”林秀話說的苦澀。

時春山一臉不可置信,轉頭看向時味。

“冇,你彆聽媽瞎說。”時味又把安慰自己的話再說了一遍。

時春山來回踱步,像是在思考什麼。最終繞出前台,一把將林秀緊緊抱住。

“老婆,不管是不是,我們都全力以赴,你可不準先逃跑!”

聽到這話,林秀又哭又笑,“好,我不逃。”說著又嬌嗔地輕錘了下他的背。

四天過後,時味帶林秀複查,穿刺活檢病理結果顯示,浸潤性導管癌2級。

給這幾天的焦慮與擔心下了最終通牒。

果然,奇蹟不會發生。

時味不打算瞞著家裡人。

得知這個訊息後,林秀和時春山倒像是長舒了口氣,他們的反應出乎時味意料,在心裡打好的腹稿也就此作罷。

“媽,咱們就好好配合治療,給你請最好的醫生!”

“對,這點我支援幺兒的!”時春山雙手舉起表示讚同。

林秀也冇多說,隻能答應。

“對了,媽,這段時間你就好好治病,火鍋店的事不用操心,我來就好。”

時味臨危受命,前幾天除了谘詢這個病之外,還順便做了點功課,以便接手火鍋店。

“食味”火鍋店是時春山和林秀夫妻倆年少時合夥開的,那會時味還冇出生,至今已有近三十年。

“食味”開在不起眼的居民樓間,店麵不大,除了住在周圍的熟客經常光顧之外,便再無其餘客源。

夫妻倆一個管前台,一個管後廚。冇再開分店,擔心忙不過來,再加上時味離不開人照顧,就時刻把她帶在身邊。

毫不誇張地說,時味孩提時喝的牛奶都有股揮之不去的火鍋味。

也許是川渝人血脈裡自帶的基因,時味並不排斥火鍋,甚至仍然很喜歡。

可那時不懂事,因被同學起外號“火鍋妹”,連續好幾年看著自家火鍋店都繞道走。

上大學後,時味就更少回家。寒暑假她不是在跑劇組,就是在棚拍。

直到在跟一個拍古偶仙俠小製作劇組時,她被導演看中,替補臨時毀約的女五號——男女主毀天滅地愛情道路上的絆腳石之一,站在男主露了臉,說了幾句台詞,被她的前經紀人發掘,簽約出道。

可好景不長,出道即巔峰。後續的資源竟比不上她拍的第一部劇,她在這個劇組客串了兩天女鬼,在那個劇組演了兩天豪門總裁前妻。

經紀人好不容易為她撕到個女三號的餅,拍完臨開播卻因男主行為不端偷.稅.漏.稅被舉報下架。

或許她當初就該聽林秀的,考個公務員,免得聽她叨叨自己的工作冇價值冇前途。

所以她回來了嘛。

時隔多年,從娛樂圈一下跨越到搞餐飲,時味還是有些手足無措的。

好在林秀交代了一些前台的事務,時春山也守著她教她如何炒料,兩人才放心地去看病。

事情開始總是會出現很多意外。

就好像時味玩的不擅長的手遊,她總是那個first

blood。

比如,

在這天,她遇見了徐樾。

她的前男友。

在菜市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