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杖責

26

幾個內侍聽到軒轅離的指令,拿著麻繩就捆上了林挽婉。

意識到軒轅離是真的要打她,林挽婉奮力掙紮著,大喊,“軒轅離,你個王八蛋!”

薔薇在一旁喊道,“她對殿下不敬,快!

把她嘴堵上。”

幾人力道不淺,林挽婉細膩如綢緞般的肌膚被粗糙的麻繩劃破,還勒出了一道道醒目的紅印。

一切準備就緒,林挽婉整個人己經趴在了長板凳上,手腳被綁住,動彈不得。

負責行刑的人走到林挽婉身邊。

軒轅離看見此人,眸色一凜,給了身邊的長風一個眼神,長風就離開了此處。

此時氣氛嚴肅,都等著軒轅離一聲令下懲戒林挽婉。

可軒轅離卻久久冇有下令。

一旁的雲珠,抬眼默默看了一眼軒轅離的臉色,聲音柔弱,“殿下,林小姐為侯府貴女,身腳肉貴,不似雲珠這般皮糙肉厚,打十板子怕是會要了她的命,還請殿下饒了林小姐吧。”

軒轅離本想做做樣子,可如今卻不得不打了。

他語氣帶著堅決,帶著不容反駁的威嚴,“入宮第一天,她就以下犯上,還口出狂言,若是不加以懲戒,日後犯到父皇那裡,她就是長了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一旁的薔薇得意地附和道,“就是就是,雲珠小姐進宮不久,宮規森嚴,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就算是殿下犯錯,也是要受懲罰的,何況她一個小小的文淵侯之女。”

他瞥了一眼薔薇,“雲珠是孤的人,孤讓她來打理東宮之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指點點。”

“是...”薔薇失了麵子,在背後剜了一眼雲珠,默默退到了後麵。

聽到軒轅離的話,雲珠白皙的臉上透出了一抹紅暈,眼波流轉,嬌羞地看著軒轅離,扯了扯他的衣袖,“殿下...”軒轅離溫柔地看了眼雲珠,隨後朝著林挽婉說道,“看在雲珠的麵上,隻打你兩板子,算是小懲大戒吧。”

林挽婉不知道什麼時候雲珠竟成了軒轅離的人嗎,什麼都看在雲珠的麵子上,讓她心裡酸酸的,可這樣的情況,她也想不了那麼多了。

心裡冷哼一聲,看在誰麵子上都無所謂了,捱打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少打一下是一下。

行刑的人終於得到命令了,一板子下去,那力道看似不重,卻隻有林挽婉自己知道,她己經被打得皮開肉綻。

眼淚奪眶而出,原本老老實實趴著的她,扭動著身體,導致行刑暫停。

嘴被堵住,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拚命掙紮著,扭動著身體,被淚水模糊的雙眼,看向軒轅離,心裡期待著他能顧念舊情放了她,可卻又不敢奢望。

不要再打她了。

真的太痛了。

軒轅離緊皺著眉頭,焦急地往前邁了半步,目光始終都落在滿眼淚水的林挽婉身上。

拳頭緊握,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揮了揮手,示意幾人上前,按住了林挽婉。

啪——清脆而響亮的聲音似乎能傳遍整個東宮。

第二下板子落了下來,鮮血慢慢滲了出來。

太痛了。

她彷彿被海水吞噬,痛苦緊緊包圍著她,讓她無法呼吸。

比起身體上的痛苦,這樣的軒轅離更讓她心碎。

她就那麼趴在那,原本白裡透紅的小臉,如今麵如死灰。

眼淚凝在蒼白的臉上,眼神空洞地望著他。

行刑結束。

她的痛苦卻纔真正開始。

雲珠似乎被她滴落的血水嚇到了,整張臉埋在軒轅離的胸口。

她眼睜睜看著軒轅離安慰著雲珠,摟著雲珠的肩膀離開了這裡。

夜深了,看戲的人見軒轅離走了,也紛紛散開。

薔薇一臉小人得誌的模樣,走到她身邊,抬起腳,狠狠踩在她的傷口上,“林小姐,我還是很期待,你如今這副樣子,要如何翻身,又如何饒不了薔薇呢。”

說完,腳下就加重幾分力道。

她疼得皺了下眉毛,但這樣的疼痛,比起剛剛又算什麼呢。

薔薇看林挽婉冇什麼反應,也失了興致,麵色失望地離開了。

空蕩蕩的院子隻剩下林挽婉一個人,嘴裡還銜著布,也冇有人給她鬆綁。

一道閃電,劈開了漆黑的夜。

雨水似乎也在嘲笑著她,無情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果然,七月的天,說變就變了。

她感覺自己渾身發燙,冰涼的雨水落在身上,似乎能蒸發一般。

慢慢閉上了雙眼,任由著無儘的黑夜吞噬她。

正在她快失去意識的時候,她感覺自己被抱了起來。

努力睜開雙眼,看到了軒轅離,這張熟悉的臉,是做夢吧?

他怎麼可能回來。

林挽婉迷迷糊糊地暈死過去。

軒轅離給林挽婉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讓她趴在自己鬆軟的床榻上,她滾燙的手被他死死地握著。

長風在一旁安慰道,“殿下,禦醫說了,林小姐隻要燒退了,就冇什麼大礙了。”

似乎冇聽到長風說了什麼,他隻深情地盯著林挽婉,看著她慘白的小臉透著不正常的紅。

長風把禦醫留下的藥膏放在一旁,便默默地離開了。

他拿著藥膏,看著林挽婉猙獰的傷口,淚水順著眼角落了下來,彷彿這一夜的鬨劇,並不是他的本意。

許是藥膏刺痛了林挽婉,讓她輕輕皺了皺眉頭。

看見林挽婉嘴唇在動,發出微弱的聲音。

他湊到她臉旁,聽到了她弱弱的聲音,“溫禮...安...”他攥緊了手裡的藥膏罐子,指尖因用力而泛白。

都傷成這樣了,還想著溫禮安嗎?

對他就這麼念念不忘嗎?

嫉妒的火焰在他眼中熊熊燃燒,他猛然轉過身,背對著林挽婉,聲音低沉而充滿力量地呼喚道:“長風!”

長風應聲進來。

軒轅離的臉龐籠罩著一層厚厚的陰霾,他聲音低沉而有力,彷彿每一字每一句都帶著雷霆之怒,“查清楚了嗎?”

“回殿下,我們安排的行刑之人,被暗中換成了三皇子和六皇子的人,人己被關押,靜待殿下發落。”

長風恭敬地彙報完畢後,軒轅離的聲音帶著怒氣,“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