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吾國休矣

26

-

暴雨逐雷,黑雲壓城。

京城似要被這大雨吞冇,外圍的各家燭火在狂風裡明滅不定,街道上處處空曠,連一絲人影也難尋。

皇宮內亦是寂靜,眾人皆於屋簷下避雨,唯急風在宮牆長廊裡穿行,嗚嗚哀鳴,又夾著雨水穿過雕花窗扇,甩在屋內人身上。

臨帖寫字的人筆尖一頓,墨汁滴落宣紙,洇開圈圈痕跡,如此這字帖也就廢了。

沈錚錚低聲歎息,將筆擱回架上。

侍奉宮女見狀,連忙打發人去闔窗,怕擾了太後寫字的興致,又借磨墨之餘側頭看了眼案台,打算故作不經意地誇讚幾句。

“太後字寫得愈發……”宮女起青正欲笑道,目光落至宣紙卻定定不動了,剩餘話語也噎回喉間。

太後寫的字,她不敢念。

“吾國休矣。”

唯有沈錚錚敢歎出這句話,她低頭凝視宣紙字跡,聽著外頭雜亂雨聲,思緒也亂糟如麻。

她又點開係統,瞧見公告偌大的字浮現眼前。

【為防興朝數年後覆滅,後宮係統正式更名宗門係統,新模塊有待啟用,請宿主耐心等待。】

再度看見這份文字,沈錚錚怒氣伴著疑慮漸升。

覆滅?吾國休矣?

數年後她正當壯年還未逝世,是誰敢對興朝下手!

但這份怒火很快又轉為猜疑,在她登頂太後後係統已安靜六年有餘,如今突兀出聲,莫非是預測到自己英年早逝,興朝無人能擔重任早早滅國,所以才特來提醒?

種種猜測一晃而過,腦海仍是一片寂靜。

係統不說話,因為它隻發公告,不閒聊。

外頭雨聲急勢漸長,吵得人平添幾分煩躁,沈錚錚在禦書房內來回踱步,陷入思考。

她正琢磨著怎麼讓係統吐出真相,耳邊卻炸出聲巨響打斷思緒,驚雷轟轟,天際弧光閃爍。

是打雷了。

狂風忽地頂開窗,瓢潑大雨儘數撲入屋內,吹熄了燭火,書房頓時黯淡下來。

大宮女起青皺眉,抬腳要去關。

沈錚錚卻拉住她的手讓其停步,自身則凝神細聽,片刻後問道:“可有聽見動靜?”

對方茫然回問:“什麼?”

狂風之外,還有某種嗡嗡細鳴在耳旁吵鬨,如指甲刮蹭鋼鐵,這異響實在很難忽略,沈錚錚打量起青的疑惑麵色,鬆開了手。

莫非隻有自己……

風呼嘯,屋內輕些的物件被吹得微微晃動,紙張更輕,因此直接不受控製地被風抽起,或飛向外頭,或在屋內胡亂旋轉。

一張宣紙啪得貼在牆壁上,沈錚錚側頭望去,吾國休矣四個大字清清楚楚。

因墨跡未乾,字體邊緣流下條條水跡,如同哭泣黑淚。

案台的壓紙墨觀隨晃動移位,懸於邊角即將掉落,起青眼疾手快摁住,為難道:“太後,您看這風……奴婢還是去關窗吧。”

“不是風。”

風吹不起沉重墨觀,沈錚錚環視書房,發現先前是自己粗心了,被吹起的隻有紙張,其他物件的微晃……有另外的緣由,某種更恐怖的緣由。

關竅在瞬間想通,沈錚錚神情一變剛要開口,卻聽耳邊嗡鳴忽地變得昂揚悠長,好似日積月累終於刮破了鋼鐵,衝出桎梏在尖聲嘯叫。

她忍不住麵露痛色,身子搖了搖,一手撐在身旁案台上。

隻覺世界仿若天旋地轉,地動山搖。

不,不是仿若——

沈錚錚感到手下案台竟也在震動,像一隻要逃離的活物般上下跳動著。

這是地震!

震感逐漸強烈,書架裡的話本跳動躍起,摔下地麵,而略重的瓷瓶則在震動中發出‘嘚嘚’聲響,緩緩偏離原位。

“太後——”

在四麵八方的搖晃感裡,沈錚錚看見起青驚呼著朝自己撲來,對方嘴裡的小心二字還未喊完,便已撲至跟前,將自己死死環抱攬住。

瓷瓶當頭砸來,碎聲清脆。

但沈錚錚什麼都冇感覺到,她在這位貼身婢女的保護下安然無恙。

“起、起青?”

沈錚錚話音落下時才發覺自己在顫抖。

天災之下眾生平等。

京城已被這大雨吞冇,怒風走街串巷隨意掐去萬家燭火,街道裡翻滾著渾濁水浪,半點不見原先模樣。

天是黑的,被壓得極低,厚重的地卻似被孩童稚手托起,當作小舟玩耍起伏不定,連帶紮根在上的房屋也隨風浪一併搖晃,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吱呀聲響。

這聲響伴著尖叫哭泣,如喪鴉哀嚎,久久盤旋在這擠不出丁點光亮的遮天大雨中。

【叮——】

【檢測到靈氣復甦開始,新模塊啟用成功,宗門係統正式開啟,請宿主速速集結誌同道合的好友,一同暢遊漫漫仙途吧。】

……

五日後。

各州奏報快馬加鞭,陸陸續續被送入太後案桌。

除了偏遠地區仍要等些時日,大部分都已送達,沈錚錚翻看各方彙報,神色肅然。

賑災糧和後續救援皆在這幾日吩咐下去,沈錚錚卻仍深感自己做得還不夠多。

穿越二十四年,她真正上位執政的時間僅僅六年,中間十八年都被困在用後宮八卦係統鬥上太後位置的爭鬥裡,雖說從低微貴人開始爬確實要耗費不少時間,但如果她能再快些,說不準能用現代學識帶出更多技術,損失便不會如此沉重。

沈錚錚挪開彙報,將受災點在地圖上一一繪出。

此次災禍,各州郡縣都損失慘重,且另一怪異的事情是,這震動雖波及整個興朝,但冇有一處地裂。

“倒真挺應和司天監的比喻,就是個地龍翻身。”沈錚錚喃喃自語道。

沉眠地中的龍在做夢,翻肚皮撓了個癢又接著睡,纔不管地上如何動盪。

沈錚錚苦笑不已,天底下可能隻有她知道,這何止是條貪睡頑皮的小龍,還是聲吹響災厄的號角。

在興朝覆滅的大背景下,天災僅是個開始。

【主線任務:阻止興朝覆滅】

【任務進度:0%】

進度條懸於視線左上方,隨著沈錚錚的意動又緩緩消散。

天災之下,國家需要更多助力,不過若要直擊根源,關鍵還是——

查明天災為何而來,靈氣復甦又謂何事,這一切是否都與興朝覆滅息息相關。

“你們都且出去罷。”

身子後靠,遠離了繁瑣奏摺,沈錚錚捏捏鼻梁,故作疲憊道:“朕要靜一靜。”

四名站在角落的宮女互相看看,默聲退了出去。

一聽到門合起,沈錚錚頓時精神坐起,打開係統。

這五日可不是白過,她把係統翻了個底朝天,終於在係統日誌裡找出有關線索。

【為防興朝數年後覆滅,後宮係統正式更名宗門係統,新模塊有待啟用,請宿主耐心等待。】

她略過最初引起自己疑慮的公告,接著往下滑,很快找到需要的資訊。

【檢測到地質變動,靈氣濃度異樣提升,預測數年後該地將徹底爆發靈氣復甦。】

【危險程度較高,預警模塊運算中,運算完畢,係統新模塊進行預加載……】

【加入新變數進行計算,預測未來興朝覆滅可能性為95%,其中52%被修仙宗門摧毀覆滅,23%因受修仙宗門爭奪波及覆滅,9%因靈氣復甦導致的物種進化……存活可能性為5%。】

之後便是地震襲來,係統啟用成功提醒宿主版本更新了。

起因、經過、結果一目瞭然,沈錚錚理順來龍去脈,明白興朝為何覆滅隻有三層原因。

一因靈氣復甦,讓興朝變成修煉聖地。

二在於修仙界,貪婪爭奪又罔顧人命。

三是自身弱小,想自保也如螳臂當車。

靈氣復甦是天意,確實擋不了,太難。

沈錚錚思考著。

那修仙界能擋麼?

也不行。

幻想一下戰局,她造水泥石牆,造精煉綱甲,百萬精兵列陣圍攻好不威風,然對方宗門僅派出個元嬰期,抬手呼風喚雨直接就把人丟到天邊去。

好傢夥,本以為穿越古代拿的是帝王爭霸,不料敵人一掀桌子喊這是玄幻仙俠,降維打擊拜拜了您嘞。

凡人武器想傷仙人□□?彆說贏了,活著都難。

思及此,沈錚錚又是歎氣,心想難處眾多不怪吾國休矣了,她都想提筆再寫一副字殺殺鬱氣,這實乃直抒胸臆,不得不發。

但好在禍兮福所依,有災厄,也有機遇。

當務之急是要提升國力?

係統立刻就遞來宗門係統,上能對仙人,下能抗天災,以一個新功能硬生生爭出5%的存活可能性。

沈錚錚退出係統日誌,回到主介麵,新的介麵很像前世玩的修仙模擬器,在飄渺仙山的大背景下,一條蜿蜒小道從山頂鋪到山腳,木牌斜插在旁,上書:修仙之路。

仙山上有模糊樓宇剪影,一小卷軸飄在旁邊,寫有二字:宗門。

宗門字體顯示灰色不可打開,修仙之路倒是明亮黃色,這是因為係統規定創宗立派的人不能是凡人,怎麼也得半隻腳跨進修仙領域。

【宗門鎖定中,開啟需完成前置任務,溫馨提示:請速速踏入仙途。】

所以想開宗門,還得走完前置任務:去修仙。

沈錚錚這幾日處理天災後續,忙得不可開交,今日總算能騰出空,她深吸口氣,準備好正式踏入仙途後,意識輕點修仙之路。

卻見場景霎時變換,迷濛白霧從眼前晃過,再定睛一瞧,入眼隻是間普通的私塾。

一道骨仙風的老者站於講台上,垂目望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