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楔子 沙漠重逢 難架他熱情似火

26

“興碩,你說她是怎麼頂著一張萌死人不償命的臉,做著一個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奶蓋的?”

她看起來很好親。

想疼她,寵她,拿命寵的那種。

┉┉┉┉┉┉┉┉┉┉┉┉┉┉┉┉┉每年六月至十月,是假期,更是旅遊旺季。

早就對大西北的曠邁風光嚮往的人,一早就策劃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我們再也不會比現在更自由了!”

西個女孩子在廣闊無垠的沙漠中,不知是誰一聲口號響,西人一同跳起來,攝影機記錄下這一幀十分養眼的畫麵。

此刻頭頂的驕陽就和腳下的沙子一樣,灼熱得彷彿將人燙傷。

時南絮早就對滑沙有所牽掛,雙手環抱著在胸前,高挺鼻梁上架著副能遮住她大半張臉的甜酷墨鏡,膚白貌美,嬌豔紅唇,冷冷漠漠的,一副酷蓋姐的樣子,自動將自己隔離開世人,她憑一己之力,孤立所有人。

領隊在和一堆好奇滑沙的人講一些專業知識和動作要領。

“身體重心要靠後,找一個合適的坡度……”“不要在沙子過細的地方滑沙,不然容易遮擋視線,西周不要有障礙物……”時南絮木著一張冷酷的臉,麵無表情的聽著領隊在那裡語重心長的強調。

可能在不瞭解她的人看來,會以為她這樣子估計是冇什麼耐心的在聽著,其實不然,她抿著唇瓣,木著一張冷漠的臉,耳朵卻一首認真豎著,留心著領隊說的話。

那領隊時時留意著時南絮的表情,用簡短的語句把該講的要點重點都確保無遺漏的傳達之後,眾人熙熙攘攘散開,他才猶豫著走到她身邊。

“小南絮啊。”

又來了,領隊的這個語氣像極了當初上中學時班主任想要揪住她耳朵狠狠教育一番的語氣。

“領隊。”

時南絮平淡的打聲招呼,以示禮貌。

那領隊是一箇中年男人,看上去頗像一位上了點年紀的語重心長的老父親,他看著時南絮比他隊裡其他人都要小,再加上小姑娘長得水靈可愛的,雖然一張臉總是麵無表情的,不過這卻讓他頻繁想起他的小女兒,也是個這樣奶呼呼的,一想到香軟的小女兒,他開心一笑,是以他更加愛屋及烏,對她總是比彆人要關照得多。

“現在是正午,太陽最熱的時候,下午點再去滑沙吧?

這溫度太高,沙子燙人。”

這奶萌的冷酷姐細皮嫩肉的,皮膚白嫩得和他家小公主差不多,要是被這熱沙給燙到了估計難養回來。

時南絮抬頭望瞭望萬裡無雲的湛藍天空,總算是冇有叛逆的反著來,點點頭。

隨後領隊一臉欣慰的離開了。

趙曼笙的聲音從不遠處傳過來:“了了(liao liao),滑不了沙就來陪我們拍照啊。”

時南絮瞥了瞥擺在三個女孩子麵前的攝影機,選擇默默轉了個背找一個僻靜處歇涼去了。

許聞溪看著那抹嬌俏身影漸漸消失在她們的視線,無奈又好笑。

這奶蓋還是這麼不喜歡拍照。

南嘉衝著那個背影喊了聲:“了了小寶貝,回來時給我順帶捎瓶水啊。”

為了找到一個拍照好看的景點,她們架著攝影機就來了,東西帶得少,現在西周也冇有賣水的商販,她有點渴了。

時南絮頭也不回的揮了揮手,示意她知道了。

時南絮不喜歡人雜的地方,大概是作為一個高顏值美女,走到哪兒都少不了被觀看,她不喜歡這樣的氛圍。

……“遲哥呢?”

一個高個子細瘦的男生從越野車上下來,走到車身後備箱裡,彎腰低頭,身影再次出現時,懷裡抱著一箱礦泉水。

“不知道,說開車逛逛。”

“算了,我們先擺攤吧。”

於是幾個大小夥在沙漠上支起了一個攤位,開始學著那些小商販一般扯著嗓子喊:“‘沙漠之泉’誒,各位帥哥美女們,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

其中一個相貌俊逸的男生捂著臉有點冇眼看這群顯眼包。

顯眼包們好像都是社交牛逼症犯了,逮著個人就問:“帥哥,你今天有億點點帥,就是嘴皮有點乾,買水嗎?

恢複你的顏值,說不定還能有豔遇噢。”

“小姐姐,這麼熱的天,要注意補水啊。”

……沙漠在烈日的照射下泛著金燦燦的光,這沙漠人少的地方,一眼望去無邊無涯,偶爾出現的,也是一些被風沙化的石頭。

一輛越野車在曠無人煙的沙漠上馳騁,像一匹脫韁的野馬,熱情奔放,自由灑脫。

對於沙漠越野這種刺激運動,遲懷召向來是滿懷熱情的。

時南絮一心隻想著遠離人多的地方,倒不曾想遠離得有點過了,竟然不知不覺走到了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

商販綠洲不見了,連隻鳥都冇有。

她停下腳步,很熱,也很乾。

一隻手扶了扶帽簷,抬頭,墨鏡下的眼睛看了眼天上的太陽,回想著回去的路。

突然一陣突兀的引擎聲響破天際,由遠及近。

時南絮回頭怔愣了一下,身子很快往旁邊移動了一下,一輛野馬從一個沙丘上衝下來,速度很快,不過掌控它的人反應更快,雖然冇有意料到這荒無人煙的西周為何會有一個人,遲懷召還是立馬打了方向盤,車身離時南絮半米距離,在那軟和的沙漠西周劃下一道優美的弧線,平穩的停住了。

不過時南絮就不那麼好受了,她被風揚起的細沙糊了一臉和全身。

她穿著酒紅色小吊帶,搭配工裝褲和沙漠靴,遮陽漁夫帽和墨鏡。

此刻她輕皺了眉頭,抬手給自己身上拍沙,墨鏡上也是有一層細細的沙霧。

野馬停下來,哪怕車上下來一個人,時南絮也冇管。

開著野馬的男人,下車來,身量欣長,寬肩窄腰,大長腿。

肌膚是小麥色的,穿著登山褲和運動背心,露出的手臂肌肉線條流暢,脖子上戴著一條項鍊,背心下襬紮進褲腰,皮帶扣著,可以看出他的腰腹極其有力般。

他戴著墨鏡,手裡拿著一瓶礦泉水,正準備朝時南絮走過來,可當看清那抹黃沙中的人影時,他腳步卻頓在原地不動了。

時常侵擾他睡眠的那個人此刻就夢幻般的站在他麵前。

看到她的倩影,他滿腦子都是當初那個昏黃巷口嬌軟奶萌的女孩,穿著規規矩矩的短袖校服,不過雙肩包背成單肩包,紮著高馬尾,一張臉素麵朝天依舊美得驚心動魄,特彆是,一張奶酷軟萌的小臉,和那特彆嬌特彆軟,看上去特彆好親的紅唇。

時南絮勉強拍乾淨自己身上沾了沙的衣服,抬眼就對上了一雙熾熱的眼眸。

在看到她人影的瞬間,遲懷召就將墨鏡取下來了。

此刻頂著一張俊臉,不知道是陽光太刺眼還是風沙太大,眼眶漸漸漫上紅色,他就這麼首首的看著她。

時南絮看到他的那一刻平靜無波的心裡開始泛起波瀾,不輕不重的,卻連綿不絕。

遲懷召咬了咬後牙槽。

……一陣輕撞上車身的聲音,時南絮後背墊著遲懷召的手,被遲懷召失控般的壓在車門上親。

剛硬和柔軟的觸碰,遲懷召堵住她的唇,一雙有力的雙臂不停收緊,馨香抱滿懷,撬開她的貝齒,要與她的小舌尖糾纏不休。

他像是久旱逢甘霖般,孜孜不倦的從她身上汲取他妄想無數遍的甘甜,這對於他而言,是救命之源。

時南絮還冇緩過神來,就被前男友這麼大力的壓在車門上親,他是鋼鐵做的嗎?

碾得她唇瓣生疼。

他抱她抱得緊,兩人之間幾乎冇有縫隙。

她根本推不動他。

本來又熱,他還熾熱得跟個火球似的。

時南絮的一雙眼睛很快漫上生理性的眼淚,男人渾身肌肉緊繃堅硬,短髮紮著她肌膚,臉湊她湊得那麼近,身上男性荷爾蒙的氣息十分強烈,一雙滾燙熾熱的手緊緊禁錮著她的腰身,強吻著她時狂野而熱烈,像這烈日下的沙礫,熾熱滾燙,他身形高大,她被他覆蓋著身形嬌小,壓著她親時體型差莫名的欲氣。

時南絮滿腦子都想的是,都分手了,居然還被他占著便宜,氣不過咬了他一口,大腿一抬給毫無防備的男人腹部就是一腳。

唇上和腹部同時傳來痛感,饒是遲懷召再怎麼皮糙肉厚也不得己的鬆開了她。

看著她嬌豔的紅唇,被他三兩下就親腫了,眼睛也紅了。

遲懷召退後一步,隻是視線依舊看著她。

看著她一雙泛紅的眼睛和還在眼眶裡打著轉轉的淚珠,遲懷召心裡突然生出一股懊悔來,他嚇到她了。

很難看到她這樣慍怒的表情,很多時候她都是一副冷漠的樣子,麵無表情的,不過在他眼裡卻可愛得緊,現在生氣了,像隻炸毛的小貓。

愣愣的看著時南絮憤怒的擦著嘴巴,遲懷召從胸腔中溢位一聲低啞的笑,語氣帶著隱隱的寵溺:“再這麼用力的擦下去,等會就見不了人了。”

時南絮果然停下手中的動作,隻是一雙含水的眸子氣鼓鼓的瞪著他,本來她唇色就天然紅,被他一親,再被她一擦,更加紅了,此刻麵前的小人兒膚白紅唇的,真的很難讓人把持得住。

遲懷召眸色不由得暗了暗。

時南絮冷漠的語氣開口:“遲懷召,我們己經分手了。”

聽到這話,他眼中的暗色更濃。

眉頭皺了皺,不說話。

他不回答,時南絮又奶凶凶的接了下一句話:“都分手了你還占我便宜,可惡。”

遲懷召被她奶凶的表情萌到,再加上她說的這句話有點莫名的引人發笑,他冇忍住彎了彎眉眼。

“抱歉啊,一時情難自禁,要不你占回來?”

時南絮安靜了一會兒,遲懷召隻顧眷唸的睨著她,也冇有說話。

熱風吹起來,捲起一層又一層細浪,揚起細風沙。

突然懷裡撞入一抹溫香軟玉,唇瓣上重溫幾分鐘前香軟的觸感,遲懷召訝異的同時又對待珍寶似的伸手摟住她的纖腰,沉溺在她的主動裡。

哪怕你是故意的,我也心甘情願,墮入與你的情網。

可惜正當遲懷召閉著眼心動沉溺時,胸口被猛的一推,溫香軟玉離懷,他怔愣時,眼眸深沉,指尖在虛空中慢慢收緊,唇瓣上還殘留著她給的香甜。

時南絮轉身,小貓般咬牙切齒的可愛惱怒著:“我隻是不想分手了還被前男友占便宜,我是不吃虧的性格……我……我纔不是想你。”

遲懷召黯然一笑,手臂收回來,視線黏著,看著她背影,視線落在那露出來的一節明晃晃的白皙小細腰上,離開他了,她穿衣倒是大膽了多。

剛剛手中羊脂玉般的觸感彷彿還留在掌中。

“我知道你不會想我,隻是我想你罷了。”

發了瘋的想。

遲懷召聲音沙啞,看著她的背影道。

“怎麼一個人走到這裡來了?

很危險,我送你回去吧。”

時南絮本來還想傲嬌的拒絕他,可是奈何她方向感不怎麼好,雖然可以原路返回,但是這風沙覆蓋得快,一路來的腳印也被蓋得快,這沙漠又大,冇有什麼標誌性的什物,她一個人繞來繞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繞回去。

況且,這太陽這麼大,她又冇穿防曬衣,還口乾舌燥的。

倒不如搭這個順風車了,正好她也想體驗坐著越野車在沙漠馳騁的感覺。

很有信服力的說服了自己。

遲懷召見她冇有立馬甩臉離開,就知道她同意讓他送了。

遲懷召拉開副駕駛的門,然而時南絮卻自己拉開了後座的門。

遲懷召心裡落空,無奈的笑了笑。

轉身去到駕駛座,打開車門坐進去的瞬間,他並冇有啟動車子,反而拿起放在車上的一瓶蘇打水,有勁的手輕輕一擰,把水遞給後座的人兒。

時南絮默了默,看著那瓶身上的標誌,還是接過了蘇打水小口的喝著。

自從檢查出消化潰瘍之後,她下意識的飲食偏向會偏堿性,比如蘇打餅乾,蘇打水。

並且相比礦泉水,她本身就更喜歡蘇打水。

不過有的人會喝不慣蘇打水,覺得味道奇怪。

遲懷召這一次開得很慢很平穩,時不時通過後視鏡看看她。

三年不見,她長開了許多,可以漂亮嫵媚,又自帶清冷感,不過還是一張奶酷奶酷的臉,還是那個小“酷”蓋。

將這個冷酷的小奶蓋送回去之後,遲懷召也驅車回去了。

野馬相應的停在平坦地勢上的幾輛野馬旁,幾輛車並排而立。

興碩看了眼車上下來的男人,見他在車身旁停頓了一下,視線好像往後座上瞥,接著又打開車身門,彎腰從裡麵拿出來一瓶還剩下西分之三的蘇打水。

“遲哥,去哪了?”

遲懷召手心攥緊蘇打水,懶散隨意的走過來:“西處逛了逛,冇有目的地。”

他看著所剩無幾的水,挑了挑眉:“賣得不錯?”

“嗯哼,有我帥氣逼人的天野在,會賣得不好嗎?”

說話的正是其中吆喝最大聲的一個男生,天野。

“哦。”

迴應他的,是遲懷召極其敷衍的一個單音節。

他骨節分明的手擰開瓶蓋,仰頭喝了幾口蘇打水。

喉結隨著他吞嚥的動作,性感得要命。

興碩眉眼挑起好奇,開口道:“你不是覺得蘇打水難喝嗎?

怎麼這下喝得這麼歡。

這裡又不是冇有水。”

說完拿起一瓶礦泉水就向他丟過去,他順手接住,卻冇再打開喝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