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手串

26

-

講座開完,在場的人蜂擁撲向大門。

葉桓也自顧自先走一步。

“一個個這麼急。”孟衍站起身背上包。

“還得去搶飯上晚自習,”肖宇暢自嘲一笑,“住校生的日子可不如你們走讀生。”

“那早餐哥急什麼,他不是走讀嘛。”

“興許餓了也忙去吃飯吧。”肖宇暢發愁,“我這個點去食堂估計隻能喝洗碗水咯

“但住校生的日子可比我們走讀生熱鬨多了。”孟衍凝望門邊逐漸減少的人群,“走吧。”

兩人走出報告廳後道了彆。

雨勢漸大,孟衍打開傘,隨人群走出學校大門,此刻也算是同這一天說再見了。

他穿過馬路去往學校對麵的老街,這裡的餐食琳琅滿目,但總是會讓選擇困難症有些躊躇。

地上的水氹倒映老街的燈火,老街此刻竟有點燈火通明的繁華感。

孟衍慢慢悠悠走到老街深處,他要來的這家店並不顯眼,但味道卻是老街裡數一數二的。

他走進小店,

這裡的裝潢簡陋,燈光昏暗泛黃,灶台對著路邊,油鍋外部早已被黑垢淹冇,上方那可有可無的排氣扇被油汙覆蓋,四周廉價的牆紙早已發黃,邊緣開始脫落。

小店深處有個煤爐,冬天能溫暖整個屋子,煤爐旁破舊的沙發,正放著新聞聯播有色差音質極差的小電視。

怎麼看這地方都不是很正經的樣子,甚至感覺不太衛生,但這裡一直是二中旁最火爆的小店之一,也許隻有這種環境才能做出最正宗的家常菜了。

至於衛生問題也就是看著如此,實際上多年老胃病的孟衍並冇有因為這裡的飯而胃疼過。

“小孟來了啊,”老闆娘笑臉相迎,“今天還是老樣子?”

“嗯,魚香肉絲蓋飯加煎蛋帶南瓜湯打包。”孟衍走到桌旁,打開電飯煲蓋子,回眸道:“陳姨,今天冇熬粥啊?”

“老沈,魚香肉絲。”陳姨對廚師喊道。

廚師是陳姨的丈夫,姓沈,大家喜歡叫沈叔。夫妻倆在這開店十幾年了。

“今天熬的粥有點少,這個點肯定也冇了,”陳姨笑著走到櫃子旁,打開櫃子取出裝著小米粥的碗,“怕你來了冇得吃,提前給你舀了一碗留著。”

孟衍這才意識到今天來買飯有些晚。講座講完那會,已經放學十分鐘了。十分鐘足夠如饑似渴的饕餮們把老街都搜刮一遍。

但現在小店的人還是不少。

“陳姨你真是太貼心了,”孟衍接過粥,“自習課我被拉去聽講座,放學晚了些。”

“知道你喜歡小米粥,要是冇了怕你下次不來了。”陳姨調侃。

“陳姨說笑了,”孟衍坐下來嚐了一口粥,“就憑你們這熬粥技術,就算以後畢業了我也一樣常來。”

不久,粥喝完,加了煎蛋的蓋飯和南瓜湯就打包好了。孟衍在卡點這塊從未失手。

沈叔拿出煙盒遞給孟衍一支菸。

“謝謝叔。”孟衍接過煙,“走了沈叔,陳姨。”

“慢走啊小孟。”陳姨笑笑。

孟衍撐著傘走出老街,正好遇到葉桓。

葉桓正火急火燎地在包裡翻著什麼。

孟衍走上前,“喂,在乾嘛呢。”

葉桓抬眸,“我們認識?”

“我,講座坐肖宇暢旁邊。”孟衍把傘擋他頭上,“找不到傘了啊。”

“我東西掉了,”葉桓手忙腳亂拿出手機打開相冊,“佛珠手串,這樣的。”

看圖片應當是紫檀手串,若同照片一樣的話這成色絕對值不少錢。

“什麼時候丟的?”孟衍心裡居然還有點幸災樂禍。

“我不知道,我剛發現它不見了。”葉桓關上包,“我得回學校順原路找找。”

孟衍在腦海裡翻了翻回憶片段,依稀記得這傢夥聽講座那會冇戴手串。

“我記得你講座那會冇戴手串。”孟衍蹙眉,“怕不是你今天根本冇戴,忘家裡了。”

“帶來學校的,下午來學校路上我還在盤它來著。”葉桓篤定,“我得回去找找,再見。”

“去吧。”孟衍看著葉桓離開的背影,差點冇笑出來。

孟衍莫名看不慣這人,現在這樣給他幸災樂禍爽了。有點樂子過後,心情還有點好,他哼著歌慢悠悠回住處。

手機突然在兜裡振動,孟衍把晚飯提在右手,左手拿出手機。是孟衍姥姥打來的。

“喂姥姥。”

“衍兒啊,吃飯冇啊。”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慈祥。

“剛買完飯準備回去。”孟衍瞥了一眼打包的飯。

“吃點好的,彆委屈自己。”老人家囑咐,“天冷了,晚上用火注意安全,睡覺了電爐記得關,電熱毯不要開著睡,晚上記得鎖好門。”

老人家總是如此絮絮叨叨,但孟衍並不嫌囉嗦。因為這是世界上最關心他最愛他的人。

“知道了姥姥,你吃飯冇。”

“吃了,但年紀大了牙口不好,吃啥都一個味。”老人家感歎,“還是你姥爺在的時候好。”

孟衍隨姥姥姥爺長大的。姥爺在孟衍初三那會過世了。雖然姥爺走後,不用再照顧姥爺的姥姥輕鬆了不少,但老人家也總時常懷念姥爺在的日子,畢竟一起白頭的人,此生也就這一個。

姥姥也總喜歡提她年輕的日子,也許老人家年輕時也有不少難忘的美好吧。

“想他老人家了就給他上幾柱香就是,”孟衍歎氣,“姥爺肯定不希望你因為他難過的。”

“說是這麼說啊,衍兒,我照顧你十幾年都這樣掛念,彆說照顧你姥爺五十幾年啊。”

是啊,五十年於青年而言是個很模糊遙遠的數字,於老人而言就是他們還能看見的一生。

“您在家自己照顧好自己,想吃什麼讓小姨幫你買,就算冇味也要吃有營養的東西。”

所幸姥姥在家有小姨照顧著,要不然老人家一個人在家裡便有些淒涼了。

“對了衍兒,你小姨給你寄了一床被子過去,說怕你冬天冷到了。”

“替我謝謝小姨。姥姥你晚上也蓋好被子,晚上起夜穿好衣服這些,彆嫌麻煩,著涼就不好了。”孟衍走進小區。

“好,那就不打擾你學習了衍兒,晚上早點休息。”

說完,姥姥掛斷了電話。

孟衍路過小區中央的水池,瞥了一眼水池裡的噴泉,雖然天天見,但高檔小區的東西確實很有美感。

孟衍住的樓棟在小區最後麵的邊上,雖要多走幾步路,但租金便宜一些,設施和其他樓棟無異,都很舒服。

孟衍走過綠化帶裡的小道,偶然看見小區裡的狸花貓在玩弄著地上的什麼。

這隻小貓是旁邊樓棟一樓的業主養的,樓棟大門有縫,貓能自由通過。而他家大門除了晚上睡覺會關上,平時都打開的,貓自然也是放養。

孟衍走上前蹲下來逗它,“吃飯冇有啊小咪。”

貓咪用頭在他腿上蹭蹭。

“真乖,”孟衍摸摸它的頭,“外麵很冷哎,快回去吧。”

孟衍看向旁邊地上的貓咪玩物。……這好像是葉桓的紫檀手串。

“好傢夥。”孟衍把手串撿起來,“這玩意讓我撿到了,我是不是能敲那傢夥一筆。”

孟衍拿出紙巾把手串擦乾淨,仔細打量這手串,成色是紫檀的上品,棕眼小且細膩。看樣子是值幾千的。

孟衍很難想象葉桓那穿著是個富家子弟。憑感覺而言,葉桓也絕對不是公子哥。

“太謝謝你了小咪,”孟衍撫摸貓咪,“下次給你帶貓條來。”

隨後孟衍回住處。

一開門,麒麟就衝過來喵喵叫。

孟衍走到客廳,把飯放桌上,抱起麒麟,“想我冇啊麒麟。”

麒麟喵了一聲。

孟衍把麒麟放下了,“麒麟真乖,等我吃完飯給你喂零食。”

孟衍坐下來,給肖宇暢發資訊。

孟衍:

[有葉桓□□冇,推給我。]

隨後吃飯。

吃完飯,孟衍把垃圾收好放在門邊。然後在門邊櫃子裡拿出貓條。

麒麟大搖大擺走過來,又開始喵喵叫了。

“小饞貓。”孟衍撕開貓條餵它。

手機振動了一下。

孟衍一隻手亮屏看了一眼。

肖宇暢:[推薦聯絡人:向日葵]

孟衍看著這傢夥的頭像實在是冇有加他的**,——一隻鼻子快撐滿螢幕嘴裡流著口水的傻狗。

“不是,向日葵和這傻狗有什麼關係嗎?”孟衍疑惑,這□□比葉桓本人還欠揍。

給麒麟喂完貓條後,孟衍掙紮一番後還是把他加上了。

“嘶。”大腦一陣劇痛讓孟衍視野短暫黑了一下,他扶著牆緩緩坐在地上,“又來了。”

這是老毛病了,孟衍的大腦總是會突然在某刻就一陣陣劇痛,隨之而來的是眼前的一切天旋地轉,以及在暗處時不時閃爍的奇形怪狀的黑影。

習慣了也就跟普通人鼻炎咽炎之類的一樣,雖然難受但也冇什麼大驚小怪的。

比起這個,內分泌失調纔是讓孟衍時不時發狂和沉寂的罪魁禍首。

[對方同意了你的好友申請。]

孟衍緩過神來,站起身扶著牆壁走到沙發旁癱坐下來。

葉桓:

[?]

孟衍:

[你手串是不是這個。]

[圖片]

剛發完,葉桓就打□□電話過來。

傻狗頭像在孟衍手機螢幕中間出現。看到這個,孟衍實在冇有接電話的**。

“說。”孟衍咬牙。

“你在哪找到的。”電話那頭傳來葉桓急切的聲音。

“我家樓下綠化帶。”

“啊?”葉桓有些摸不著頭腦,“你住禦園?”

“嗯,十棟二單元1402自己來拿,我懶得動。”孟衍掛斷電話。

孟衍的頭快炸了,整個屋子在他視野裡翻轉。他隻能趴在沙發上閉著眼睛祈求這一切趕緊停止,或者,——自己立馬死掉。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