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香蘭的愛情

26

-

說到香蘭和蘇鎮,那又是一段不同色彩的愛戀。蘭心曾問香蘭,你們的愛是不是孟穎石飛潮流下的產物,香蘭說,不是的,我們是理智的剋製的,我們按部就班的慢慢來,不能像你跟陳國昌那樣青梅竹馬,但也不會像孟穎石飛那樣疾風驟雨,我們是我們。香蘭說這些話的時候,蘭心都感覺到了這位香蘭姑娘心滿滿的都是那位蘇鎮。蘇鎮是她們上初中時,同年級鄰班的一個男生,高高瘦瘦的,笑起來小眼睛彎彎的,看上去讓人覺得真誠又踏實。在人們都瘋狂的談論孟穎石飛的時候,這位蘇鎮同學每天的每個課間都會站在她們的教室外遠遠的默默的看著香蘭,因為在學校香蘭和蘭心幾乎是形影不離的,起初兩人都以為蘇鎮瞅上的是很多男生都喜歡的蘭心,後來發現那熾熱的目光一直都是停留在留著兩個麻花辮的香蘭身上。香蘭從一開始的漫不經心到後來無意間目光碰觸時被小鹿撞了心,再到後來的刻意尋找,她慢慢習慣了被這份癡熱的眼神包圍著,這讓她覺得即使是在秋雨寒冬中,她的世界依舊是燦爛溫暖的。把這一切都看在眼的蘭心,特意跟鄰班的女生去打聽了這位蘇鎮的情況,冇想到這個比她們都大了一歲,悶不做聲的男生居然深受女生們的好評,還有女生熱烈的追求著他,可他的深情都給了香蘭,蘭心聽聞著實唏噓不已。初二那年的那個梨花帶雨的季節,有一天兩人相望時,蘇鎮忽然衝香蘭揮了揮手,示意她過去,香蘭雖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腳步卻鬼使神差的走了過去,她緊緊的拽著蘭心的胳膊。蘇鎮拿出一封信給了香蘭,他們兩個第一次離得這樣近,香蘭都不敢看那雙眼睛,卻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眼滿滿的深情,香蘭接過信拉著蘭心跑開了,一直跑到操場邊最遠處的那棵大樹下,蘭心甩開香蘭的手,揉著被拽疼的地方,“李香蘭,你可真行啊,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這還是你嗎?”是呢,早已羞紅臉的香蘭都有點不認識自己了,那個內向靦腆的李香蘭,居然人家一招手自己就走了過去,拿著信的手都在微微抖著,好像都不會呼吸了。香蘭接了這封信,他們的感情便又往前跨了一步,從此兩個人書信來往,眼神相望已不足以讓他們互訴衷腸了。轉眼一年多的時間飄過,初中畢業後,村子像國昌蘭心那樣繼續讀高中的孩子並不多,大多數的同齡人都像香蘭蘇鎮這樣開始在家務農,想著下一步的出路。又是一個梨花紛飛的季節,隨著一陣清脆的車鈴聲響,香蘭歡快的跑出門,見到了那雙深情的笑眯眯的小眼睛。“上車,帶你去梨樹林看梨花!”坐在自行車後座上的香蘭內心是幸福而甜蜜的,她的指尖在烏黑的馬尾辮稍上歡快的轉著圈兒,她覺得這藍天白雲萬的晴空都在瞅著她笑,她悄悄的瞅著蘇鎮的背影,偷偷的想著,還有多久,她坐在他的後車座時,就可以摟著他的腰把臉靠在他的背上了,想到這些香蘭就覺得被太陽曬紅了臉。蘇鎮帶香蘭來到鄉最大的那片梨樹林,一眼望不到儘頭,踏進梨林,四月微暖的風徐徐吹過,片片潔白的花瓣飄落,梨花淡淡的清香隻要是有心人就能嗅得到。蘇鎮摘了一朵盛開的梨花,遞到香蘭的手中,“聽我在城的表姐說,每種花都有自己的花語,梨花的花語是純真和純潔的愛情還有永不分離,你說你喜歡梨花,我覺得這就對了。”香蘭不像蘭心那般喜歡桃花的豔,她唯愛這梨花的冰清玉潔和秀而不媚。香蘭笑著說:“今天約我出就是為了說這些嗎?”其實香蘭很喜歡蘇鎮說的這個梨花的花語,不過她心還有著更多的期盼,他們在彼此心中已經兩年多了,初中畢業也有大半年,雖然都還不到十八歲,但在農村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已經有媒人登門給香蘭提親了,所以香蘭希望蘇鎮能早點跟她商量他們接下來要走的路。“不是隻說這事,還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隻是……”蘇鎮有些欲言又止,香蘭聽著,心不由自主的跳快起來,可又覺得蘇鎮要說的好像並不是她所期待的事。“隻是什,你有話直說啊。”“我,我想,我知道你是怎想的,其實我也是這想的,隻是,我,我想先,先……”香蘭被蘇鎮的猶豫和結巴氣笑了,“這位蘇鎮同學,有話快說,不說我可走了。”“別,別,我是怕你不能理解,怕你傷心,怕你等不及,怕你不同意。我,我年底就滿十八歲了,我想先去當兵,複員回來再結婚。”這確實是香蘭冇有想到的,她有些失望可她卻也能理解,她覺得好男兒誌在四方,他想當兵圓了他的軍營夢,她應該支援纔對。“我也很想看你穿軍裝的樣子,你不用擔心,我等你。”香蘭平靜卻也堅定的說出了她的決定。蘇鎮的心是喜悅的,可也有些隱隱約約的不安,“我知道你善解人意,可畢竟還有兩年多的時間我們才能走到一起,並且當兵兩年是不允許回家探親的,我們就會一直見不到麵,你爹孃會不會……。”“不會的,你放心,咱倆的事我娘都知道了,我娘說了,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真的嗎,太好了!”蘇鎮高興的想去拉香蘭的手,卻又一下子收了回來尷尬的摸了摸頭,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勇氣不夠,還是覺得他們兩個還不能夠親熱到拉手的地步,又或者是擔心會給香蘭留下不好的印象,總之是讓自己發乎情止乎了禮。“真是太好了,你娘真是開明,這下我就放心了,我也跟我娘說了,當兵回來馬上就領個媳婦回家,我娘還說我吹牛呢!”說起香蘭孃的開明,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農村,能讓孩子自己做主婚事的還真是不多。一來是因為農村孩子結婚都早,很多都是生完孩子了纔到法定結婚年齡,再去補辦結婚證,這已經成了風氣甚至是約定俗成了,談婚論嫁晚了反倒會被人閒話;再者都還是十幾歲的孩子,雖說情感上體會到了喜歡或愛上一個人的滋味,生理上也有了**和生育的能力,但終究是涉世未深,找什樣的結婚對象,基本上還是冇有完全脫離媒妁之言父母之命。香蘭她娘自己年輕那會兒,喜歡上了同村的一個小夥子,兩個人一起在生產隊上勞作掙工分,一起參加民兵訓練,一起排練樣板戲,日久生情暗許終身,可家人都嫌棄這小夥子家太窮,弟弟妹妹多負擔重,一直唸叨她嫁過去一定會吃苦受累還受氣的,於是托媒人介紹了樹河村有名的巧手木匠,也就是香蘭她爹。香蘭娘被老人言束縛了手腳,反抗不了認了命,這後來纔有了香蘭,好在香蘭爹老實勤快,對香蘭娘也是知冷知熱百依百順,村人都誇香蘭娘命好,可隻有她自己知道,日子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都冇有了味道,所以當她看到閨女偷偷的看信,笑眯眯的出神兒、悄悄的往外跑時,她知道閨女已經長大了,她想起自己心底年輕時的那一對人,想著自己無味的半生,她下決心一定要讓女兒嫁一個自己深愛的人,不用她聽老人言,不用讓她在意世俗的眼光,娘給她做堅強的後盾,所以香蘭纔會那有底氣的跟蘇鎮說,她的婚事她做主。蘇鎮說出了心話,又得到了香蘭積極的迴應,他內心是輕鬆暢快的,整個人也充滿了精氣神兒,他選中了一棵結實粗壯的梨樹,讓香蘭站在梨樹枝下,猛的跳起來晃動那掛滿梨花的枝椏,花瓣似雨般飄落,香蘭成了花雨中的人,這情景便成了蘇鎮此生心底的畫。第二年的夏天,蘇鎮胸戴紅花入伍離開了家鄉,從此兩人鴻雁傳書解相思,在蘇鎮一封又一封的來信,向香蘭訴說著新兵訓練的辛苦,他偷偷把香蘭的照片貼身帶著,因為有香蘭他咬牙挺過了一道道接近生理和心理極限的關,在新兵連訓練三個月,收到新下發的帽徽和領章,休息日趕緊去拍了照片寄給香蘭,香蘭看著照片穿軍裝的人,輕輕的摸了一遍又一遍。蘇鎮被分配到了汽車連,他說他喜歡開車,以後一定會買一輛車帶著香蘭去她想去的地方。自從蘇鎮去了部隊,香蘭每天都在寫日記,一週給蘇鎮寄一次,她想讓他知道她每天做著什,想了什,想讓他放心,想讓他知道她在一心一意的等著他。有時回信來的晚幾天,香蘭盼的做事都心不在焉了,耳朵支楞著,唯恐錯過村大喇叭廣播叫她的名字去取信。香蘭在日記也跟蘇鎮說了準備開辦繡品學習班的事,蘇鎮說香蘭手巧心善一定會是賢妻良母孝順的兒媳婦,能娶香蘭是他的福氣,等他複員回家,開車幫香蘭取貨送貨,他們一起辦更多的學習班。他們去過的那片梨樹林,秋天收了果兒,春天又開了花,他們鴻雁傳書,山一程、水一程,紙短情長,藏著靈犀點點。村邊的河水慢慢的流著,天上的白雲孤獨的飄著,日子不緊不慢的過著。國昌忙著生計,到處走訪著琢磨著要走一條怎樣的新路子,但他知道隻有等到蘭心參加完高考出了成績,他們的結局板上釘了釘,他才能真的踏下心來走以後的路。在義德叔的幫助下,香蘭的繡品學習班也順利開辦起來了,開班那天鄉的婦聯主任還特意過來,鼓勵香蘭帶著姐妹們好好乾,爭取成為縣的三八紅旗手、巾幗創業標兵,香蘭的心充滿了乾勁兒,她要把每一個思念、等待蘇鎮的日子,都編織的五彩斑斕留給他們的未來。冬去春來,轉眼又是新的一年,春暖花開的人間四月是最美的,國昌時常會去復甦的河邊走走,守望著蘭心最喜歡的那片桃林。而香蘭已經記不清她去過那片梨樹林多少次了,哪怕冬天那變得蕭索而孤獨,她一遍又一遍的重溫著蘇鎮跟她說的花語,一遍又一遍的想念著蘇鎮送她的那場梨花雨。等到九月,他們就可以長相守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