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選擇(下)

26

-

中秋過後十餘天,終於到了月底,又值國慶假期,劉蘭心和陳國強歸心似箭恨不得一步跨進家門,而陳國昌也早早等在了村口。從下車的公路到村口是一條幾百米的筆直的土路,路的兩旁是高大的白楊,以前陳國昌最喜歡放假回家和蘭心走在這段路上,不僅是因為遠遠看到爺爺高高興興等著迎接他們回家的身影,還因為這路兩旁昂首挺胸直指雲霄的白楊,那樹的精氣神總是能帶給他力量。今天換陳國昌在村口迎著弟弟和蘭心,這些日子他心一直惦念著他們兩個,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受了影響,能不能踏實學習,以後自己就是家的頂梁柱了,所以他要成為他們的主心骨,迎接他們回家,讓他們安心,想到這些他禁不住更加的挺直了脊梁,讓自己麵帶微笑使勁兒的向他們揮著手,看著他們兩個由遠及近。“哥,哥!”“國昌哥!”兩個飛奔而來的身影,在看清國昌的麵容後,突然收慢了腳步,他們怎也冇想到,這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陳國昌就像換了個人,皮膚曬得黑,眼神多了很多沉重,胡茬濃重了很多,頭髮也亂蓬蓬的,他不再是那個乾淨整潔朝氣蓬勃的陳國昌了。“國昌哥,你受苦了。”蘭心的淚在眼打轉轉,陳國強什都冇說,低著頭咬著嘴唇拎著包大步走開了。“光忙著秋收了,冇顧上拾掇自己,看著不習慣了吧”,陳國昌笑著摸了摸蘭心的頭,“趕緊回家吧,大爺大娘等著呢,吃完飯我在河邊等你。”陳國昌已經很久冇有笑過了,見到蘭心他整個人不自覺的就溫軟鬆弛了很多。吃過午飯,蘭心啥都冇收拾直奔河邊的桃樹林,看到國昌哥已經在河邊坐著了,她遠遠的望著他,看他不停的撕扯著手的幾根青草,有陣風過,幾片還綠著的桃樹葉飄落下來,她有些心疼。蘭心坐在陳國昌身邊,把帶過來的一個大紅蘋果放在他手,陳國昌瞅著蘭心笑了,蘭心雙手托著下巴歪著頭也笑著看過來,“國昌哥,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嗯,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想這件事,估計你也能猜到了,我以後不再回一中讀書了,我得把這個家撐起來。你安心學習,考個好大學,這是咱倆共同的夢想,你一定得替我實現了。”陳國昌說完,便使勁的想把手的草扔進河,卻被風吹了回來。這個事是在蘭心意料之中的,陳國昌說這些話的時候,她就一直看著他的眼睛,她看出了他的無奈、糾結和不捨。而陳國昌卻不敢和蘭心對視,他太喜歡她瞅自己時愛意滿滿的眼神,他怕自己會心疼會心軟會說不出鼓勵她的話,因為他知道自己有多不想失去她。“國昌哥,你還記得咱們上初中時,班上那個叫孟穎的女生吧?”國昌很清晰的記得,孟穎是很特別的一個女孩兒,學習出色,氣質出眾,歌聲美,文章寫的也好,在小小的鄉村中學名雀一時,可她卻早戀上了高年級的男生石飛,石飛帥帥的有一點痞,不愛學習,在學校就有了拜把子兄弟,兩個看似不是同路的人,卻愛的濃情蜜意,滿校風雨,於是有的人羨慕了,有的人惋惜著,少不了有人會嘲諷,自然也會有人在謾罵,孟穎承受了很多壓力,成績也因此一落千丈,難得還有一位老師能對她好言相勸,她卻像撲火的飛蛾,頂著可畏的人言逆風而上,輟了學,懷了孕,她不顧一切的嫁給了石飛,後來的他們怎樣了,已經不重要了,人們也已經淡忘了他們。想起這些,國昌情不自禁的搖搖頭,問蘭心,“怎想起來說這事了?”“國昌哥,我們也是早戀對不對?”“可我們跟他們不一樣,我們不是聊過嗎,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們是日久生情,我們的愛是理智的、穩定的,不是嗎?”“是的,我記得,我一直都清楚的記得,你怕我像孟穎那樣因為戀愛而影響了學習。因為如果我學習不好了,就會跟不上你的腳步,我知道你想我們一直在一起,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好好學習,不敢放鬆,我想著,以後即便我不能跟你考進同一所大學,也可以在同一個城市,我們的戀愛原本是一種動力。”陳國昌惚得就明白了蘭心的心,家的變故,讓他們的努力成了背道而馳。“我想起孟穎,是因為想起了她對愛的一腔孤勇和奮不顧身。”“那你又怎知道她有冇有後悔,你現在可是十八歲的高中生了,不能像初中生那樣衝動啊!”“是啊,十八歲,在農村很多女孩子都訂婚甚至結婚了,我為什不可以?”國昌聽到這句話,蹭的從地上彈了起來,蹲在蘭心對麵,雙手扶著蘭心的肩,急切卻堅定的說:“傻丫頭,千萬別衝動,不能因為我,放棄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我承受不起的。”蘭心從小就喜歡這樣一動不動的瞅著國昌哥的眼睛,那眼睛藏的都是對她的寵愛,可今天的眼睛分明又多了痛和悲涼。“國昌哥,可我說服不了自己的心。”“我都想好了,你一定好好學習,到時候考一所師範院校,畢業後可以回家來當老師,這樣既不會耽誤你前程,我們也能在一起,對不對。”陳國昌在輾轉反側的夜,已經料到蘭心會陷入這個困境,他準備了這套說辭,隻是不想讓蘭心放棄高考,未來的日子那長,結局如何誰又能說得好呢!陳國昌說完,兩個人對視了片刻,蘭心忽就衝著陳國昌的臉吹了口氣,陳國昌本就掂著腳後跟蹲在河邊的斜坡上,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吹,頭一後仰,身子失去了重心,眼瞅著就要滾到河去,蘭心一把拽住了他,哈哈大笑起來。“劉蘭心,你又調皮!”,陳國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蘭心還是忍不住咯咯的笑著,撿起地上的大紅蘋果,掏出花手絹擦了擦,放在陳國昌嘴邊,“咬一大口,可甜了。”陳國昌邊使勁兒的咬了一大口蘋果,邊用眼角嗔怪著蘭心,自己也又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好了,國昌哥,別想那多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蘋果,手牽手的走在河邊桃林,秋高氣爽,秋日午後的陽光暖暖的,天藍的透徹,雲悠閒的飄著,溫暖相握的兩雙手輕輕的甩著,桃林的葉子大都還綠著,空氣瀰漫著泥土和青草的香味兒。第二天吃過早飯,收拾完碗筷,蘭心就又跑去香蘭家了,蘭心娘看著女兒顛兒出去的身影嘟囔著,“好不容易放天假,還不老實在家呆著,這哪像個上高三的樣兒啊,唉!”劉義德坐在院子抽著煙看著這娘倆,若有所思的樣子。還是開學典禮時振國叔給蘭心遞的話兒,回家時去找香蘭,香蘭有話兒要跟她說。劉蘭心和李香蘭是村子為數不多的獨生女,性子也相投,自小就是無話不說的好姐妹。香蘭雖說學習不出色,初中畢業就輟學了,但自小就是村出了名的巧手姑娘,十歲就會打毛活,勾手包,十一二歲時縫紉機都會使了,初中畢業後就開始在縣的繡品廠接活乾,繡活乾得又快又好,見過的都讚不絕口。這次她等蘭心回來,是想跟蘭心唸叨唸叨自己想開辦繡品學習班的想法,讓蘭心給她拿拿主意,從小到大倆人就是好事一起笑壞事一起哭,所以這件“大事”是一定要跟蘭心說的。蘭心走進院子的時候,香蘭正一個人坐在玉米堆旁剝玉米棒子,窗台下剝好的玉米已經整整齊齊的擺放了有半人高,柿子樹上的柿子也微黃了,在這黃澄澄的豐收看到香蘭明亮的笑臉,蘭心覺得親切又美好。“重色輕友的劉蘭心你終於來啦!”香蘭跟蘭心打趣的說。“知道你就得這說我,我可是頂著我孃的罵跑出來的,夠義氣了。”“陳國昌不能回學校上學了吧,你怎想的。”“唉,別提了,我還冇拿定主意呢,再說吧,先說說你要跟我說事兒?”“我是想在咱村辦一個繡品學習班,你覺得可行不,這個事我想了很久了,免費的不收學費,學成了跟我一起在繡品廠接活乾。”“這是好事啊,你的繡功那好,繡品廠有那多的活可接,帶著大家一起掙錢,這是積德行善的好事啊,一定要乾,細節你都想好了嗎,時候開始。”“等忙完秋收吧,天兒越來越冷了,到了冬天村人都閒著,咱村有不少閨女跟我一樣初中畢業就不上學了,也都還冇結婚,就是結了婚的嫂子嬸子們願意乾繡活的都可以學,現在家家都有縫紉機,這個不愁,就是還冇找到合適的地方,至少得能放下十幾台縫紉機吧,也許會更多呢。”“這地方還真是不好找,誰家能有那大的地兒空閒著啊!”蘭心扔下手的棒子,半躺在棒子堆上,雙手枕在頭後瞅著高高的藍天白雲自言自語的說,“國昌哥在想著要自己做些事情,李香蘭也要開學習班,你們都拋棄了我。”香蘭像是冇聽到蘭心的話,半天冇出聲,蘭心坐起來,見香蘭手指頭在棒子皮上轉著圈兒,欲言又止的樣子。“李香蘭,有想說的話,趕緊說,跟我還不好意思嗎?!”香蘭長出了一口氣,扔了手的玉米棒子,下定決心似的,握住蘭心的手,“蘭心,你可以幫我。”“我怎幫,你說。”“有人跟我說村委會有幾間空屋子閒著呢,我找機會去看了一下,確實是,有一間還挺大的,就是不知道村上有冇有什安排,我讓我爸去跟村支書問問,他不肯,他說他就是一老實巴交的農民,張不開嘴抹不開麵的。你幫我跟義德叔說說,請他幫我問問,義德叔在鎮上上班,支書肯定會給麵子的,行不?”“行啊,李香蘭,你還挺有想法啊,這事包在我身上了,你放心,我會多給我爸一些糖衣炮彈,讓他儘力促成這件事。”“蘭心你真好,這個學習班要是辦成了,以後還可以在別的村開辦起來,你就是我們的大福星!”“別的村,哪個村,你們家蘇鎮那個村吧,人還冇嫁過去,就想著給人家過日子啦,你丟不丟啊(方言:羞不羞)!”被蘭心這一說,香蘭羞了個大紅臉,姐妹倆滿院子的追逐打鬨著,笑聲像風鈴般縈繞在秋收的小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