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連環凶案

26

-

卷宗記錄,第一起案件死者是淮寧有名的富商,名賈錦,年四十六。跟朝廷關係頗好,產業遍佈百姓的衣食住行。

上月17日早上,被家中仆人發現死在臥房。是被人用利器貫穿心臟而亡,現場留下“對不起”三個字,家人辨認過確是死者的筆跡。

這第二起,死者是柳縣的知縣張式之,五十二歲,上月29日早上被他夫人發現死於書房。屍體伏在桌案上,屋內依舊冇有打鬥痕跡,現場同樣有死者書寫的“對不起”三字。

但是這起案件還有一個詭異之處就是,死者是笑著的,並且冇有任何外傷。後來仵作驗屍後發現是中毒身亡,但具體何種毒藥尚未可知。

詢問他家人,都說他平日情緒穩定,也冇與人有過節,不可能自己服毒自殺,除了這些再無半點線索。

第三起,也就是最近這起案件,發生在10日之前,也就是本月8日。

知府裡的主簿王揚,被髮現死於家中。是小廝早上叫他起床時發現,他吊死在了臥室,抬下來時人都僵了。

屋內同樣整整齊齊,桌上留下一句”對不起”。經仵作驗屍後表明其是在被人勒死後,偽裝成了上吊的樣子。

謝昭皺著眉頭,看著隻這麼堪堪幾筆的卷宗,抬起頭“杜知府,這卷宗是這麼寫的?”

杜知府一時語塞,他心知卷宗寫的潦草,但又覺此案確實冇有過多的線索可以。

“.....呃”,正猶豫怎麼回答,就聽見一聲清脆的女聲,“賈錦是被哪個仆人發現的呢,發現的時候房間裡還有什麼異常嗎?杜大人,我可以問問題嗎?”杜元看見謝顏枝微微歪頭,黑黑的眼仁裡滿是認真。

“哦!當然可以。賈錦是被服侍起居的丫鬟發現的。那丫鬟按照往日的時辰準備去叫他起床,結果一推門就看見人倒在地上,胸口蔓延著血跡。當時嚇得立即跑了出去,根本冇有顧及房間裡其他細節。”

他停下想了想,隨即又補充道:“我們的人隨後去看了,屋裡冇有打鬥痕跡,很整齊,桌上擺著兩隻茶杯,據他家人描述屋子後來冇有人亂動過。”

“那就說明死者死前一晚有可能見過什麼人,能讓對方進臥室聊天,那對死者而言大約是冇有什麼威脅的。”謝昭說完轉頭看了一眼自家小妹,不要多嘴的意思顯而意見。

謝顏枝微微吐舌,看向杜知府等待他接著說下去。

兄妹倆的小表情被宋懷羽看了個十成十。他合上卷宗緩緩開口“那麼第二起案件呢,麻煩杜大人儘可能詳細的為我們描述一下。”

杜元一看宋懷羽合上了卷宗,心知這二位必定對卷宗的記錄極為不滿了,不由得緊張起來。

“張知縣和王揚案發現場也同樣都冇有搏鬥痕跡,但是也都冇有訪客痕跡。我們的人到時,屍體在案發現場,周圍都是家人。這兩人平日性格也都溫和,問曾聽聞與什麼人結仇,我們查了數日,截至現在都是線索全無。”

杜元看了宋懷羽和謝昭一眼,見冇人說話,抬起袖子蹭了蹭額間滲出的汗,接著說:“所以還要仰仗二位大人了。”而那兩位大人皆舉著茶杯若有所思。

“這凶手也太猖狂了,一月殺三人,太目無法紀了!”謝顏枝憤懣的聲音突然響起。杜元驚了一下,謝顏枝看到杜元被嚇著了,內心說著抱歉,她實在是看著場麵太尷尬了。

“為什麼認定凶手是同一人,就憑那個‘對不起’嗎?”宋懷羽放下茶杯,看向謝顏枝。

“對啊,並且他們都是夜晚死於家中,被害時冇有進行過搏鬥,且又都是密室。相似性頗高。”謝顏枝邊說邊心中腹誹,不是都已經併案了嗎,故意挑她毛病?

“這三起案件作案手法無一處相似,且無其他規律可循,目前無法併案。杜大人,暫且分開查辦吧。”謝顏枝聽宋懷羽已經這麼說了便收回了嘴邊想要提問的話。

“大人的意思是,此三起案件毫無關係?但現場都留有對不起三字啊。”杜元有些不解。

“僅憑這三字確實無法確定,畢竟對於連環殺人案來講,這三起案件間隔時間不算短。而且,凶殺案,一般多發於晚上,雖然都是密室,但作案手法和細節全然不同,貿然併案有可能會錯失線索。”說完謝昭微笑著看向杜元,“杜大人覺得呢?”

杜元看著謝昭,額上的汗順著耳鬢流下“好的,下官這就去辦。時辰不早了,幾位大人風塵仆仆,我為大家準備了接風宴,各位先稍作休息。”

“那就多謝大人了。對了,大人剛纔口述的更為詳細的案情,麻煩也添進卷宗裡,事無钜細。”

這案子時間不算短了,現下正值夏季,南方天氣炎熱,屍體長時間放置在驛站定然會腐爛。

況且,幾位死者皆地位不低,其家眷也不會同意這麼久不讓死者入土為安的。那麼想要瞭解屍體特征隻能從案件卷宗著手。

“是是是。”杜元連忙點頭,隨即叫來了管事,先帶幾人去住處休息。

“這間院子是二位大人的住處,二位來看看可還有什麼需要添置。”管事帶著幾人來到了偏院,院子不大,共三個房間,院中有個籬笆圍的小花園,中央有顆大榕樹,看著倒也愜意舒適。

“多謝,不需再添置了。”謝昭說完看向謝顏枝,管事忙道:“謝小姐安置在另一處院子,請隨我來。”

謝顏枝點頭跟上,謝昭跟宋懷羽說了一聲“我同她一起去看看”後就跟著謝顏枝一起走了。

“世子,您與謝大人住這兩件相鄰的,我與謝安同住那間。”宋齊收拾好宋懷羽的行李就退了出去。

另一邊,“謝小姐,您就住這間屋子,這院子是我們小姐的院子,隻有她和幾個掃灑丫頭,也不吵鬨,就委屈姑娘在這住下了。”

管事帶著謝顏枝進了一間稍大的院子,院子中間有片小池塘,池塘裡的魚兒在陽光下肆意的遊動,院中有一架鞦韆,完全籠罩在樹蔭之中。再就是花,滿眼的鮮花,都在這方院子裡競相綻放著。

“不委屈,不委屈,這院子這麼漂亮,我很開心。”謝顏枝看著這些景象,笑得眯起眼。

管事看著謝顏枝滿意,笑著道:“那我就不打擾幾位了,幾位大人先休息,一會會有人來帶各位去用膳。”

“二哥,這間院子真好看,還有鞦韆。”

“看到了,彆傻樂了,趕緊收拾一下吧,你自己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都這麼大人了。你快回去休息吧,不用管我了。“謝昭也知道自家妹妹不是不能自理的人,便放心走了。

餐桌上,謝顏枝問起今日為何冇見到杜小姐,“啊,小女今日去寺裡禮佛了,過幾日便會回來。”

“那我這樣直接住進她院子會不會太唐突了。”

“不會,不會。阿月很喜歡熱鬨,謝小姐這麼討喜,你們必定會成為好朋友的。”

“那太好了!”

謝顏枝的梨渦不深,淺淺的掛在左邊臉頰,離嘴角很近。隻要她微微上揚嘴角,那梨渦便會跑出來同她一起討巧賣乖。

宋懷羽坐在她對麵,看到了她的梨渦正對著他,在往右一點是謝顏枝高高翹起的嘴角,和小巧潔白的牙齒,心想比下午笑得真多了。

“好了,趕緊吃飯吧。”謝昭略帶寵溺的笑笑。

謝顏枝轉過頭,正看見對麵宋懷羽垂著眸子,優雅的將一塊蓮藕放進嘴裡。嘖,不得不說大冰塊是挺好看的,但是,他是什麼食不言寢不語的老古板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