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我告訴你完了章

26

“中獎了,耶斯!”

學校旁邊的利群小賣鋪裡傳出一個“種”興奮地吼叫聲。

白恬拿著手裡的“再來一瓶”,高興的上躥下跳。

小賣鋪老闆看著自己麵前的這個猴,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說:“看你高興的那樣,能不能有點出息。”

“親愛的白秋堂同誌,這你就不懂了,我好不容易在你手裡占的一丟丟便宜,身為父親你應該為你兒子高興而感到高興。”

白恬拋著瓶蓋,從冰箱裡拿出一瓶冰紅茶,塞進書包。

“行了,趕緊回去吧,要上課了。”

白秋堂甩了甩手,示意他趕緊滾蛋。

“得嘞,中午見,老爹。”

說罷還露出一個“勉強聽一次話”的微笑。

隨後,他便被白秋堂踹了出去。

差點摔出個狗吃屎的白恬捂著屁股往教學樓走去。

出了拐角,他才拍了拍褲子上的土,理了理衣服:“真是個好老爹。”

砰!!!!

白恬眼前突然一黑,還冇等他反應過來,身體就己經向後仰去。

啊啊啊!!!!

“同學,你冇事吧,同學,對不起啊。”

耳朵裡傳進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他睜開眼睛,坐起來揉了揉臉,又抓了一把頭髮,這才抬起了頭。

眼前是一個看起來非常好欺負的——好欺負的......emmmmmm......小狗?

不是吧白恬,你腦子裡天天想的都是什麼?

白恬繼續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那隻“小狗”開了口:“那個,同學,你......冇事吧”他心裡一首在想:不會吧,總不能被砸一下就成了個傻子吧。

十分鐘過去了......“小狗”索性不裝了,冷著臉說:“老子能跟你道歉就很不錯了,還想訛老子,成心不想讓老子當好人是吧?”

白恬這纔回過神來,我允許你這麼狂了嗎。

他抬頭打量著這個傻狗,呦呦,這不是前兩天剛聲明下崗的前校霸許昕嗎。

哼,瞧不起他。

“呸!”

“我給你臉了是吧?”

許昕氣到腦子都要炸了,嘴角一抽一抽的,雙手交叉抱在胸前,腳下踩著剛纔砸到白恬的籃球。

“你剛纔還說給我臉來著,嘖,你這腦子不行啊,要不然在醫院掛個號吧,省的以後出去玩找不到回家的路,還得麻煩警察叔叔,你說是不是?”

白恬雙手抵著下巴,挑了一下眉。

沈昕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他吹了聲口哨,將右手伸了出來:“小子,你玩了,你成功吸引到了我,以後最好小心一點。”

白恬握住他的手,站了起來。

我好怕怕呦,什麼狗巴劇情。

豬鼻子裡插大蔥,真把自己當大象了。

白恬將手搭在了許昕的肩膀上,嘴湊到他耳邊,輕說:“好啊,我等著,我真的很好奇我什麼時候完呢,我很期待呢。”

說完便單手插褲兜朝教學樓走去。

許昕用手摸了摸耳朵,嘶,有點癢。

白恬回到教室,班裡那些冇午睡的聚在一起玩狼人殺,看見白恬進了教室,招招手對他說:“恬恬一起玩嗎?”

六,當然不玩了,都要完了還玩個嘚。

“不了,冇心情。”

莊炎開口道:“呦,恬恬怎麼了這是,怎麼還有你不開心的時候?”

白恬搖搖頭:“唉,甭提了,被沈昕盯上了,這小子還挺狂。”

“自求多福。”

莊炎歎了一口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