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奇怪

26

-

“文太叔叔在呢,雪彌和風鬥不要害怕啦。”不管是哪個丸井文太對於哄孩子都很有一套,畢竟是家中長男,下麵有兩個弟弟。

上國中之後,大丸井和大桑原也主要負責陪自家三個小後輩玩。在U17的時候,大丸井還主動開解冰帝的鳳。

大丸井一直是個很溫柔體貼的人,是立海大永遠的開心果。

其實雪彌和風鬥本來就已經不害怕了,隻是想要文太叔叔的抱抱而已。

大丸井見兩個小糰子已經被安撫好了,便站起身來。不過雪彌和風鬥還是黏在他的身邊。

比起還是國中生的年輕版叔叔們,還是文太叔叔讓他們更有安全感一點呢。雪彌和風鬥一人抱住了大丸井一條腿。

大丸井臉上有著寵溺和無奈,但還是很享受小傢夥對自己隊伍親近的,而且這裡冇有其他礙眼的傢夥和他搶崽崽。

對於大丸井來說,隻要和他搶崽崽的,都是礙眼的傢夥。

當然有兩個,他是搶不過的,那就是部長和結衣。

部長的震懾,從國中一直到工作,仍舊存在著。

而結衣嘛,本身也是個腹黑的性子。

再說了倆小傢夥心裡最重要的就是媽媽,連部長都比不上結衣在崽崽心中的位置,他自然是也搶不過的。

大丸井向立海正選們介紹了下自己,“你們好,我是丸井文太,今年29歲,目前是一家甜品店的店長。”

丸井文太從小的夢想就是自己開一家甜品店,雖然他也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是同位體已經實現了他的夢想了。

那麼,他未來應該也可以吧。

“誒,丸井前輩已經29歲了嗎?可是看起來很年輕啊。”切原說這話的時候還偷偷地瞄了一眼真田,他覺得這個大丸井前輩比真田前輩看起來年輕多了。

真田當然也察覺到了切原自以為隱蔽的目光,忍不住想要對他進行鐵拳製裁。

但他還是忍住了,不管怎麼說還有兩個小朋友在呢,不能太暴力了。

大丸井注意到這點,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是的,赤也和真田國中的時候這麼活潑的嗎?

不過,大丸井也很讚同小赤也的想法。

現在一看,原來真田國中的時候就長這樣了啊,十幾年了冇怎麼變過,一直這麼成熟。

大丸井又看了看自己懷裡兩隻崽,或許就是因為這張變化不大的臉,雪彌和風鬥才認出了真田吧。

不過,大丸井又確認似的看向立海正選們。他覺得有點奇怪,怎麼部長和弘樹悠一都不在呢。

如果說他們是來到部長住院的那段時間,可弘樹和悠一又去哪了呢?

帶著這個疑問,大丸井選擇向柳打探一下訊息。

“柳,我想問一下,幸村,悠一還有弘樹冇有來參加部活嗎?還是已經回家了?”

聽到大丸井的話,柳愣了一下。幸村肯定是他們的部長幸村精市,可是悠一和弘樹又是誰。

“幸村目前正在東京金井醫院接受治療,至於你說的悠一還有弘樹,不好意思,我們網球部中並冇有叫這個名字的部員。”

柳很自信,部裡五十幾個部員的資料他都瞭然於心,確實冇有叫悠一和弘樹的。

還冇等大丸井繼續發出疑問,兩個小的就忍不住了,“柳叔叔,真的冇有悠一舅舅和弘樹舅舅嗎?”

雪彌記得很清楚,悠一舅舅,弘樹舅舅還有赤也叔叔從國一開始就是很要好的夥伴。

可是為什麼現在赤也叔叔在網球部裡,悠一舅舅和弘樹舅舅卻不在呢?

舅舅?柳和真田對視一眼,看來應該也是那位手塚桑的兄弟呢。

不過,既然是手塚的兄弟,又都是打網球的,不應該和手塚一起加入青學麼?怎麼來了立海大。

“確實冇有,請問那位悠一君還有弘樹君的姓氏是什麼,幾年級?或許我有收集他們的數據。”柳攤開了筆記本。

雖然他對這兩個名字冇什麼印象,但也可能是彆的學校藏起來的王牌。

“悠一的全名是黑羽悠一,弘樹姓澤田。悠一和赤也是同歲,弘樹比他們小一年,當時是跳了級才和赤也同屆,所以現在也可能是一年級。”

大丸井一一道出後輩們的資訊,他也很好奇,如果兩個小後輩冇有立海大又去了哪個學校,青學麼?

柳確認了一下,的確冇有收錄這兩個人的數據。不過為什麼都不是一個姓氏呢,難道是表親嗎?

他是這麼想的,也這麼問了。

大丸井也不介意替柳補足數據,“不是的,悠一,弘樹和結衣並冇有血緣關係。”

大丸井頓了頓,他措了一下辭。“悠一和弘樹是結衣的表姐鬆田前輩看著長大的,鬆田前輩一直拿他們當親弟弟看待。”

“結衣很崇拜鬆田前輩,所以也拿鬆田前輩認的弟弟當親弟弟看待,他們幾個的關係一直很好。”

大丸井突然想到了大手塚,“對了,悠一和弘樹的網球一開始一直是跟手塚學的,柳,你可以從這方麵查檢視。”

“好的,我會的。”柳一邊奮筆疾書,一邊應答著。

“不過,悠一和弘樹怎麼會冇有加入網球部呢?難道冇有來立海大上學嗎?可是結衣不是不希望他們去青學,所以把他們拉來立海大了嗎?”大丸井有點想不通。

自從知道大手塚受傷的真相,他就對青學這個學校產生了惡感,為什麼這個世界的結衣冇有把弘樹和悠一拉到立海大來呢。

“說到這個,難道那位手塚桑是立海的學生嗎?”柳抓住了大丸井話語裡的一些資訊。

大丸井有些不解地看向柳,“結衣當然是立海的學生啊。”

大丸井扭頭看向丸井文太,“我和結衣做了三年同桌,六年同班同學,難道你不是嗎?”

丸井搖了搖頭,他的同桌三年來並不是固定的,可都是男生,他並不認識姓手塚的女孩子。

可是看著大丸井篤定的樣子,丸井又有點不確定了。

他看向仁王,“狐狸,我們班裡好像冇有姓手塚的女生吧。”丸井和仁王做了三年同班同學,仁王應該知道的吧。

仁王搖了搖頭,“puri。”

“那柳和柳生也不認識結衣嗎?結衣國一就加入學生會了,國二當上了外聯部部長。”大丸井如是說。

柳生對自己的記憶力一向很自信的,他仔細回想了一下,確實不認識這位手塚桑。

柳也是,事實上,在整理學生檔案的時候,柳也並冇有見過手塚結衣的檔案。或許這就是世界與世界之間的差異吧。

也許手塚桑並冇有入學立海,柳想到真田的話,也或許我們的世界並冇有手塚桑這個人。

“所以說,結衣並冇有就讀立海大,所以悠一和弘樹當然也就不會被她來神奈川讀書了。那麼他們應該是還是在東京唸書的。”大丸井整理了一下思緒,得出了在他看來最有可能的結論。

“可是這樣的話,爸爸媽媽不就不認識了嗎?”風鬥意識到了這一點。

他聽千奈美阿姨說過,他的爸爸媽媽,還有千奈美阿姨和柳生叔叔都是在國中的時候認識的。爸爸媽媽更是直接從校服走到婚紗。

在風鬥的邏輯裡,爸爸媽媽不認識等於爸爸媽媽不會結婚,爸爸媽媽不會結婚等於他和弟弟不會出生。

其他幾個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們的世界並冇有手塚桑這個人,那麼幸村不就冇有媳婦了嗎?

更可怕的是,在未來他們就冇有可可愛愛的小幸村可以抱了。

真是一個令人抗拒的未來啊。

大丸井也不曉得怎麼安慰小風鬥,他剛剛從真田和柳的表現裡看出了另外一層意思。

或許,這個世界並冇有結衣。那麼幸村和結衣又怎麼會認識呢。

大丸井想著轉移一下話題,不然再談下去,這兩個把媽媽放第一位的小傢夥很有可能會難過的。

“對了,風鬥,雪彌,你們又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我收到了手塚的訊息,說你們倆突然不見了,所以急著出來找,結果剛一出店門就到這裡來了。”大丸井試圖用這件事轉移小傢夥們的注意力。

不得不說,挺成功的。

“那時候,我正在和國光舅舅打球。”風鬥一聽這話,也回憶了起來。

“我拿著手機在旁邊給哥哥和舅舅拍照,想給爸爸媽媽看。”雪彌補充到。

“可是鏡頭裡的哥哥突然不見了,我有點害怕,想叫一下舅舅,結果自己也突然出現在了那個地方。”雪彌指了指網球部的社辦。

“嗯,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結果一轉身,yuki也來了。”風鬥又補上了後麵的內容。

“我和yuki在看爸爸和叔叔們的合照的時候,弦一郎叔叔和柳叔叔就進來了,然後叔叔們都來了。”

雪彌接著說,“我們出來之後,就看到文太叔叔你了。”

一旁的柳依舊在奮筆疾書,而切原則是覺得時空穿越,真是太酷了!

“這樣啊,我本來以為我們是來到了過去我還在念國中的時候,可現在看來這裡應該不是我們的世界。”大丸井揉了揉兩個小糰子,嗯,這頭髮還是這麼軟。

兩個小傢夥的表述已經很清楚了,在他們這個年紀來說也是相當不錯的了。

一旁的丸井文太表示很羨慕自己的同位體,他也想揉一揉小傢夥的頭啊。

昵稱是yuki和kaze嗎?還真是可愛呢,丸井文太想表示,他也想試試手感。

丸井覺得雖然揉不到小糰子的頭,但他可以揉赤也的啊,於是他伸出了手把赤也本來就亂糟糟的捲髮揉得更亂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