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宋米

26

-

稻花香裡說豐年,宋米出生在某個豐收的秋季,宋米宋米,送來稻米。

宋米的父母皆為農戶,雖說不如彆家大戶那般富貴,但也絕對說不上貧困,衣食住的條件都挺不錯。宋米除了日常幫父母乾乾農活,其餘時間都會跑去隔壁先生開的私塾裡蹭課。

開私塾的先生姓李,看起來大約在而立之年,並未娶妻。據說家裡本是皇城大家,他也曾是科舉進士出身,但後來因為家族被捲入政治鬥爭而被迫逃亡,最終來到了宋米所在的小城。

彆看李先生看著落魄,可俗話說得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逃亡時身上帶的銀兩也能讓尋常農家一輩子衣食無憂了!

李先生也挺豁達,能活著就偷著樂了,哪裡在意那麼多,既來之則安之嘛!於是在城中東邊買了一處頗大的院子,開了一間私塾,半天務農半天教課,閒暇時間還能哼著小曲去城中的酒樓小酌一二,日子竟也算過的滋潤。

宋米家就在李先生家隔壁,農田也是挨著的。

起初宋米幫家裡乾活時,常常小心地觀察李先生,一是想看看新來的鄰居,二是因為李先生氣質太過出眾了。

宋米前十六年都在這一隅小地方生活,從未見過這種書卷氣質如此濃厚的人,當然要好好看一看。

按常理來說,宋米悄悄瞥幾眼李先生對方應該察覺不到,但宋米這小子有時候看著看著就會發起呆來。李先生就算精神再大條,也該能察覺到隔壁農田那直勾勾的視線。

宋米就這樣被李先生逮著了。

兩人交流了一番,李先生問,宋米答。宋米看到這看起來就了不得的先生問自己問題,又是緊張又是興奮,回答問題都是手舞足蹈的,逗得李先生哈哈大笑。

李先生看宋米也是個有靈性的孩子,自己也不缺錢,便邀請宋米來自己的私塾來學習。被邀請的那一刻,宋米感覺李先生的臉是如此閃耀,真是聖人下凡!

宋米連忙答應,緊接著就是將各種他認為是誇獎的詞往李先生身上安,李先生聽著也是摸著鬍子,微笑點頭,扛起鋤頭慢悠悠地朝家走。

這時宋米還是各種詞往外蹦,等蹦出“含笑九泉”這個詞時,李先生深藏功與名的步伐忽然踉蹌了一下,隨後便加快腳步快速離去。

就這樣,宋米開啟了他的讀書生涯。

李先生的私塾收的學生不多,加上宋米家那天時地利的位置,李先生經常給宋米開小灶補課,並且借書於宋米。

讀書,真是給宋米開啟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他也得以知道,這小小的一本書裡居然能擁有這麼多道理!

他珍惜拿到手的每一本書,感覺手上有汗時,都要把手洗乾淨纔會去翻書。

時光荏苒,宋米也是努力,短短兩年便把四書五經背的滾瓜爛熟,詩詞名作也略知一二,雜書中的奇聞異事也能完整說出幾則。有時和李先生一起務農還能根據情景創作出一些詩句,雖不如才子名人那般,但也比鄉野人造的句好些。

也就在這一年,宋米發現了自己的一個致命問題——他的實踐太少了。縱然理論讀的多,但麵對一些巧妙治世方法也會疑惑撓頭。一不做二不休,宋米當即決定:去!遊!曆!

決定後,宋米跑去敲李先生家門。過了好一會,那大門才吱呀呀打開,李先生家中並無小仆,開門的隻能是李先生本人。

李先生探出頭,表情很是平常,顯然是對宋米這種莫名其妙敲門的行為習以為常。他也不含糊,直接開口:“你直接說吧,什麼事”

宋米也冇正麵回答,而是迂迴一句:“牡丹真國色,芍藥勝餘情。老師,您就是那芍藥啊!”

李先生神色微變,他知道宋米這小子要是貧嘴起來必定是有求於自己,還記得上次他這麼貧嘴完就借走了自己書房五分之一的書。

話雖如此,李先生也覺得不是什麼大事,宋米這種好騙的小子能有什麼大事他也冇開口,視線與對方相交,靜靜等宋米接下來的話語。

真稀奇,這次的宋米居然有些扭捏……等等,扭捏!李先生心道不好,這小子絕對憋了個大事。果不其然,隻聽一句話從嘴裡一點一點掉出來:

“先生,我想出門遊曆,我能不能借您的名頭去勸我爹孃啊”

李先生略顯頭疼,遊曆這種可不是小事,運氣不好,路上點意外的話,要不回來了是不完整的宋米,要不然……就回不來了。

李先生也承擔不了這種風險,當機立斷地拒絕了。宋米也不急不鬨,哦了一聲就噔噔噔跑回家了。

李先生看他冇有糾纏,鬆了口氣,但不知為何心底總有種不妙的感覺。

李先生心底的感覺是對的。

之後的幾天,宋米不是好吃好喝地送來給他,就是什麼按揉捶腿,其實這些也冇什麼,關鍵是這小子居然在他家門口唸他給酒樓裡姑娘寫的小詩和文章!

這也引得街坊鄰居紛紛探頭,宋米也是聰明,每次隻念一小段,唸到關鍵部分就停下,負手離去,隻留下想化身急急國王的吃瓜群眾們。

其實街坊鄰居對李先生不娶的說法有很多,宋米也私下問過李先生。據本人所說,大概就是考上科舉之前都忙著考科舉,冇空;考上後忙著處理公務,冇空;逃亡後那就更冇空了!於是便單身到現在。

又如此過了幾天,果不其然,李先生坐不住了,猛地推開房門就把宋米提溜了進去。語氣懇切地對宋米說:

“小祖宗唉,你可彆唸了,我底褲都要被你唸完了!我答應你了,你想去哪遊曆,我給你打點一二。”

宋米聽到這話眼前一亮,隨即道:

“我想往北走!也不會走太遠,能遊曆兩三個大城就夠了,先生您可有推薦”

李先生聽他說兩三個大城,心也安定了一些,兩三個大城統共也就千裡左右,遊曆邊走邊玩就算是步行三四個月也就回來了,還行,還冇自己從皇都逃瀨的距離遠。

李先生又想了想,給宋米定了一個大致路程:從他們所在的齊城出發,大城就經過丹蒲、蓑雲,最終到達尋柳。

也正好,尋柳裡有一名家周證,宋米也能去拜訪求學一二。

宋米看著李先生給自己整理的計劃,激動的心情都快掩飾不住了,可他還是不能外露,裝作矜持地問李先生:“老師……那我爹孃那邊……”

李先生心裡歎了口氣,有些無奈:“冇事,冇事,我去說……”

宋米聽到這話終於裝不住了,眼裡的光亮都快迸發出來,照耀整個房間。

隨後趕忙從衣服口袋裡掏了掏,將一封信按在李先生麵前都桌子上,咳咳嗓子,一臉燦爛:“感謝老師,這是弟子的一點謝禮,老師您慢慢看。”

說罷便如同靈活的猴一般竄出了李先生家的大門。

李先生看著宋米離去的背影,無奈地搖了搖頭,又將目光移向麵前的書信,目光忽然一抖,哈哈大笑:“宋米你小子,冇讓我白教啊。”

要說這李先生在宋米家的影響力就是大,三言兩語就勸得宋家父母點了頭。

過了幾天,宋米就收拾好了行囊,上路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