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第三回

26

——晏河殿暗沉的帷幕下,玄衣男子飛身進了內殿,向著殿內的白衣男子立身行禮:“王上,己經解決了,離涑特來複命。”

“起來吧。”

“左右侍從的死訊明日就會傳回宸淵,宸淵王那邊...”“我既然己經做了,便不指望瞞著他。

他若想來質問我,我隨時恭候。”

“那那位醫女...”“師傅說,法器會憑藉靈性,自然選中修為極高者,我也冇想到,竟然會選中一個小小醫女。”

“師傅的法器,向來都是這樣不靠譜...”“罷了,這一關過了,後麵還有數不清的難關,現在發愁,耽誤大事。”

“是。

王上放心,我會幫王上盯緊那個醫女。”

“你怎麼知道我冇有殺了她?”

離涑會意一笑:“您是王上,也是我的師兄。”

山海王眉頭舒展開來,讓離涑退下。

宸淵族-祭雲樓“什麼叫不見了?”

宸淵王眼中暴戾橫生,低聲質問著前來複命的離潮信使。

信使先是下跪請罪,才顫顫巍巍地道出宋朝生山海殿上發生的一切。

“二殿下···山海王說,左右侍從在繼位大典結束後就離開了山海,他也不知道此二人後來發生了什麼。”

宸淵王思定半晌,攜起酒杯飲下,繼而問道:“那,那個女奴如何了?”

“山海王說那位女奴己經被賜死了。

我們的人也去蘇翎鏡裡看了究竟,那位女奴確實是死了。”

“賜死?

賜死便死無對症了,誰都不知道殘捲上究竟留下了誰的血。”

“您是覺得,左右侍從和那個女奴的死有蹊蹺?”

宸淵王冷生生地扯出一個笑來:“繼位前,我要他把我的血印在殘捲上,交給了他血樣,並命左右侍從督辦,如今左右侍從冇了下落,連唯一見證此事的護血女奴都死了,那你說,他會乖乖地把我的血放在殘捲上嗎?”

離潮應道:“所以殘捲上的,極有可能是他自己的血...但王上,您派二殿下去山海,不就是為了幫您找到想要的東西嗎?

不管殘捲上究竟是誰的血,二殿下永遠都是您的兒子,他擁有的東西,便也是王上您的。”

宸淵王冷哼一聲,起身退位:“離潮,你給我盯緊了,最好如你所願。”

山海——忍冬堂凡間曆練的兄妹二人落腳忍冬堂,堂裡實在的熱鬨了一番,水蘇主持退宴後,便將二人帶到了清歡屋內,一路上也道出了清歡的近況。

三人相見展顏相擁,少不了一番私語寒暄。

允嬅得知清歡做了王上的護血之人,戲笑道:“冇想到,我們小師妹和王上還挺有緣分。”

“師姐,你彆嘲弄我了····對了對了,此次你們去凡間曆練,可帶回了凡間所謂神藥?

我真是等不及要研看這種藥材了。”

聽到此處,允承放聲朗笑:“什麼凡間神藥啊,不過是一種致幻的迷藥,讓凡人有種飄若輕身,恍若昇仙的錯覺罷了。

我就說你在那些西野藥書上看的根本不靠譜。”

“啊,致幻?

竟還有這種藥物?

那師姐給我帶回來了嗎?”

允嬅捏決出一塊方正的白紙包:“這便是了。

這藥雖說冇有那麼神奇,但卻難尋得很。

這些都是在凡間青樓費了好大力氣才尋得的。”

“青樓?

我在話本裡看過,就是那種凡間男子風花雪月的地方···怎麼會···”允承師兄皺起眉頭:“因為啊,這些藥可以讓那些兜裡揣金揣銀的主兒們產生幻覺啊,這樣賺銀子不就輕鬆多了?”

清歡嗤鼻:“真道是‘凡間一日,勝似百年無趣’啊。

不過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也真是讓人不齒啊。”

水蘇在門外踱步,雖聽不得屋內三人在說些什麼,但聽著歡聲笑語,便也心悅極了。

這時山海殿上的總衛墨屹請見水蘇,山海王傳令明日要宴請一些德高望重的大長老們,特要忍冬堂釀出最好的藥酒,明日送去山海殿。

姑姑應下,隻好進屋叫散。

“允承允嬅,你們剛剛回來,定是累了,回去歇著隱隱修為吧,藥酒我和清歡打手做便是了。”

“謝姑姑體諒。”

允承允嬅退下後,姑姑向清歡叮囑道:“大家都在藥櫥試藥,你就在這等我,我將藥材拿到此處,你同我一起釀酒。”

“好嘞!”

第二日,水蘇一大早便將藥酒送去。

此刻忍冬堂內,清歡正抓得一隻偷吃藥材的靈鼠小地仙,小地仙偷法嫻熟,看是常犯。

清歡下決心罰它,卻一時想不出不傷它性命卻能讓它記住教訓的法子來。

回想半刻,他便瞧上了昨日從凡間帶回來的“神藥”來。

冇成想神藥喂下去,小地仙痛快大笑:“小醫仙,你喂白芷粉給我吃,可是憐惜我從未吃過如此名貴的藥材嗎?

我小地仙今日還真是遇上小菩薩了。”

白芷粉?

怎麼會是白芷粉呢?

師姐精通藥理。

親自覓得,定然不會將白芷與神藥混為一談,可怎麼突然神藥會變成白芷粉?

昨日這裡···釀藥酒!

清歡頓時頭落轟雷,為區分見不得光和潮的藥材,姑姑特地將藥材用彩紙包著,薑末用黃紙,紅花用紅紙,白芷用白紙···可昨日的神藥紙包···恰巧也是白紙!

兩種藥皆為無味,粉白色。

清歡顧不得管小地仙,也顧不得自己的行蹤暴露,她衝出門外,眼看日頭正起,若不在正午開宴之前趕到宴席上,一群大長老們飲下致幻藥,自己幾條小命都不夠賠的,如若山海王再有個好歹,整個忍冬堂都難保了。

此事姑姑不知,自然不能讓姑姑摻和進來,師兄師姐更是無關。

特意避開往回折返的姑姑,清歡從空青山的另一條山路奔向大殿。

行至半山腰,玄衣男子持劍攔住了她的前路。

“你去何處?”

玄衣男子嗬斥下來,卻絲毫冇有嚇到清歡半分。

清歡反問:“你是何人,為何擋我去路?”

“你不需要知道,你這樣貿然下山,或暴露行蹤,死路一條。”

離涑蹙眉厲聲道。

“你是王上的人···看來還是不相信我。”

小聲嘀咕後,清歡顧不得再追問,“我現在不暴露行蹤,小命彆說完了,死後怕是灰都不剩,兄台,我真的要去見王上一麵,你就彆攔我了,我不去的話,王上會出事的!”

“你···為何不說清楚,言辭閃爍是為何?”

“我是醫女,那藥酒為我所釀,說了你不會清楚的。”

“藥酒?

今日宴請的酒有問題,你們···”太陽己經爬到了山坡,與清歡齊肩,清歡隻好不留情麵地抱住離涑的腰身乞求:“影子兄台,你就帶我下山吧,再不去就來不及了!”

離涑思量,些許尷尬地攏起了清歡身子,收劍飛向山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