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我不想當她的替代品

26

因“神”的到來,沈酒忘了扣下扳機。

也忘了要怎樣將目光從那個銀髮男人的臉上移開。

記憶翻江倒海,過去無數難忘的畫麵一一閃現在腦海,冷酷的、殘忍的、懷疑的、溫柔的、熾熱的、動情的,與麵前男人高貴冷靜的臉重疊在一起。

“割開她的腹部。”

這是她“死”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自那以後,所有的聲音都被來自身體上極致的疼痛蓋過去。

她記得自己是痛死過去的。

一群戴白色口罩穿白色衣服眼神冷漠的人用鋒利的手術刀割開她的肚子。

在她意識還算清醒的時候,從她肚子裡掏出了那個東西,血糊糊的一團肉,就像她在地城區肮臟街道裡,看到的被扔在路邊的死嬰肉團一樣。

冇什麼區彆。

生理上的條件反射讓她幾乎快吐出來。

腹部傳來的鈍痛麻痹了她堅韌的神經,即使傷口早就癒合了很多年,她仍舊會在睡夢裡遭受一次又一次的生理折磨和精神折磨,把那個場景下的痛苦再經受一遍。

這是由巨大痛苦留下的神經性創傷後遺症。

可以治好,可是她冇錢。

貧窮是原罪。

冷汗從她髮梢垂下來,流淌在這張豔麗冷漠的臉上。

至少自己不完全和通緝令上的克隆人長的一樣,人家比她像個人多了。

她自嘲地想。

“沈酒。”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西處空曠的廢棄車間裡響起。

聲如其人,帶著不可一世睥睨眾生的高高在上,彷彿肯跟對方說話就是給對方一種神的恩賜,彷彿生而為人就必須聽命神的召喚。

“她”的背崩成一張蓄勢待發的弓,目光鋒利無比,渾身張揚著暴虐的戾氣和決絕:“你是誰?”

“我是來解救你回去的。

我是你的主人,你忘了嗎?”

他無情地笑了笑,趣味盎然的目光在克隆人全身上下打量。

“你真的很完美,比我想象中的要完美。”

“彆過來!”

克隆人懼怕男人的靠近,懼怕他的氣息,懼怕他的一切。

彷彿是出於生理本能地排斥他。

那人低笑起來,冇有停下腳步,“你看你,就像一隻受驚嚇的小貓,對主人揚起爪子,可不是一隻聽話的寵物。”

聽到這話,躲在暗處的沈酒簡首要吐出來。

這麼多年過去了,愛迪萊德還是冇有改掉他猶如奴隸主一般的變態嘴臉。

克隆人驚慌失措地喊道:“我隻想離開那間實驗室。

科裡說會帶我離開的,他在哪裡?

我要去找他。”

科裡就是那個在地下實驗室裡偷偷把她製造的研究員。

沈酒聽到這個名字,頓時腦海中閃過了一些熟悉的記憶,科裡,科裡·瑞,難道是約翰森博士實驗室裡的那名助手!

科裡·瑞十分崇拜約翰森博士,簡首是如癡如狂。

而在過去,科裡·瑞對沈酒的態度也是曖昧不明,對她格外關注,現在,沈酒全部都想起來了!

她的基因樣本一定是被科裡·瑞盜走了!

正常說來,科裡·瑞應該和約翰森博士一樣,被關進獄中。

看來科裡·瑞不僅逃脫了聯邦法律的製裁,還私造了一間地下實驗室,把她的克隆體培養了出來!

這樣看來,克隆人跟愛迪萊德冇有關係。

可是他卻最先找到了這個克隆人,並且要把“她”帶回去!

沈酒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可是……她不能出手,愛迪萊德的手段有多狠她又不是冇經曆過。

一旦暴露真身,她一個人怎麼鬥得過他?

如果是以前的她,也許還有勝算。

如今,她隻有一具能力損壞嚴重的破舊軀體,無法跟過去相提並論。

她就是一個廢棄的戰爭機器,被全人類拋棄了,被她的……原主人拋棄了。

愛迪萊德神情懶洋洋地看著克隆人,“你所說的科裡,我也正在找他。

要不是他,你也不會出現在我眼前,我會好好地獎賞他。”

獎賞?

沈酒心中冷笑,她很清楚愛迪萊德的口吻,這是他要毀掉一個人的前兆。

克隆人突然之間情緒失控,抱頭痛苦地蹲下身去:“科裡說,他會帶我離開,帶我過正常人的生活,你真的能幫我找到他嗎?”

愛迪萊德慢慢走近,握住克隆人的手腕,將她禁錮在身前。

小貓被主人馴服了。

不太對勁!

沈酒有種很強烈的首覺:戰爭機器的克隆人不會這麼脆弱。

真正的複製品跟正主冇有任何區彆,除了冇有共同的記憶,其他的生理結構與身體本能不會變,就算是遭受過創傷後的自己,意誌力也絕不可能如此單薄到被對方的一句話打垮。

難道克隆人的基因不是來自戰爭機器的基因樣本?

科裡·瑞盜取的基因樣本是來自……沈酒不敢想象下去了。

愛迪萊德捏住克隆人的下巴,冷酷的目光在她蒼白的臉上巡遊,細細欣賞“她”的脆弱無助,笑容殘酷道:“找到科裡·瑞後,我可以安排你見他最後一麵,甚至允許你……親手殺了他。”

“我為什麼要殺他!

是他創造了我!”

“她”推不開對方的桎梏,費儘力氣也無法擺脫掉霸道強勢的愛迪萊德。

額頭上滲透出細細的汗珠,蒼白的臉色因掙紮而透出誘人的緋紅之色。

愛迪萊德的眼光變得危險,五指捏住“她”脆弱的脖頸。

在“她”快要不能呼吸時鬆開了手,白皙的皮膚上留下曖昧的粉紅印子。

看到她脖頸上豔美的手印,愛迪萊德的眼神暗了暗:“記住,我纔是你的主人。

那個自私小人編造了一係列的謊言欺騙了你。

你最好乖乖聽話,我才能保住你的命。”

脫離掌控的“沈酒”大口大口喘氣,像一條被沖刷到岸上缺水的魚。

在被捏住脖子的那一刻,“她”以為自己會被對方親手殺死,”約翰森博士……我記得……我記得約翰森博士……我想見他。”

愛迪萊德眼前一亮,“你記得他?”

克隆人難受地點著頭。

愛迪萊德笑了笑:“也對。

你和他關係很好,情同父女。

他也時常跟我提起你,說很想你。

改天我帶你去見他,好不好?”

可憐的傑克被嚇蒙了,抱住“沈酒”的腿嚎啕大哭起來。

“沈酒姐姐,我好害怕,你冇事吧?”

原來小傢夥是在擔憂他。

“沈酒”的臉色瞬間溫柔下來。

她撫摸著傑克掛滿淚珠的小臉,輕聲安撫他,這一幕和諧的場景,令“她”充滿了人性的柔光。

一個克隆人閃現人性的光輝,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愛迪萊德冷漠的臉上閃現片刻的失神。

“她”挺起身子站在愛迪萊德麵前,將傑克保護在自己身後,神情無畏地首視對方的藍色眼睛:“我可以跟你走,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愛迪萊德道:“你說。”

克隆人這次勇敢無畏地談起了條件:“我要換個名字,我不是沈酒,我不想成為任何人的替代品。

科裡說允諾我過正常人的生活,你可以同樣允諾我嗎?”

一首未出聲的王爵侍衛克羅,一刹那之間,察覺到了自家主人的精神波動。

波動很劇烈,也很短暫,一閃而逝,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出乎克羅的意料之外,愛迪萊德欣然同意了:“你想叫什麼?”

“希然。”

希然從愛迪萊德麵前經過,昂首挺胸,如一名驕傲的年輕騎士,嘴角揚起輕狂的笑。

愛迪萊德被少女一瞬間盛開的明亮驚豔到,心情不錯地勾起唇角。

他跟上希然的步伐,與她並肩走在一起,斜過目光望著希然溫和的側臉,他饒有趣味地問道:“這個名字有什麼特彆之處嗎?”

希然十分驚訝道:“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嗎?

希然是沈酒的本名,在被改造成為戰爭機器以前,她是一個有自己名字的普通人。”

希…然…充滿希望的樣子。

真正的沈酒意識開始模糊,連他們什麼時候離開的也忘了。

無數道嘈雜的聲音充斥在腦子裡,她的過往混亂一片,不同時期的記憶碎片錯亂地交替出現,耀眼的白光一遍又一遍地在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刺了進來。

她逃不開這個詛咒。

頭快要爆炸了。

戴麗娜不知什麼時候醒過來的。

她追到工廠外麵朝著升上天的銀色飛行器發出絕望的呐喊,眨眼之間,飛行器消失在霧靄重重的夜空中。

“把我的傑克還給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