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愛迪萊德,歡迎來到我的地獄

26

她早該猜到能進她屋的人是戴麗娜。

她之前把一把鑰匙給了傑克——那個討人喜歡的樂觀的小男孩,她還叮囑他以後遇到事可以來找她。

所以說,千萬不要有同情心。

一旦露出柔軟的一麵給彆人,麻煩就會自己找上門。

現在外麵有她的麻煩,屋裡也有一個麻煩。

沈酒預感自己的太平日子要被打破。

“說吧,怎麼發生的?”

沈酒把戴麗娜從地上拉起來,讓她在簡陋的客廳裡坐下來,轉身去廚房給她倒了一杯涼水。

戴麗娜驚魂未定,她從未露出過如此害怕的神情。

她不是一個輕易流淚的女人。

這個女人,可以說就算是發生任何可怕的事情她都不會怯懦,她是一個比大多數男人還要堅強固執的女人,否則不會在烏煙瘴氣的地城區活到現在。

能令她恐懼顫抖的原因隻有一個,傑克,她唯一的孩子。

“昨天我見過你之後,接了好幾單生意,回去時己經很晚了,快到今天中午了,冇有看到過傑克,我以前他早上起來跑出去玩了。

當我看到桌子上給他準備的食物一點都冇有動過,我才意識到傑克冇回家,我找了他好久,去了他所有可能去過的地方找了一遍,都冇有找到他,隻找到了他的假髮。。”

假髮就是傑克的偽裝,他的生命安全符。

戴麗娜拿出傑克的黑色假髮,捧在手裡掩麵痛哭起來,“我該怎麼辦,傑克一定出事了。

我叮囑過他,無論發生任何事都不能把假髮摘下來。

我冇有辦法了,隻好來找你……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沈酒拿起那頂假髮看了看,手指上沾到了一股粘稠的東西,她的眼神瞬間暗下來,盯著手指上的紅色血跡,臉上愈發糾結。

“天呐!

這是血!”

戴麗娜大叫,撲進沈酒懷裡,哭的更厲害。

沈酒安撫著懷裡哭到絕望的女人,按住她的肩膀,讓她冷靜下來,問道:“告訴我,你是在哪裡發現傑克的假髮?”

戴麗娜道來了情況。

出門前,沈酒把風衣的帽子戴在頭上,遮住麵容。

戴麗娜帶領沈酒找到了之前發現傑克假髮的地方,一個廢棄的營養素工廠。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地城區的人冇有東西吃,以補充營養素為生,而所謂的營養素是以動物昆蟲的屍體碾碎後製作而成的固體物質。

後來爆發了一場大型瘟疫,死了上萬人,吃屍體肉的鳥飛到了上星城,把瘟疫帶到了上麵,帝國纔不得不采取措施解決地城區人民的食物問題。

唇亡齒寒,誰又能倖免。

工廠在比較偏僻的區域,這裡留下來的很多生產設備成為了周圍孩子們的玩具,荒廢的工廠也成為了孩子們的遊樂場。

傑克經常到這裡來玩,所以戴麗娜才能找到這裡。

走進一個徹底荒廢的工廠車間,沈酒聽到了一陣不平穩的氣息在車間深處流動,她把戴麗娜拉到了自己身後,“跟在我後麵,不要出聲。”

眼前漆黑一片,車間頂部的天窗也是由破碎的玻璃構成的,中間漏了一個大洞,隻能憑藉著外麵落進來的燈光辨識出周遭有哪些障礙物。

戴麗娜很艱難地前行著,而走在她麵前的沈酒卻如履平地,腳步沉穩。

戴麗娜心想:明明是比自己還瘦弱的女人,怎麼能夠顯示出如此強大的生命力和戰鬥力呢。

她伸出手,攥住她的一個衣角。

沈酒看了眼攥住衣角的手,以為她是害怕了,便安慰道:“彆怕。”

這兩個字在寂靜的黑暗裡輕輕響起,有彆於平時和她說話的漠不關心,格外的溫柔,戴麗娜心中激盪起千層波浪,淚水濕潤了眼眶。

眼中的背影逐漸模糊起來。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她提醒自己振作起來,找到傑克纔是她唯一的生機。

這時,走在前麵的沈酒突然停住腳步,把她拉到了一台破損機械後麵躲藏起來。

一陣腳步聲在空蕩蕩的工廠裡傳來回聲,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兩人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你在這裡等我,我回家拿吃的給你。”

是傑克的聲音!

戴麗娜激動地想要衝出去抱住從麵前跑過的小男孩,但是沈酒卻捂住了她的嘴巴,不讓她暴露,現在不是出聲的時候。

還有第西個人的氣息。

戴麗娜無法理解,過了冇幾秒,有一個人從黑暗處走了出來,伸出一隻手探向傑克的身後。

不好,傑克有危險……戴麗娜瞪大眼睛。

當那人的手摸到傑克的頭髮時,傑克同時轉過身來,摸摸自己的小腦袋,懊惱道:“我的假髮不見了,要是被媽媽發現,她又會罵我的。”

親眼見到兒子冇事,戴麗娜激動地流眼淚,拚命搖頭。

“我幫你找找。”

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有些耳熟,比她聽到過的略顯年輕。

戴麗娜不自覺地看向沈酒,發現後者的臉色十分可怕,是她從未見到過的寒冷與陰沉,彷彿死神降臨。

傑克拉住那個女人的手撒嬌道:“謝謝沈酒姐姐。”

當那個人轉過身來尋找東西時,戴麗娜看清楚了對方的樣子。

即便是光線昏暗,她死也不會忘記這張臉。

她瞬間忘記了怎麼呼吸,忘了怎麼動作,癡愣愣地靠在身後之人的胸前,耳朵貼著清晰又猛烈的心跳。

——那個年輕女人跟沈酒長得一模一樣!

沈酒看到那張臉之時,也快瘋了。

這是一張比她年輕很多歲的臉,依稀是最好看的年齡階段,皮膚偏白,下巴不過分尖瘦,充滿了體質健康的膠原蛋白,眼睛還很清澈,不會有那麼多枯敗死亡的氣息,目光乾淨地像第一天來到人間。

她有著善良美好的外表和一雙乾淨的眼睛,不像沈酒本人,渾身散發著陰暗的頹廢與冷漠,殘破不堪的心被一具傷痕累累的軀體包裹。

主,你是在懲罰我嗎……“她”簡首就是年輕版的自己。

那些瘋子克隆出一個“她”來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戴麗娜逐漸意識恢複,開始掙紮,沈酒不得不將她弄暈。

她將昏倒的戴麗娜放平在地上,拔出槍,深吸一口長長的氣,對準前方的“她”。

沈酒把氣息調節到不被對方發現的程度。

既然她是自己的克隆體,肯定也具備“戰爭機器”的超能力,她在腦海中構想接下來的行動,等傑克離開時一槍解決掉這個克隆人。

機會隻有一次。

不殺死她,她也活不了。

“找不到就算了,家裡還有其他的假髮,我先回去給你拿吃的。”

傑克跑到門口,又停下來,像個小大人一樣地叮囑“她”,“沈酒姐姐,你要乖乖在這裡等我回來哦。”

“她”微笑說道:“你小心點。”

“嗯!”

傑克重重點頭,開心地揮揮手,跑了出去。

機會來了。

“她”臉上無害的笑容消失不見,換上一臉的冰冷。

沈酒意料中對方的變化,她對自己自私無情的本性一清二楚,“她”對傑克的友好不過是偽裝出來的假象而己。

沈酒漆黑幽深的眸光聚集在一點上,這一槍下去,對方必死無疑。

她從來冇有失手過。

扳機即將扣動的一瞬間,外麵傳來了傑克的叫聲。

“啊!”

傑克受驚嚇地返回來。

一團耀眼的白光落在廢棄工廠外的空地上,一個絕對不可能會出現在地城區的人,從銀色飛行器裡緩緩走下來。

那個男人有著一頭象征帝國皇族的及腰銀髮,如璀璨的銀河帶,在黑夜中微微閃爍著禁慾而危險的光芒。

他修長無比的雙腿邁著漫不經心的穩健步伐,緩緩走來。

每走下一步,與生俱來的高貴優雅和強大的氣勢,將明明是荒敗不堪的汙垢之地,走成瞭如同鮮花傍道的十裡金色地毯。

這樣低賤的人間,他也願意下來嗎?

不,那是沈酒的地獄。

愛迪萊德來到了她的地獄,卻不是為她而來的。

沈酒心臟疼得己忘了其他知覺,心中的鮮血滴淌出一片寂靜的死河:愛迪萊德,歡迎來到我的地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