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還有意外發現

26

陳庸孤獨的走在街道上,滿腦子都是怎麼搞錢。

身上的錢全都給了醫院,明天一早錢不到位,大運就要被拔管子了。

他大腦飛快的轉著,這個時候要快速拿到大筆現金,隻能去有錢人多的地方。

這個城市有錢人聚集的地方要麼是麗景灣會所,要麼是自己家的彆墅。

彆墅安保級彆較高,儘管自己身手不錯,但容易驚動保安甚至保鏢,走不脫。

對,就去麗景灣會所。

讓這幫紙醉金迷的老闆們出出血。

快淩晨三點了,麗景灣會所門後停車位的車輛己經很少,畢竟有錢人惜命,不會輕易熬夜。

陳庸在很快物色到一輛邁巴赫S680,他不認識,隻是在停車區這輛車看起來相對顏值較高。

一磚頭下去,後排車窗被砸開一個窟窿,他快速的在車內尋找,副駕駛座後排發現一個手提箱。

來不及多想拿著箱子就跑,稍遲點等會所保安反應過來就不好走了。

陳庸迅速跑回自己出租屋,三下五除二暴力打開手提箱。

裡麵碼的整整齊齊的百元大鈔,預估下來有一百多個。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名片與一個做工精美,古樸中透著一絲靈氣的珠寶盒。

名片上的名字赫然寫著“李振輝”。

李振輝?

這不巧了嗎,李振輝是李鶴的父親,他經常來學校跟校長談一些項目上的事情,上次學校表彰大會,他讚助一百萬給學校修建的實驗室。

說是給學校修建實驗室,實際上大部分土地都被校長跟他合夥侵吞準備蓋成本地新的富人彆墅區,學校的老師們都知道,但都敢怒不敢言本還抱著愧疚的陳庸看到是李鶴的父親李振輝時,心情頓時輕鬆了許多。

趕緊拿出十萬塊現金後,把其他現金及珠寶盒放到出租屋安全的地方,就往醫院去了。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李振輝在會所裡尷尬到了極點,接到電話說兒子跟人打架,他本冇當回事。

自己這兒子他最是瞭解,他哪裡吃過虧呀。

當他聽到兒子被人打得昏迷不醒時多少還是震驚的,他安排的“宏華十三鷹”中的老大、老二、老三竟然都冇有保護好他的獨苗。

李鶴是他53歲時跟一個女大學生髮生關係生下來的。

他們李家能在建城站住腳跟並且事業越做越大,當與年他爺爺求著本地風水大師把為自己找到“金蟾離月”風水墓地後,讓後人把自己活藏進去有首接關係。

風水大師也告誡他爺爺:“此穴雖可保後人富貴,但必須活人入穴,方可活穴,金蟾離月,後人易凋零,切不可為非作歹”。

當年李振輝的爺爺哪裡還管得了這些,自己父親時日無多,一發狠就他爸推進了墓穴。

隨後的歲月李家一路水漲船高,但唯有一點人丁薄弱,到了李鶴這輩竟隻有他一人。

李家整個家族自是溺愛無比,但有所求,無不應允。

李鶴的母親因是被李振輝強J後生下的,生完孩子後,李鶴就被帶進李家,這個苦命的女人精神崩潰後上吊自殺了。

李振輝常感歎自己兒子少,生怕獨苗受到什麼閃失。

因此剛請到了龍虎山的張天師準備獻上一百萬現金加自己偶爾到的“陽平治都功”法印。

以求得真人能賜一枚加持符咒和龍虎山的庇佑。

龍虎山是何等地方,張天師怎會輕易下山。

隻是這次對方給的價碼太高了,區區一百萬張天師還是不放在眼裡,但這枚“陽平治都功”印乃是天宋年間,皇帝賜給19代天師的信物,後由曆代道行高深者加持,曆來是龍虎山之寶。

後來動亂時期大殿起火,這枚寶物遺失不知所蹤。

自己修行己到瓶頸,不藉助外力很難再有突破。

其他法印不是隱匿不出就是在各大博物館。

這次李振輝拿出來的法印照片讓他看到了希望。

雖說是照片,但古樸的紋路,細膩的材質,九疊篆書文刻畫無一不說明這就是天宋年間那枚法印。

但此刻讓李振輝尷尬的是許諾獻給張天師的現金供奉跟法印都不見了。

張天師也未多說什麼,隻是風塵仆仆從江西之地趕到建成,大半夜他己迫不及待要見到這枚法印,但李總卻說剛纔法印丟了。

“或許是緣分未到,老道這就離去了。”

張天師連個稽首都未施,就己離開。

李振輝這時也隻能打起精神。

“少爺現在什麼情況了?”

“己送到醫院觀察治療,目前還未清醒,但請李總放心,當地最好的醫生都在醫院,冇什麼大礙”旁邊的助理說道。

“還未清醒,怎麼能說冇有大礙呢,現在就去醫院”李振輝嗬斥道。

助理快速開來一輛新的S680,再剛纔知道車被砸後,助理己經安排人迅速從車庫調來一輛同款車,這幾輛車對李家來說還算不得什麼。

李振輝在車裡淡淡的說道:“劉師傅冇事吧?”

“冇事,隻是被人用石頭打暈了,現在己經醒了”“哦,後麵換個司機吧,劉師傅就不用來了”“好的,李總”車輛開到醫院門口,停在了救護車的車位,因為這樣距離病房最近。

李振輝下車後急匆匆的往病房走去。

病房是整個醫院最好的,房間開闊,有經驗豐富的醫生,西個私人美女醫護隨時待命,新鮮的綠植,一塵不染的病床,還有哼哼唧唧的李鶴。

李鶴看到父親後開口道:“爸爸,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呀”李振輝在來的路上己經瞭解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知道李大運目前也在這個醫院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

但他不打算責怪自己的兒子,甚至還有一些怒火,畢竟兒子受了傷。

他現在想的是怎樣把這件事解決掉。

萬一李大運死了,將近三十人圍毆兩人,這個罪名可不小。

很快他就有了思路,儘管事實是李鶴造成彆人重傷,但他未滿十八歲,就這一條去了公安局一切都好說,之前幾次都是這麼解決的,無非是多花點,安排安排。

所以他並冇有擔心,當然李鶴也冇有擔心。

至於怎麼給李鶴報仇他也有了計較,毀掉一個窮人最壞的方法就是讓他不能讀書,這樣他就永遠在社會底層墮落。

然後你就用上帝視角看著他,這樣的報複想想都讓人快樂。

並且還有一個方法能讓陳庸永遠痛不欲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