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曾經

26

-

江紓寧和林熠清關係熟絡之後,林熠清發現她是個思維很跳脫的人。

比如,此時她上一秒還神情專注地看手裡的書,下一秒就突然伸頭,微微湊近他,問:“你在乾什麼。”

悄無聲息地,嚇林熠清一跳。

林熠清筆尖一頓,抬眸,注視著她帶有好奇的眼睛,向她解釋:“在畫送給彆人的生日禮物。”

“畫怪獸啊?”江紓寧有些不解,這左看右看像極了她小時候看的動畫片裡出現的反派怪獸,好像還是能跟主角激戰幾集的**oss級彆的。

林熠清點點頭,伸出手指了指坐在前麵的李茗諭,說:“給他弟弟的生日禮物。他弟弟特意要求的,說最喜歡怪獸了,到時候想要貼滿房間。”

江紓寧“哇喔”一聲,臉上展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每天一睜眼全是怪獸,好勇敢好有想法的小孩。

前麵的凳子刺啦一聲被挪動,李茗諭側身探頭,湊近了林熠清,目光卻是對著江紓寧的。

“我弟弟就是這樣的,六歲了,一天到晚腦子就裡隻有怪獸和隔壁家的小青梅。”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聽到了江紓寧和林熠清的對話,屁顛屁顛地來接話,說著還用手指戳戳腦袋,似乎在質疑自己弟弟的智商。

林熠清聞言挑眉,懟他:“又給你聽見了?”

“聽冇聽見關你什麼事我,你管我。”李茗諭睨了林熠清一眼。

就要聽就要聽,我不僅聽我還講。

“嗬,你叫聲爸爸我就管你。”

林熠清早習慣了李茗諭時不時的挑釁,摸索出了一套應對他的方法,順勢就要占他的口頭便宜。

“逆子,怎麼跟爸爸講話的。”李茗諭也瞭解林熠清,這回不急了,跟他杠上了。

“好了好了,彆吵了。”江紓寧看這陣仗連忙出來勸架。

停了幾秒,氣氛有些緩和,卻聽她忽然一本正經地說道:“既然誰都不讓誰,那就都管我叫爸爸吧。”

倆人聽這話都一愣,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江紓寧你,原來是這種性格啊。”李茗諭嘴角有些抽動,緩緩開口。

跟想象中好像不太一樣啊。

林熠清反應過來,肩膀抖動,喉間溢位低低的笑聲。

吸引了李茗諭目光凝聚。

你笑什麼。

關你什麼事。

兩人眼神交流間,宋絮盈也轉身加入了他們。

“紓寧是這樣的,講話特彆有意思。”宋絮盈俏生生地維護她,毅然一副堅決擁護江紓寧發言自由的模樣。

林熠清點點頭,表示讚同。

李茗諭仰天長歎。

冇救了,這裡冇有正常人了。

......

這天星期五,上完下午的課。

校門右側的馬路邊,林熠清拉開自家車的後座門,出乎意料的,裡麵坐了人。

“媽媽。”林熠清看清了後,喜笑顏開。

氣質溫婉的婦人露出一抹溫柔的笑迴應:“嗯。”

林熠清彎腰進車,將帽子書包扔在角落,坐在媽媽的旁邊,問:“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林太太是個小有名氣的畫家,有自己的畫廊。

自從林熠清上了高中,在媽媽眼裡也算長大了,她便外出四處采風,不常在家。

“今天回來的,剛好有空,就來接你了。”林太太神色柔和,始終注視著他。

司機啟動了車子。

“熠清,等會媽媽要去朋友家吃飯,你去嗎?”林太太忽然開口問。

“嗯?我認識的嗎?”林熠清抽了幾張張紙巾,擦著額頭和脖子上的汗。

林媽媽思考了幾秒:“你應該認識的,是許阿姨,媽媽之前的好朋友。隻是她結婚後就跟著家裡去了外地發展,近幾年聯絡少了些。”

她眼神放空,似乎在回憶什麼。

“那個阿姨結婚的時候,你給人當過花童,記得嗎。”林媽媽補充道。

花童?

花童!

腦海深處被封存許久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了出來,腦子裡模糊的身影逐漸清晰。

是了,花童,他就說為什麼第一眼看到江紓寧就格外熟悉。

他們是真的見過,大概他六七歲的時候,有一次給媽媽的好朋友當花童的經曆。

當時有兩個小花童,一個是他,另一個,就是江紓寧。

他瞬間豁然開朗。

他興奮起來,有些激動地說道:“記得。”

“媽媽,另一個小花童,是我現在的同桌。”他眼裡亮晶晶的,像是尋到了什麼寶貝。

林太太也很詫異:“是嗎,這麼有緣分。”

隨後,似乎想起了什麼有意思的事,略帶戲謔的眼神期待林熠清的反應。

林太太緩緩開口:“熠清,你還記不記得,你那時候搶了彆人的手捧花,送給那個女孩子,說喜歡人家。”

一字一句,帶著試探和笑意說出。

林熠清瞳孔微縮,眼底帶些猶豫,又帶些懷疑。

有嗎?好像真有。

新娘扔出的手捧花當時被他認識的一個叔叔接到了,他仗著自己年齡小講話甜,要了過來,轉頭便送給小江紓寧。

現在想起來,自己小時候鬼主意真多。

“你從小倒不是個愛跟女孩子玩的性格,這麼主動的表達對女孩子的喜歡,還真就那一次。”林媽媽繼續調侃他。

林熠清乾笑一聲,撓撓頭,解釋:“小時候不懂事。”他都快忘了自己做過的這種荒謬事。

“好好好,知道了,不逗你了。”林太太看出他的窘迫,收回了目光。

林熠清這才長舒一口氣。

轉移話題,跟媽媽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

到達目的地,林熠清跟媽媽一起下車。

吃完飯,林太太跟阿姨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聊天,林熠清在一旁用手機打遊戲,幾根手指靈活地切換操作。

“熠清,你來看看。”耳邊穿來媽媽的聲音。

林熠清抬頭,見阿姨和媽媽倆人靠在一起,捧著一本相冊,媽媽手裡拿了張從相冊裡抽出來的照片。

他按熄螢幕,起身走近媽媽,微微彎腰,接過她手裡的照片。

照片上有四個人,一對穿著禮服的新人,和站在旁邊的一男一女兩個小孩。

這對新人,林熠清一眼就看出來了,是許阿姨夫婦。

“旁邊這兩個是我和江紓寧。”他眉頭微微一挑,坐實了自己的判斷。

江紓寧跟小時候其實冇什麼變化。

阿姨倒是有些驚訝,好奇地問了句:“你還記得人家女孩子叫什麼?”畢竟已經過去很多年了。

林熠清點點頭,解釋道:“我跟她現在是同桌。”

許阿姨聞言,跟林媽媽相視一笑,“那你們倆還挺有緣的。”

林熠清不確定許阿姨知不知道他那些糗事,以防萬一,他又連忙窩回原本的位置。

手裡的照片冇還回去,他看了片刻,用手機拍了下來。

在通訊錄裡翻了一通,找到前不久加上的江紓寧的賬號,點擊發送照片。

江紓寧估計也在玩手機,幾乎是秒回

“!!!!!!!!!!”

一連串的感歎號,足以見得這圖片給她帶來的衝擊。

林熠清本來想問她還有冇有印象,見對話框那顯示她正在輸入,便將自己打的幾個字都刪掉了。

冇等多久,林熠清收到了來自江紓寧的,一長串的資訊。

“怪不得!我之前就覺得在哪見過你,但怎麼都想不起來。”

“又不敢問你,怕你覺得我是在冇話找話,搭訕你。”

搭訕......林熠清啞然失笑。

“你這照片哪來的?好久之前的事了。”

見她問,林熠清立馬回她:“許阿姨最近回南城了,我今天跟我媽媽在她家吃飯,她給我的。”

“這樣啊,我不認識許阿姨,我們家是許阿姨丈夫那邊的親戚。”林熠清看著江紓寧發來的訊息。

怪不得,小時候也就見過那一次。

這邊,江紓寧家裡。

剛吃完飯,江紓寧就癱在沙發上看電視劇,嘴裡叼根叉子,時不時伸手夠向桌子,叉塊阿姨剛切好的水果。

江媽媽在旁邊拆剛送貨上門的東西,新係列的衣服和包包,十來個袋子,堆了一地。

“有我的嗎。”江紓寧撇撇嘴,向媽媽撒嬌,看會兒電視又看會兒媽媽拆東西。

江媽媽頭也不抬,應付她:“有有有。”

“平時叫你出門逛街,你總是嫌累,買了東西就問有冇有你的,怎麼?我虧待你了?”江媽媽吐槽她。

“哼。”江紓寧自知理虧,抄起手機扭頭不再跟江媽媽搭話。

手機顯示有訊息傳來,江紓寧點進去,便是林熠清發給她的照片。

看清內容,江紓寧眉頭一皺,嘴微微張大,發出了一聲“啊”。

引得江媽媽抬頭關注她。

隻見江紓寧雙手拿著手機,兩個大拇指瘋狂在螢幕上跳躍打字。

隨後將手機懟到了江媽麵前,螢幕上赫然是一張照片。

江媽倒是冇什麼大反應,語氣淡淡地:“好早之前的照片了,從哪弄來的。”

“我同桌發我的。”

“我同桌就是照片裡那個男孩子,有緣分吧。”江紓寧朝媽媽擠眉弄眼地解釋道。

江媽媽點點頭,表示瞭然。

過了會,江紓寧已經將這件事拋之腦後,又跟宋絮盈隔著螢幕聊得熱火朝天。

江媽媽卻忽然出聲:“說起這個,你還記得那件事嗎?”

“哪件?”江紓寧漫不經心地反問。

“他那時候拿束捧花送給你,說以後要娶你做新娘。”

“什什什麼?”江紓寧猛得看向媽媽,驚得結巴。

手機也差點冇拿穩,直直往臉上砸,幸好她在千鈞一髮之際抓住了手機末端。

江媽媽失笑,頂著江紓寧呆滯又震驚的視線補充道:“童言無忌嘛,我就是逗逗你。”

江紓寧原本渙散的瞳孔慢慢聚焦,嗔了她一眼,假裝賭氣般地翻了個身背對她。

而江媽媽則盯著她的背影看了許久,像是思考著什麼,眼底帶了些擔憂。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